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的黑金?科技龍頭搶進支付大戰

從韓國、新加坡、澳洲與加拿大等全球多數地區,開放銀行業務現在已經是現實。然而,在美國,開放銀行倡議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毫無疑問,某部分來說全拜繁複的監管體制所賜,它提供許多監管單位介入、被遊說的機會。儘管如此,事情終究如火如荼進行著。當然對我們這些顧客來說,開放銀行應該是一樁美事。也就是說,在我們接受它所提供的一切的假設前提下,它會強化競爭,讓我們無須轉換銀行帳戶就能獲取更優質、平價服務。

假使你即將歸納出,人人都應該樂見《支付服務指令II》與開放銀行上路,那你就想歪樓。

首先,有些金融科技商就不開心。歐盟的新模式需要銀行合作,但是以前挖取器就不需要任何此類合作;反之,它們靠的是軟體。有些金融科技商投資那種軟體,因此害怕《支付服務指令II》將會抹除它們的優勢,允許任何人都可以這樣做。

銀行本身也不熱中。他們最大的恐懼就是必須開放支付數據給第三方,但是自己又無法使用數據,反倒可能推動科技業一舉拿下它們的領土。它們指印度為例,在此統一支付介面賦能谷歌與亞馬遜成功推出錢包,允許顧客採用應用程式介面,提取自身銀行帳戶中的資金在門市與線上付款。銀行害怕當前以銀行為中心的模式在未來有可能被顛覆:支付將不再是一項它們可以用來補強資產負債表業務的服務。反之,支付將會形成數據驅動的平台的核心部分,為擁有者提供我們稍早討論過的支付數據金粉。在這道願景中,可以說銀行業最可怕的噩夢就是將會被降級成為擔負公共事業的角色,承擔維護底層基礎建設的成本,科技業玩家卻能掌控顧客介面並善用它們獲得的資訊。

銀行自己的景況據理力爭時很快就指出,為它們制定的標準遠比金融科技商與科技老大哥更嚴苛。它們說得沒錯,至少目前來說確實如此。如果監管機關特別擁護金融科技現身、技術普遍採用,那麼近年來它們的燙手山芋就與如何監管息息相關。雖說銀行牢牢被釘在監管範圍內,但類銀行服務的非銀行供應商往往並非如此。正如銀行所見,監管單位面臨的棘手問題可能很快將獲證明與存在有關。

銀行被要求遵循較高標準,並非僅適用於數據、行銷與廣告領域,也與消費者信貸有關,舉例來說,歐洲銀行的放款實務便面臨嚴苛標準,金融科技商與科技老大哥則是,還沒。

頗合理的一點是,德國銀行很快就指出,消費者的經常帳戶出現紅字後,再為衝動購物申請融資,將會比採用諸如客來那(由於它買下速發,德國銀行特怕)這些「先買後付」公司提供的分期付款選項更便宜。歐洲大陸銀行的利率比起來經常優於客來那的百分之二十,尤其是在歐元區,此處利率往往定在百分之十或更低。

競賽場本身都有一種夷平整地的習慣,一旦那種情形發生,銀行的景況是否真的會變得更好恐怕有待商榷。金融科技商很靈活,在許多情況下,用來對戰的銀彈口袋也很深。科技老大哥們享有那兩大優勢;尤有甚者,它們不僅具備善用數據的商業模式,更具備科技能耐與規模足以處理成千上萬筆銀行的應用程式介面,同時開發、應用演算法以及人工智慧,輾壓堆積如山的數據。說實在的,銀行根本辦不到。

當然,谷歌、臉書之流的企業已經蒐集天量用戶數據,我們不禁納悶,它們早已徜徉在汪洋大海中,支付紀錄實際上是否可以再提高水平面?或許情況恰恰相反,科技龍頭們設想的是納進銀行當作子公司,為支付領域可能的未來發展提供保險,以便更輕易就能串連它們的自家服務與金融系統。

谷歌收購高盛就是有趣的構想,但眼下暫且按兵不動,因為有必要先搞定一、兩道癥結,數據才能真正推進業務。第一便是監管問題。各界擔憂權力過大,正如最近《經濟學人》所言,「一票未經選舉的高階主管」現在正對我們的線上談話施加影響力。科技老大哥的平台正越來越深入涉足制定言論自由界線的業務。我們奉送自己的支付數據之前,可以說我們,或我們的監管機關,或我們兩者,都應該要求採用某種制定標準形塑而成的保證。

第二,大眾對大型科技企業的信任則是另一道障礙。最近荷蘭發布一項調查,僅百分之二的消費者樂於與科技老大哥分享他們的支付數據,同時只有不到百分之五受訪者信任科技老大哥的支付啟動服務。不過同一批消費者信任他們的私密資訊、對話與圖像可以交付臉書與即時通訊軟體WhatsApp及Messenger,以交換這些服務提供的便利性。或許這只是時間遲早的問題,再不然就是財務誘因的問題。

雖說科技老大哥們具備金融影響力,足以為更多的消費者服務提供資金以便換取支付數據,但是Apple Pay、亞馬遜支付與Google Pay(已從最初失敗後捲土重來)背後的商業模式看起來並非基於數據應用,但是當然那不意味著它們絕對不會這麼做。一旦技術人員搶到市占率,他們將會拿我們的支付數據做些什麼,依舊是一道懸而未決的問題。舉例來說,谷歌的行動支付軟體快手(Tez,現在納入Google Pay)已經吃下一大塊印度市場,但至今還未曾解釋它打算如何用它來賺錢。科技老大哥們具備花個十年左右開發產品,並打造自家的市占率,然後才必須開始從中獲利的能耐。它們可能指望我們放棄自己的隱私,但要是如此,它們的策略便會假定,我們的監管機構允許它們貨幣化我們的數據。這可不是我們所知道的事實。它們也將會考慮地緣政治,正如歐洲與印度看待美國與中國的科技老大哥們格外猜疑。不過或許那全都無關緊要,因為其他躍躍欲試打算重塑支付根本之道的玩家,正在應用形式完全不同的嶄新科技。加密貨幣的死忠鐵粉認為他們已經找到答案了,只不過,他們真的問對問題了嗎?

支付金融大未來:FinTech到加密貨幣,看支付方式如何顛覆你我購物、理財和投資的未來

( 本文摘自戈特弗里德.萊勃朗、娜塔莎.德特蘭著《支付金融大未來:FinTech到加密貨幣,看支付方式如何顛覆你我購物、理財和投資的未來》,商周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以太幣 憑什麼成為第二大幣?

小資入場以太幣該怎麼做?踏入幣圈重要關鍵

橋水達利歐:美中經濟戰恐愈演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