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曼哈頓計畫 昂貴的白銀終加入戰局

戰爭初期,邱吉爾還未發表一九四二年十一月知名的〈開始的終結〉(end of the beginning)演說,人們還未確信同盟國能戰勝。在美國與德國科學家開發核武的競賽中,美國沒有敗給德國的餘地,而曼哈頓計畫(Manhattan Project)的誕生帶來一絲銀色希望。

一九四二年一月五日,日本突襲美國珍珠港的一個月過後,羅斯福總統在對國會的年度預算通訊(Annual Budget Message)中描述了擊敗軸心國的計畫:「我們必須以擴大戰力與擴大生產的方式,擊敗強大的敵人……我們必須以排山倒海的勢頭擴大生產,讓他們知道,我們在世界大戰中任何舞台上,都能無庸置疑地以較高級的配備獲勝。然後,我們將會成功。」十日後,羅斯福發表了行政命令,建立負責動員美國人力物力以贏得勝利的戰時生產委員會(War Production Board,WPB)。在當時,西點軍校貯藏所存放了十五億金衡盎司的銀條,如灰土磚似地一塊塊堆積成山,等著為國服務,但最先上陣的卻是卑微的一美分銅幣。

總統的行政命令授權戰時生產委員會「主導整體戰爭採購與生產計畫」,委員會則迅速做出回應,提出與稅法同樣繁雜的指示以節省戰爭用資源。一九四二年一月二十七日,戰時生產委員會設下目標,警告道:「減少報紙印刷對美國較有利。」因為「(造紙廠)器材的銅與青銅部件磨損的速率過快,然此類原料短缺,無法及時更換」。委員會對銅、鎳、鉛與鋅等賤金屬的執著持續到了隔日,它將「主要為聖誕樹或廣告用的電燈」生產量降低百分之五十,此舉預計能節省約二十二萬一千英磅的鎳、二十九萬五千英磅的銅,以及兩百八十七萬四千英磅的黃銅。戰時生產委員會重視製造業省下的大量黃銅,是因為這種閃亮的合金是部分鋅與較多銅混合而成。此外,新聞媒體也報導,委員會與鞋履製造商達成了協議,請業者「以其他金屬替代黃銅鞋孔」,相較之下,聖誕燈泡顯得重要許多……但報導接著證實,取代黃銅鞋孔「一年能省下足以製作一百萬個砲彈彈殼的黃銅」。

從全金屬披甲彈(full metal jacket bullet)到砲彈彈殼,各式彈藥都會用到銅,因此在戰爭初期,此種紅色金屬成了重要物資,使得戰時生產委員會禁止「拉鍊、鉤與眼、胸罩鉤、壓扣與夾子製造業使用銅與銅合金」,與男女平民起衝突。為防止時裝設計師試圖鑽禁令的漏洞,委員會還禁止任何「其他布料閉合物……包括帶扣、束腹扣(與)吊襪帶飾物」。在願意犧牲衣物的民眾配合下,美國鑄幣局開始以鋼幣取代人們熟悉的銅製一美分硬幣,結果卻以災難收場。一九四三年發行的鍍鋅一美分幣打從一開始就引起反彈,銀白色的外表使它與十美分硬幣外貌相似,有無恥之人與非愛國者藉機用一美分向攤販購買價值十美分的水果,且泡泡糖販賣機也無法辨識新發行的鋼幣,經常將它們作為毫無價值的金屬塊吐出來。鑄幣局鑄造七億枚鋼製「假貨」之後,在大眾的怨聲下停止發行鋼幣,之後轉而以無法回收製造軍火的廢棄彈殼鑄造新銅幣,銅金屬又回歸了原位。

從冰箱到無線電,幾乎所有民用與軍用電器都使用銅製電線,紅色金屬短缺的情況變得更加嚴重。此時,導電性較佳但較為昂貴的白銀終於有了表現機會,得以加入戰局。美國財政部持有超過十三億金衡盎司的「自由白銀」,這是多年來存入一般基金(General Fund),未被用以幫銀元券背書的白銀。戰時生產委員會的官員請摩根索考慮將這些白銀借給「國營與民營工業國防工廠,以取代銅」。《華盛頓郵報》財經專欄作家恩斯特‧K‧林德利(Ernest K. Lindley)呼籲「將白銀用於製作軍服(的金屬配件)」,並補充道:「法律要求政府購置白銀……但沒有規定它的存放方式。」除了將白銀貯存於西點軍校之外,政府還能「將它貯存於電力設備之中,像是在……尼加拉瓜瀑布的設備」。

不久後,摩根索將告訴國會:「我們支持廢止所有白銀法規,允許我們將白銀……用於戰爭。」他很快地回應了戰時生產委員會範圍較受限的提案,於一九四二年四月一日致信司法院院長弗朗西斯‧比德爾(Attorney General Francis Biddle),請比德爾提供正式的法律主張。他還附上了財政部法律總顧問愛德華‧佛利(Edward Foley)的長篇備忘錄,文末總結道:「總統有權……將政府庫存之『自由白銀』轉至國防生產工業工廠,……戰後能實質上完全收回之用途。」比德爾於四月七日表示同意,戰時生產委員會主席唐納德‧納爾遜(DonaldNelson)在同一日對媒體宣布,財政部將借出四萬噸白銀供國防工廠使用。納爾遜對民眾保證,白銀將被「用於『匯流排』(busbar)─發電廠的主要導體」,且「在緊急時期結束後,將能百分之百收回白銀,以銅取而代之」。

將白銀移出西點軍校銀庫的行動,從一九四二年六月二十九日星期一開始,當日,四百八十萬金衡盎司的白銀被運到了國防工廠公司(Defense Plant Corporation)。不過此計畫的巔峰是在一九四二年八月二十九日,戰爭部部長(Secretary of War)亨利‧史汀生(HenryStimson)致信財政部長摩根索之時。出身高貴的史汀生是共和黨員,曾在威廉‧霍華德‧塔虎脫(William Howard Taft)時期擔任戰爭部部長,在羅斯福指派他重操舊業之時,他已經高齡七十三,卻仍與新招募的海軍陸戰隊同樣神采奕奕。他仍為自己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作為砲兵長服務而深感榮耀,和他關係較親密的人都知道,他喜歡被人稱為「史汀生上校」。在寫給摩根索的三頁信件中,他寫道:

為節省關鍵原料,同時加速戰爭計畫的進行,陸軍工兵部隊曼哈頓分隊(ManhattanDistrict of the Corps of Engineers)須以六千噸白銀替代銅,執行該計畫……戰爭部已從戰時生產委員會得到噸數許可……此提案的移轉符合近期國防工廠公司遵守之流程……任何由戰爭部接收的白銀,將以接收時……相同品質、形態與精緻度歸還……戰爭部將採取合理的預防措施……(以)維持此機械性或保管性的防護措施……保護前述白銀。

史汀生也在信中將戰爭部所需的六千噸白銀,轉換成財政部慣用的單位─一億七千五百萬金衡盎司─卻也補充道,送貨的時間與地點將由「陸軍工兵隊曼哈頓分隊長簽署的通知」決定。即使白銀從西點軍校銀庫取出,財政部的紀錄也不會顯示此次轉移,且不同於先前將白銀送至國防工廠公司之事昭告天下,財政部這次同意了史汀生的保密要求,不會將與分隊長合作之事公諸於眾。摩根索未受過原子核物理學相關訓練,卻無意中成了最高機密原子彈計畫的合夥人─但由於史汀生堅稱他沒必要瞭解計畫詳情,所以他並不知道自己將在計畫中扮演何種角色。此時仍是戰爭初期,邱吉爾還未發表一九四二年十一月知名的〈開始的終結〉(end of the beginning)演說,人們還未確信同盟國能戰勝。在美國與德國科學家開發核武的競賽中,美國沒有敗給德國的餘地,而曼哈頓計畫(Manhattan Project)的誕生帶來一絲銀色希望。

一九四二年十月三十日,曼哈頓地區分隊長約翰‧C‧馬歇爾上校(Colonel John C.Marshall)第一次從西點軍校銀庫提取白銀。他命人在嚴密看守下,將一批一千金衡盎司銀條運送至南方七十五英里處,位於紐澤西州卡特萊特區的美國金屬精煉公司(U.S. Metals RefiningCompany)工廠,這批白銀將被製作成導電性極強的電磁線圈,用以將可裂變的鈾-235自鈾-238之中分離出來。計畫最終將使用約一千顆此類大磁鐵,每一顆都強過人類史上其他電磁鐵約一百倍。田納西州橡樹嶺市工廠員工只要在線圈附近工作,都必須使用非鐵製的特殊工具,以免鐵鎚或螺絲起子從他們手中飛出去。在員工鞋中固定鞋底與上部的鋼釘被磁鐵吸出後,他們穿起了球鞋。

曼哈頓計畫一共使用四十萬條銀條,共含四億金衡盎司白銀,也就是一萬四千噸─超過原先預估的六千噸一倍不止,且戰爭部須將所有白銀歸還給位於西點軍校的銀庫。生產的每一階段,都有全副武裝的守衛監工,確保白銀不會無故消失,他們也經常幫助工作人員保護貴重金屬。工人在銀片上鑽孔以便將它們接在一起之時,守衛會拿著紙張站在一旁接銀粉;工人的工作服也會被吸乾淨,以利銀粉的回收。

但根據負責主持計畫的萊斯利‧格羅夫斯中將(General Leslie Groves),他們儘量避免了無用的限制。他收到了史汀生的命令:「盡快」製作原子彈,「結束戰爭」,只要能「省下一天……就省下那一天」。格羅夫斯試圖找尋安全與經濟之間的平衡點,他表示:「我們採取的預防措施,主要是為隱藏我們對白銀的興趣,包括使用加密的裝載帳單、下令將所有貨物送至非軍方人員處,並要求軍官在他們巡查的許多工廠內穿著一般服裝。」戰後,格羅夫斯報告道:「整個計畫過程裡,我們向財政部提取的超過三億美元白銀之中,只流失了百分之○‧○三五。」相較於平民犧牲的拉鍊與胸罩鉤,財政部必須負擔的十萬美元白銀其實微不足道。

白銀市場爭奪戰:從富蘭克林到巴菲特,點燃全球經濟與關鍵決策的致富貨幣

( 本文摘自威廉.希爾博著《白銀市場爭奪戰:從富蘭克林到巴菲特,點燃全球經濟與關鍵決策的致富貨幣》,聯經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COVID-19帶來的總體經濟挑戰

2040世界未來報告書 20個未來代碼

疫苗誠可貴 但長心冠解藥更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