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巴拿馬運河的水危機

巴拿馬

已有百年歷史的巴拿馬運河今年遭逢史上最嚴重的旱災襲擊,

在將近六個月苦等不到甘霖下,運河啟動船舶載重通行限制,

對海運業與巴拿馬經濟的影響甚鉅。

2018年底時,巴拿馬運河出了一個問題:水太多了。

暴雨狂下使其主要水源─人造湖加通湖(Gatun)水位爆滿,迫使運河當局打開閘門,將多餘的水洩放至大西洋。
但到了2019年初,在氣候變遷因素的催化下,巴拿馬運河又面臨水問題危機,只不過這次問題剛好相反:運河水域爆發115年歷史以來最嚴重的乾旱。

運河乾旱引發經濟問題

運河管理局環境、水和能源執行副總裁瓦格斯(Carlos Vargas)說:「往年旱季大概持續四個月,但這次打破歷史紀錄。 」
瓦格斯進一步補充說,加通湖的水位一度下降了八英尺,期間船舶載重上限連續下調五次,導致運河管理局損失約1,500萬美元的收益。巴拿馬運河每天船舶通行量大約有40艘。

近年來巴拿馬深受氣候變遷的影響,由於海平面不斷上升,其風光明媚的聖巴拉斯群島(San Blas)有可能在幾十年內就完全消失。

然而,巴拿馬運河是巴拿馬的代表詞,運河因氣候變遷面臨的問題更是升級到國家層次的危機。

拉美環保組織Cemda的負責人阿拉尼斯(Gustavo Alanis)表示,「這類極端氣候現象短期內不會消失,考量氣候變遷帶來的風險,我認為巴拿馬應採取更積極的作為,因為其經濟高度依賴運河。」

巴拿馬運河是連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世界主要貿易航道,2016年才進行了擴建,使其能夠容納更大的船舶。但僅僅三年後,如果想要因應氣候變遷導致的極端天氣,運河已需要以興建第三個人造湖的形式來進行升級。

巴拿馬新科總統柯迪索(Laurentino Cortizo)將於7月上任,他必須得決定是否建造一個除加通湖和阿拉胡伊拉湖(Alajuela)之外的新湖泊,這些湖泊不僅供作運河之用,同時為全國半數以上的地區提供電力和飲用水。

瓦格斯指出,運河管理局將於12月完成該計畫的可行性評估,預估計畫所需經費可能高達好幾億美元。但巴拿馬知名環保人士索利斯(Felix Wing Solis)則提出警告,指政府必須注意「不能以犧牲森林來建造新的湖泊。」

航運限制影響業者

運河面臨的新威脅正值中美貿易緊張情勢升高以及全球經濟成長放緩,全球貨運的前景已籠罩陰霾,丹麥的馬士基(Moller-Maersk)是全球最大的貨櫃運輸公司,預估今年貨運業的成長率將介於1~3%,去年全球貨運量成長了4%。

瓦格斯淡化運河航運限制的影響,他說,行經美東港口的船舶通常都符合目前限制的規定,整體來說對運河90%的航運交通並沒有影響。

不過,巴拿馬某家大型海運業者的商業部主管則持不同看法,「怎麼可能會沒有影響,我們公司就深受衝擊,同一艘船配合規定載運量會變少,所以我們要不營業額會減少,不然成本一定會變高。」

這名要求匿名的海運業主管進一步說明指出,「如果船舶超過載重規定,業者必須先卸下部分貨櫃,這些貨櫃改為陸運,陸運當然成本比較高。」


精句選粹

Climate change poses new threat to Panama canal.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