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備競賽重啟 戈巴契夫直指非核障礙的關鍵

在安全和裁減軍備領域造成令人忍無可忍的局面。各國的國防開支依舊是天文數字,美國仍然扮演著軍備競賽的引擎毫不停歇,其「國防」預算最近竟然增加了八百億美元!美國耗費在軍事需求的支出,幾乎等同世界其他地區的總和。

核武強權正在修訂軍事理論,試圖降低使用核武器的門檻。《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尚未批准—— 因此尚未生效。在俄美退出《中短程導彈條約》的威脅下,二○一○年《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的命運不明。《部分禁止核試驗條約》搖搖欲墜。也許這一點才是最危險的。

《核不擴散條約》是一項互惠義務。非核武國承諾不製造或獲取核武,核武國也承諾將其核武庫存減少,直到完全消除的程度。如果他們不肯做,就意味他們認為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是安全上的主要屏障,而其他人早晚也會競相模仿。現階段至少有十幾個國家都擁有這樣的技術與經濟能力。

這是一個簡單的公式。我們在朝鮮半島上可以看到,沒有什麼問題不能解決,就看你願不願意。

現在出現了新的核武國——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這已經是既定事實。但這是不可避免的嗎?我想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否定的。

一九八五年,蘇聯堅持要求北韓加入《部分禁止核試驗條約》。隨後,南北韓共同發表《朝鮮半島無核化聯合宣言》。美國宣布不對北韓動用核武,也會從南韓撤出核子武器部署。同時根據與國際原子能總署的協議,國際社會將開始對北韓核子設施進行檢查。

必須承認,北韓一九九三年退出《核不擴散條約》的決定使局勢急遽惡化。然而,各方對話仍在繼續,退出條約的決定被暫時擱置。談判成功的機會仍然存在,直到美國的立場產生變化。

這發生在小布希上臺後。這位美國總統直接將北韓列入「邪惡軸心」,接下來數年的時間都浪費在毫無意義的言詞攻防上,半島局勢急轉直下。

這些年來,我多次造訪朝鮮半島。二○○六年六月,我參加在光州舉行的「諾貝爾和平獎獲獎者峰會」。我們發表聯合聲明,指出北韓的核問題主要是在政治上:「各方都必須避免製造任何新障礙。」我們的聲明中提出了一項具體建議:「將舉辦一場由美、俄、中、日與兩韓參加的『六方會談』,並使其成為確保朝鮮半島和平與民主的常設國際組織。」

但北韓沒有利用六方會談談判所給予的良機,執意在二○○六年進行第一次核試爆,二○○九年又進行第二次核試爆。二○○九年五月二十五日核爆危機時,我正巧造訪朝鮮半島非軍事區,當時我應邀參加位於北緯三十八度線——一九五○年代初的韓戰停戰線——裝設和平鐘的儀式。我能夠證明:現場氣氛並不恐慌,但在場眾人都能強烈感受到對未來和平的不確定性。

而此刻,環繞著北韓的核彈計劃危機又再一次惡化。現在不是談論誰更應該受撻伐的時候,我們必須找出解決問題的政治關鍵、我們必須看到具體問題背後的主要內容,無論這有多麼困難都一定要做到。想要保持「橫向」的核不擴散,就要為「垂直」設下停損點,也就是保證世界主要核武國── 主要是美國和俄羅斯—— 並改善核武庫存問題,否則核武問題只會與日俱增。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不斷提醒自己:「什麼是核武?」並努力讓這種武器消失。

只要核武存在,核戰爆發的可能性就存在。

這就像契訶夫劇中第一幕牆上的那把槍,契訶夫寫道:「總有一天它會發射」。核戰爆發的原因有很多,不一定是為了什麼特別的理由,任何一點微不足道的小事都有可能,或許是因為某些小地方出了差錯,又或者是技術故障。美國前國防部長佩里最近回憶說,他以科學家和政府公務員的身分處理這些問題:「過去也曾發生技術故障的狀況、人們偶爾也會犯錯。」

因此,我們唯一的目標就是:沒有核武的世界!但是,如果沒有遏止當前世界政治和政治思想的軍國主義,那麼想要一個沒有核武的世界—— 冀望所有國家,包括美國在內,都要為這個目標竭盡心力—— 最後只會淪為一場空談。

同樣重要的是:一國的絕對軍武優勢,將成為通往非核世界的一道障礙,且難以逾越。

讓我們想像一下,大約十到十五年後,世界如果放棄核武,還會留下什麼?常規武器會堆積如山,最新款式的威力大概可以媲美大規模毀滅性武器。

而這些武器絕大部份都會掌握在同一個國家—— 也就是美國—— 的手中,使美國在世界舞台上獲得絕對優勢。這種情況一定會阻礙非核之路。

今天,美國生產了世界半數的軍用品,他們還擁有七百多個軍事基地—— 從歐洲到世界最偏遠的角落。而這些還只是官方承認的基地—— 他們仍在建造新基地。他們的所作所為讓人以為冷戰還未結束,彷彿國家仍然被敵人圍攻,只能藉助坦克、飛彈、戰機去戰鬥!

川普政府發佈的文件——《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和《核態勢審查報告》—— 將美國的外交政策導向「在全球各地進行政治、經濟和軍事對抗」。它的任務是研發新型核武器,以實現「更靈活的使用」,亦即進一步降低核武器的「使用門檻」。

在如此形勢下,普丁總統在議會發表國情咨文時,宣佈俄羅斯已開發多款新型核武器,包括世界上沒有的武器。

這樣的形勢,令人不禁想問:聯合國、安全理事會、還有祕書長在哪裡?難道現在還不是召開聯大緊急會議,或安理會國家元首級會議的時機嗎?

我敢肯定:全世界所有人,都在等待這樣的倡議。

在爭取裁減核武的同時,應該提出世界政治和思想非軍事化的問題,刪減軍事預算、武器貿易和禁止開發新武器。必須堅持為了緩和軍備競爭的衝突而奮鬥。

戈巴契夫冷戰回憶錄:蜕變中的世界,從舊冷戰到新世紀的危機

( 本文摘自米哈伊爾.謝爾蓋耶維.戈巴契夫著《戈巴契夫冷戰回憶錄:蜕變中的世界,從舊冷戰到新世紀的危機》,好優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重回「血色大地」歷史現場 理解今日俄烏衝突

1945年蘇聯部隊來到血色大地 屠殺暴行令人髮指

夾在希特勒與史達林的極權暴行 被忽視的烏克蘭黑暗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