歐洲|葡萄酒的氣候經濟學

西班牙

許多酒莊改種不同葡萄品種和種植方式

來因應氣溫不斷上升的問題。

全球氣候暖化,歐洲葡萄酒莊為了因應這個問題而變換所種植的葡萄品種。西班牙杜埃羅河岸(Ribera del Duero)的Vina Mayor酒莊就為此做出轉變,讓其釀製的葡萄酒風味明顯跟過去有所不同。

酒莊改種耐旱品種

該酒莊過去一直以西班牙最重要的葡萄品種田波尼羅(Tempranillo)來釀製口感柔順的紅酒,但為了因應氣候暖化,開始利用葡萄藤的灌木式剪枝(en vaso)法去培種格那希(Grenache)葡萄。

全球暖化加快了田波尼羅的生長速度,讓其沒有足夠時間去孕育出層次多變的葡萄酒風味。

相反地,格那希成熟期比較晚,需要炎熱乾燥的種植條件,正好符合酒莊的要求。

Vina Mayor酒莊的技術總監艾爾貝卡(Almudena Alberca)說,現在石油代表財富,但未來會被水取代。

她說,許多葡萄的種植將因為缺水而飽受摧殘,像澳洲許多地區的酒莊就因為這個問題而被廢棄。

今年入夏以來,歐洲就遭受連串嚴酷的熱浪衝擊,不但令同期氣溫創新高,像法國頂級紅酒產地博爾多7月創攝氏41.2度新高,歐洲各地許多店家被迫打烊、學校停課、甚至連火車軌道也因為太熱而變形。

科學家指出,熱浪還會陸續湧來,讓歐洲氣溫不斷飆高,尤其是南歐,而且這種高溫情況將會經常性發生,跟過去偶爾出現的情況不同。

在此情況下,酒莊必須為此做出因應對策。因為一株葡萄樹的壽命平均約50年,若高溫變成常態化,酒莊就必須開始汰換已不適合現在高溫環境的葡萄樹品種。

國際葡萄酒廠檢測與顧問機構Laboratoire Excell負責人夏多尼(Pascal Chatonnet)說,若現在不改種更適合高溫的葡萄,就等於將在未來50年鑄成大錯。

未來50年氣溫估再升2度

美國葡萄酒教育中心Evenstad Center for Wine Education經理瓊斯(Gregory Jones)研究指出,全球葡萄產區的平均種植季氣溫,自20世紀初以來已上升攝氏1.4度,估計未來50年將再上升2度,這情況又以南歐最為顯著。

對酒莊來說,葡萄收成的時機極考究。因為葡萄成熟時所產生的酚,會影響紅酒的色澤、風味與口感,它能讓紅酒變得更多層次,而且葡萄愈成熟,其糖份濃度就愈高。

至於一些尚未成熟就掉在地上的葡萄,因為成熟過程結束而保有新鮮香味所需要的酸度。這些都是過去酒莊用來調配其釀酒用葡萄的酸度和修正其糖份濃度。

瓊斯說,現在氣候暖化加快葡萄生長速度,讓其所含的糖份較酚等物質的濃度還要高,逼使酒莊要提前2到4周去採收以免葡萄變太甜。

糖份愈高,葡萄酒的酒精濃度就愈高而酸就愈低,讓葡萄酒的風味大失。但提前採收的方法只能應付短期需要,面對暖化常態化問題,改種其他耐熱耐旱的葡萄就成為酒莊的必然選擇。像Vina Mayor酒莊改種格那希就是明顯例子。

精句選粹
Vineyards choose different grapes and planting style to adapt to rising temperatures.

延伸閱讀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