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水達利歐:美中經濟戰恐愈演愈烈

貿易戰跟所有戰爭一樣,可以從君子之爭演變到危及生命,就看交手各方要打到什麼地步。

至今我們尚未看到美中貿易戰打得太嚴重。目前實行的是典型的加徵關稅和進口限制,令人想起在其他類似衝突時期一再看到的舉動(如1930年的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我們看到貿易談判,其結果反映在有限的2019年「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初步執行。如大家所見,此次「談判」是考驗彼此實力,而非訴諸國際法及裁判者(如世貿組織),以達到公平解決。打所有這類戰爭都是在考驗實力。關鍵在於考驗實力要採取什麼形式,要較量到什麼地步。

除貿易爭端外,美國對中國經濟政策有三大經濟方面的批評:

1. 中國政府採取諸多不斷演進的干預政策與行動,旨在限制進口商品、服務及企業進入中國市場,藉此以不公平措施保護本國產業。

2. 中方提供重要的政府指引、資源及監管支出中國產業,最明顯的有協助自外國公司取得先進科技的政策,尤其對敏感行業。

3. 中國人竊取智慧財產(IP),有些竊取行動被認為由政府支持,有些則不在政府直接掌控之下。

整體而言,美國的回應是設法改變中方舉措(如要求中國對美國開放市場),本身也採取同類措施(對中國關閉美國市場)。美國不會承認某些不當行為(如侵犯智慧財產),正如中國也不會那麼做,因為承認的公關代價太高。所有領導人在尋求人民支持其目標時,都想表現得像是高舉正義大旗,為對抗邪惡敵軍而戰。所以我們會聽到雙方指控對方在為非作歹,卻不會透露自己也不遑多讓。

●雙方平安無事時,不難站在道德高位;但當衝突激化時,就很易於將原本認為不道德的行為合理化(稱其為道德而非不道德)。當戰爭打得如火如荼時,口中高唱理想主義式作為(對國內公關有用),為求勝利的實際作為卻非那麼回事,分歧就會出現。原因在於作戰時,領導人想要說服人民「我們是好人,他們是壞人」,那是號召人民支持最有效的辦法,在極端情況下,人民甚至願意為其目標去殺人或犧牲性命。務實的領袖若解釋道:道德規矩是自己願意遵守的,而「戰爭無規矩可言」,「敵人不擇手段,我們也要同樣還以顏色,否則就是愚蠢地自縛手腳」,即使是真實情況,這種說法很難鼓舞人民。

我相信我們已看到未來的最佳貿易協議大概是什麼狀況,而這場貿易戰愈演愈烈的風險大於趨緩,我們近期內也不會看到拜登政府在條約或關稅上有所改變。無論最後採取什麼作法,都將大大影響美國人和中國人應對正顯現中的大週期命運。就目前看來,美國兩黨都同意一件事,或許是唯一共識,即對中國要強硬。至於要多強硬,以及究竟如何表達強硬,中國又會如何反應,目前都是未知數。

美中貿易戰可能如何惡化?

通常貿易/經濟戰最危險的部分在一國切斷他國的必需品進口。美日在二戰爆發前的個案研究(見第六章),對美中現況是有用的啟示,因為地理位置和問題都相似。比如美國若切斷中國進口石油、其他必需品、科技、其他自美國或他國的必要進口,將是戰爭升高的清晰、明顯跡象。中國同樣可能升高戰況,像是禁止通用汽車(在中國的汽車銷量多過美國)及蘋果(Apple)等公司,或切斷美國的稀土進口,那是生產許多高科技產品、汽車引擎、國防系統所必需。我不是要說可能發生這些行動,但我確實想表明,任一邊採取切斷必要進口之舉,都預示戰況將大為升高,有可能導致加倍嚴重的衝突。假使未發生這類情況,那局勢會照正常方向走,國際收支平衡狀況主要將根據一國的競爭力而變化。

基於以上原因,美中尤其中國,正轉向提高國內生產及「脫鉤」(decoupling)。❶ 習主席說,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在當前保護主義上升、世界經濟低迷、全球市場萎縮的外部環境⋯⋯〔中國必須〕充分發揮國內超大規模市場優勢」。過去四十年中國已取得這麼做的能力。未來五年內我們應會看到,美中兩國彼此依賴程度降低。在未來五至十年內,中國降低依賴美國進口的速度,會比美國快很多。

❶ 脫鉤雖是情勢所迫,但不易做到,也會造成效率大為降低。中國為達成自給自足的主要計畫名為「國內國際雙循環」。有位博學之士形容那是局部而非廣泛的脫鉤,我覺得很有道理。

變化中的世界秩序:橋水基金應對國家興衰的原則

( 本文摘自瑞‧達利歐著《變化中的世界秩序:橋水基金應對國家興衰的原則》,商業周刊提供)


延伸閱讀

為什麼有的國家高額舉債卻沒破產?

為什麼貿易順差 生活也不會變富足?

SDGs 超入門(一):全球致力17項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