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匯種類知多少?不同貨幣各具不同特質

每種貨幣都有其特殊「個性」,本節準備由不同途徑,分別討論幾種外匯類別不僅有助於分析,也有助於避險活動,因為個性相仿的貨幣,價格通常存在高度相關。

最高層級的分類,是「已開發市場」(Developed Markets, DM)與「新興市場」(Emerging Markets,EM)。圖 3.2 列舉交投活絡的已開發市場貨幣。有時這些貨幣稱為 G10 或 G7 貨幣,但這兩個名稱都不完全精確。舉例來說,瑞士並非 G7 成員國,如果把丹麥克朗納入,就成為 G11。可是,這沒有必要弄得太迂腐。如果有人說G10 外匯或 G7 貨幣,我們都知道是什麼意思。

另一種高層級分類,是所謂的主要外匯(The Majors)。如果有人說「主要外匯」,通常是指:EURUSD、USDJPY、GBPUSD、AUDUSD、USDCHF,以及 USDCAD。

此外還有另一些方式可以做貨幣分類。相同分類的貨幣,通常存在高度價格相關。舉例來說,歐元與瑞士法郎的價格相關性很高, 因為這兩個經濟體之間存在密切關連。

歐洲貨幣包括:歐元、瑞士法郎、瑞典克朗、挪威克朗與丹麥克朗。這些貨幣的價格走勢存在高度相關。美元與這些貨幣之間的匯率,取決於 EURUSD。舉例來說,USDSEK 雖然受到 EURSEK 影響,但 USDSEK 的價格波動主要來自 EURUSD。有時候,英鎊也被視為歐洲貨幣,雖然英鎊與歐洲的經濟關係並不特別密切,尤其在英國脫歐之後。

商品貨幣包括:澳幣、加幣、紐元、巴西雷亞爾、南非幣,以及智利披索。這些國家都是商品輸出國,匯率深受商品價格走勢影響, 尤其是巴西雷亞爾、南非幣與智利披索同時也是新興國家貨幣,每個國家生產的主要商品不同。澳幣受到銅、黃金與鐵礦行情影響;加幣匯率受到原油與天然瓦斯影響;紐元匯價取決於軟性商品,尤其是乳製品。請參考圖 3.3。各國貨幣匯價受到出口商品行情影響的敏感程度,自然是取決於出口比重。

斯堪地貨幣包括瑞典克朗、挪威克朗與丹麥克朗。斯堪地那維亞經濟屬於一個集團,雖然挪威與瑞典經濟差異頗大,挪威相當重視原油生產。芬蘭之所以不包含其中,是因為芬蘭屬於歐盟成員。丹麥克朗並非自由浮動,因為丹麥中央銀行嚴格管理,匯價在相當狹幅區間釘住歐元,因此丹麥克朗不適合投機交易。

新興市場貨幣涵蓋的貨幣種類極多,但交投較熱絡的新興市場貨幣,請參考圖 3.4,此處是按照市場流動性/成交量/普及性進行排序。粗體字標示者代表市場流動性最高,也是全球投機客最常交易的新興市場貨幣。

請注意,這當然不是非常詳盡的清單;多數國家都有自己的貨幣,但這些貨幣的交易大多不活絡。新興市場貨幣往往根據經濟基本面分類,譬如「金磚」(BRICs)、「脆弱五國」(Fragile Five) 等,但這些分類都屬於暫時性,或一時流行。

各位可能經常聽到人們稱呼某種貨幣兌換其他貨幣的交叉匯率, 譬如:「加幣交叉匯率」或「澳幣交叉匯率」。如果有人說「加幣交叉匯率」,這是通指 EURCAD、AUDCAD、CADJPY、CADCHF、CADNOK 等等。

高殖利率和低殖利率是貨幣分類的另一個有用基準。因為投資人與投機客把高殖利率貨幣—相較於低殖利率貨幣—視為另一種類型的資產。貨幣殖利率之所以重要,真實理由是「利差」(carry)。

「利差」收益是交易者做多某種貨幣、放空另一種貨幣所賺取或支付的利息差額。舉例來說,假定澳幣的殖利率是 4%,美元殖利率為 1%,則交易者持有 AUDUSD 多頭部位,將賺取年利率 3%。相較於匯率價格波動,利差收益的影響相對有限,但對於中、長期投資人來說,這仍然是重要考量。利差收益愈高,持有空頭部位的成本愈昂貴,做多貨幣愈具有吸引力,尤其是價格波動如果很低的話。

利率水準起伏波動不定,但歐元、瑞士法郎與日圓是近年的低殖利率貨幣。低殖利率貨幣通常成為避險天堂。新興市場貨幣、澳幣與紐元近年來屬於高殖利率貨幣,也是風險貨幣,因為市場一旦發生危機或恐懼,這些貨幣就會遭遇賣壓。

人們談到殖利率,可能是指中央銀行設定的利率或隔夜利率,但也可能是指 2 年期、5 年期或 10 年期殖利率。由於殖利率曲線的各期利率,彼此都存在高度相關,所以隔夜利率偏高的貨幣,2 年期或10 年期利率也應該偏高;因此,期間區別也就不太重要了。

就現實層面來說,殖利率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市場通常偏好持有高殖利率貨幣,放空低殖利率貨幣。這會造成高殖利率貨幣的結構性升值,而且其部位較容易平倉。2006 年期間,外匯市場價格波動緩和,澳幣與日圓的殖利率碼差極大(4%或 5%)。紐元與日圓的殖利率碼差甚至更大(5%或 6%)。交易者如果做多 ZNDJPY,持有部位一年,就可以賺取 5%報酬。採用些許財務槓桿,利差交易可以創造相當不錯的收益。

  2006 年由於外匯市場價格波動穩定,利差偏高,使得大量資金做多 AUDJPY 與 NZDJPY,利差交易策略表現優異。這種情況持續維持到全球金融危機爆發,隨著價格波動由異常偏低水準,突然急遽上升,投機客同時決定結束利差交易部位。這種集體性結束利差交易部位的情況,導致 AUDJPY 在 2007 年夏天由 107 暴跌到 86。

請參考圖 3.5,2005 年到 2007 年夏天之前,AUDJPY 穩定緩步升值,然後爆發慘不忍睹的出脫賣壓。外匯市場有句格言:「利差交易搭著手扶梯上升,卻搭著電梯下降。」有時候又被形容為「在壓路機前面撿銅板」。

相較於隨後將發生的行情,2007 年的 AUDJPY 出脫賣壓顯得小巫見大巫,因為這個配對匯率在 2008 年一路從 105.00 跌到 60。請參

考圖 3.6,這份走勢圖的起點與圖 3.5 相同,都是 2005 年 6 月,但終點是 2009 年初,不是 2008 年初。

發生在 2007/2008 的 AUDJPY 走勢,是高殖利率匯率的極端案例。碰到價格波動穩定或趨於下降的期間,這類貨幣緩步升值,但價格波動一旦轉趨劇烈,賣壓突然蜂擁而出。這種情況就像電影院失火一樣,利差交易者爭先恐後想出場,結果引發恐慌。原則上,高殖利率貨幣會緩步升值,快速貶值(報酬分配存在顯著偏態)。

低殖利率貨幣又稱為「出資貨幣」,對於所建立的高殖利率貨幣多頭部位,這類貨幣經常是提供資金的放空對象。

管理貨幣是指不完全自由浮動的匯率,譬如:在岸人民幣、離岸人民幣、韓元、新加坡幣與瑞士法郎(甚至日圓有時也是如此)。管理貨幣不會全然自由浮動,價格並非百分百透過市場自由決定。中央銀行有時會控制價格波動程度與走向。這類貨幣通常不適合做為總體投機客的交易對象,因為對於外生總體變數(exogenous macro variables)的分析,重要性顯然不如對中央銀行政策、策略與想法的瞭解。掌握內線消息的國內投資人,顯然擁有交易優勢。

外匯管理活動可能相當積極。中國人民銀行會直接干預人民幣的匯價與波動程度。經過幾年磨合之後,中國人民銀行對於外匯的干預程度已經稍微緩和,允許人民幣呈現更自由的浮動。

瑞士法郎則屬於性質不同的案例,中央銀行通常允許瑞士法郎自由浮動,但市場如果出現明顯避難風潮,中央銀行也會干預,避免瑞士法郎過分升值,緩和走勢動能。瑞士國家銀行(SNB)曾經強制壓抑瑞士法郎匯價而設定 EURCHF 的低限匯率 1.2000,但這個嘗試最終失敗,使得瑞士國家銀行的可信度在多年內受到嚴厲考驗。初學者最好避開管理通貨,專攻主要匯率。

外匯交易的藝術

( 本文摘自布蘭特.唐納利著《外匯交易的藝術》,寰宇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美元急升 跨國企業加速避險

景氣循環股究竟會漲到多少?韓國投資大師這麼說

選股致勝 資深法人交易員:分析師報告這樣用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