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得喘不過氣來 我們為何還需要長線思維?

一陣尖銳而持續的聲音響起,我猛地從床上爬起。天仍未亮,而我感到暈頭轉向。這大半夜的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然後我想起來了。

現在是凌晨三點三十分,刺耳的聲音來自鬧鐘。我前一天晚上就設好鬧鐘,為了及時趕赴紐約甘迺迪國際機場,搭上清晨五點的班機。

為了消除早起帶來的頭痛,我吞下兩片阿斯匹靈,接著快速穿上放在梳妝檯上的衣服,並叫了優步。越過無人的布魯克林大橋時,我凝視數以百計整夜綻放光明的辦公大樓燈光,在下方蜿蜒的東河上閃爍。我有項待完成的使命,需要做的就是強迫身體服從。

我可以在飛機上休息一下,並為稍後在洛杉磯的會議做準備。接著我會在太平洋時間上午九點三十分到達客戶辦公室,參加會議直到下午六點,並在晚上九點回到住處,在睡前快速吃完晚餐。隔天,我將在洛杉磯參加更多會議,接著搭乘飛往亞特蘭大的航班,於東岸時間下午五點五十分抵達。如果天氣和交通狀況良好,我將有足夠時間參加客戶的晚餐會議,並在第二天早上發表主題演講。

我知道自己做得到這一切,也必須這樣做。那一週,一切都很順利。但是在車子急駛穿越布魯克林大橋時,我內心一陣突如其來的刺痛。有那麼一瞬間,我沒能壓下這個念頭,似乎還感到有些孤單。在那一刻,我想知道為什麼決定這樣過日子。

你需要的不是更多高效工作法

大約就是那時,我正在教授商學院的高階主管教育課程。一家大型金融服務公司讓三十位表現最佳的員工參加為期兩天的特別課程。這些男士與女士是公司最成功的人,但工作坊結束後,他們在聊天時說出相同的話:「我只希望有時間好好思考。」

我最近經常聽到這樣的話,有些甚至來自最親近的人口中。我最好的朋友遲遲未回覆我寄去的文件。她的回覆通常迅速而完整,但最近,情況不同往常。

「如果妳有機會喘口氣,可以快速瀏覽一下。」我發訊鼓勵她。

「問題就是我沒機會喘口氣。」她回訊時人正在其他州出差。

從所有外部衡量標準來看,她表現極佳,事業成功,又有新對象。但在內心深處,她覺得自己幾乎跟不上別人。

如今,許多人都感到生活匆忙、不知所措,永遠跟不上進度。我們低著頭,總是專注於下一件事。我們陷入永久的「執行模式」,沒有時間評估或探詢真正想要的生活。

閒暇時瀏覽朋友和同事在社群媒體上的貼文,感覺彷彿受到勝利者一連串的嘲笑:他們怎麼做到的?他們知道什麼我不知道的事?為什麼我跟不上?難道沒有什麼「提高工作效率的技巧」可以幫我一把嗎?

根本沒有這種方法。

如果能夠拋開比較心態,找到自己對成功的定義,並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會是什麼光景?達到那種境界需要的耐心、策略和持續努力,看起來就像失傳已久的藝術形式。但要創造我們追尋的那種有趣又有意義的生活,這些要素必不可少──現在正是擁抱它們的時刻。

你要反應靈活,但不忘長遠思考

二○二○年二月二十八日,我收到一封電子郵件。「我很高興向您報告,我們很樂意出版這本書。」編輯寫道。於是我開始著手撰寫本書。

第二天,也就是二○二○年三月一日,在我居住的紐約市出現第一例新冠肺炎確診者。

在封城初期,一位同事發訊息和我討論出書計畫。當時我已著手撰寫在短線世界中成為長遠思考者有多重要的文章。但有鑑於新冠病毒造成的疫情,他想知道,長遠思考會不會有點過時?他說,真正的問題是「什麼事物可能會出乎意料地改變,並讓長遠思考吞下苦果」。

我一直專注於對抗短線思考帶來的破壞性誘惑。但是現在,在一場一夕之間發生各種變化的大流行中,問題出現了:長遠思考會不會根本沒有意義?

由於紐約的醫院在疫情爆發最初幾個月人滿為患,罹患新冠肺炎的健康風險非常懾人,造成的財務影響也是如此。我很久以前就已定下長達幾個月的春季旅行計畫:在莫斯科教書,並在達拉斯、溫哥華、佛羅里達等地演講。這些旅行以及原本可帶來的收入,全都消失無蹤。

但後來我意識到自己知道該怎麼做。我的演講事業始於二○一三年推出的處女作「改造自己」(Reinventing You)。主題演講很賺錢,也令人嚮往,更把我帶往世界各地。

然而,我知道自己沒辦法長期持續這種空中飛人模式。當我在斯洛伐克三個城市巡迴演講時,儘管出現咳嗽和喉嚨發炎症狀,還是硬著頭皮撐過去,我就知道了。當我在哈薩克的一所商學院,儘管不斷反覆發高燒和發冷,還是連續兩週每天上六小時課時,我也知道。當客戶邀請我千里迢迢去到這麼遠的地方,演講就不可能喊停,而我也總是使命必達。但我也知道,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病倒,就無法繼續。我有些朋友年僅三十多歲,就被診斷出患有免疫系統疾病或癌症。希望上天保佑。但這讓我想對此有所計畫。

我知道祕訣是找到不需要親自出馬的賺錢方式,也就是停止「用時間換取金錢」。所以二○一四年,我開始嘗試線上課程。那年,我與一家有信譽的公司合作,開設了第一門課程,並於二○一五年與另一家公司合作開設第二門課程。我在試驗、學習。

終於,在二○一六年,我決定全力投入:獨立創建線上課程,並確保以正確的方式完成;我也寫書討論開拓新收入來源的過程,採訪世界專家的親身經驗,並將這種沉浸式研究企劃寫成書,於二○一七年出版,書名叫做《成為創業家》(Entrepreneurial You)。

我當然沒預期到即將來臨的新冠肺炎大流行,也並非因此開始研究如何開發兼職和多種收入來源。我更關心的是自身的狀況:生病,或者可能只是厭倦了不斷奔波。事實是,沒有人能預測未來。但我們當然可以確定想要實現的目標,或避免自曝潛在的弱點。

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兩個月裡,我提高了在過去六年發展的企劃和關係連結數量。我為三門新線上課程編寫腳本,並拍攝影片,也大規模啟動開發「公認專家」(Recognized Expert)線上課程平臺。謝天謝地,這些努力使我把事業可能一塌糊塗的一年,搖身一變成了人生迄今最成功的一年。

開設線上課程可能只是短期舉措,但這並非源於短線思考。如果沒有走過為了開創數位教育事業而摸索超過五年的艱苦之路,我絕無可能取得任何成就。長遠思考正像這樣可以在各種人生低潮時期提供保護,使我們得以朝著最重要的目標前進。

我們必須思想靈活,並在情況出現變化之下及時應變。但長遠思考是一切的基礎,並使我們能做出調整。如果只是毫無規則地採取笨拙行動,對刺激做出反應,絕對難以接近目標。但是相反地,如果採取長線思維,並了解前方道路可能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改變,你就得以盡可能地接近成功。

我意識到,長遠思考並非一成不變,一點也不。

勇於承擔短期後果

以長遠角度看待事物還有個不尋常的附加效果:勇氣。

我的朋友馬汀.林斯壯(Martin Lindstrom)是頂尖品牌顧問,為某王室家族提供建議。在一次訪問中,君主把他拉到一邊:「馬汀.林斯壯先生,」他說,「不要目光短淺。我希望你以長遠的角度考量。」

多長遠?

「我們不在乎接下來的幾個月,」君主告訴馬汀,「我們不用發表季度營收報告,甚至沒有五年或十年的中期展望,而是以終生的視野經營皇室,一次討論一代。在你為我家族打造的品牌策略工作中,如果這一代做得好,你才算大功告成。」

如今,這種觀點已極為罕見。例如近年來,許多公司因種族問題、婚姻平等和氣候變遷等社會議題而束手無策,但通常並非由於領導人不同意這個前提。正如馬汀所指出的:「我在職涯中認識了數百位執行長,其中沒有任何人—我是指,沒有人—不同意平等的觀念。」促使他們做出尷尬反應的,往往是對短期後果的恐懼,無論是季度營收受影響、股價下跌還是削減年終獎金。保持長遠思考需要勇氣,若你願意承擔短期後果,日後會收到巨大的回報。

我的朋友喬納森.布里爾(Jonathan Brill)是矽谷創新專家。他告訴我,公司面臨的真正風險是:「明明聘僱了知道如何取勝的聰明人,卻要他們在錯誤的事上取勝。」當所有激勵措施都指向短期收入目標時,這也往往是高階主管最能樂觀看待的目標,布里爾說:「但這樣做的結果,就算贏了也會失敗。」

會失敗是因為不去投資可以改變公司或整個產業的有意義創新,而是投資於所謂的「功能創新」。例如,「應該在那個新盒子上放什麼顏色的按鈕?」盒子上的新顏色不會產生革命性改變,也不會持久,但很容易做到,而且可能會略微改善當下的結果。

當然,每個人都喜歡十倍的高回報和突破性創新的光彩。但問題是,這需要時間。「一種產品或一項業務通常需要五到六年,才能擴大規模。」布里爾說。會有起步期,看看產品是否可行,然後去調整及優化。但在此之前會花上很長一段時間,即使是最好的創新產品,也可能看起來像不斷投入金錢的無底洞。但是一旦確立,你就建立了強大的競爭護城河。最後,他說:「公司要尋求的是利潤,但達成所需的時間規模必須放眼十年,而非一季。」

事實證明,唯有長遠思考才能達到目標,這不但適用於最好和最聰明公司的經營原則,也適用於人生。

達成所有事需要的時間,都比你以為的還長

二○○八年,在金融危機前令人暈頭轉向的那幾週,我靠三寸不爛之舌成功參加一場精英聚會,但我一個人也不認識,還可能是房間裡最沒資格的人。我找到一群和我年齡相仿的人,並要來一張邀請函,得以與他們共進晚餐(成功!)。他們因為畢業於同一所常春藤聯盟大學而互相認識。

等待開胃菜時,一位女士開啟話題,討論畢業十年後,班上同學是否產出更多的嬰兒或書籍。在短短的一段討論,卻彷彿長達數小時的時間裡,大家在彼此認識的人名上打勾:這個人有一個孩子。那個人寫了一本書,這個人就快達成了。還有人寫了五本書!諸如此類。

當時的我既沒結婚生小孩,也沒寫書。我能做的就是愉快地微笑,並在心裡暗罵髒話。

美國詩人朗費羅有一句名言:我們以自認為有的能力來衡量自己,而其他人則以我們做了什麼來衡量我們。這當然有其道理。但是,當知道自己有能力完成的事與迄今為止所做到的事之間存在差距時,真的令人非常沮喪。

達成所有的事需要的時間,都比你以為的還長。所有事。

隔年年初,我暗自立下計畫:無論如何,要在接下來的十二個月內簽訂出書合約。

我堅持不懈,利用整個春天寫下三本不同的書籍提案。我敢肯定,會有出版社喜歡其中一本,但我不會冒險。我透過朋友聯絡上一位經紀人。她一開始就駁回其中一個提案,告訴我:「這是一篇文章,不是一本書。」但認為另外兩個提案可能有機會。整個夏天,我不斷修改提案,潤色文句並讓想法變得更清楚,直到足夠與眾不同,可以提交給出版社。

然而仍舊沒有出版社採用。一次又一次的拒絕,全都給我相同的回饋:很好的嘗試,但你還不夠出名。我的經紀人最終放棄提案,也放棄了我。

我決定開始寫部落格(其實我不想),如此就能「夠有名」到得以寫書。我又花了兩年時間,才走上出書之路,向朋友乞求引介,並忍受一連串看輕我的編輯。但我最終累積足夠的文章和能量,談成出書合約。兩年後,《改造自己》終於上市。

那次羞辱人的談話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而我終於能與世界分享想法。

在一次次追求成功中,很多時候你想要或爭取的目標都未能達成。但同樣地,一路走來,也有值得細細品味的時光。當你對於那些令人沮喪和費力、甚至可能在當時毫無意義的每一小步有所察覺,那些步伐才能創造出意義。

所有人面臨的挑戰都來自內心:在似乎沒有人留意或關心的情況下繼續前進,並相信最終世界會跟上腳步。

你需要有策略的耐心

幾年前,我推出「公認專家」線上課程平臺和社群,供有才華的專業人士學習如何建構自己的舞臺,以便與世界分享想法。每天,我都看到參與者面臨我也經歷過的挑戰。有時值得慶祝,但有時也會遭受拒絕,無論是提案被拒,或者提出的申請從未得到回應。與此同時,社群媒體上無休止的密集貼文攻勢清楚顯示:其他人似乎都已明白該怎麼做。

我們不禁想知道:我應該加快腳步嗎?更加苦學?更努力取勝?為什麼起不了作用?大多數人已經盡可能努力而快速地忙碌著,許多專業人士實際上沒有餘裕。

我們如此沉迷於採取行動,感覺幾乎沒有時間思考。所以,我們究竟能做什麼?

在這個世界上,我討厭兩件事。其中之一是耐心。從小只要有人告訴我不能開車、不能創業或投票,我就會感到不耐煩。我不想一輩子都在等待變成重要人士。但我學會以耐心讓自己平靜,因為我所做的一切有意義的事,都需要比我想要或預期的多更多的時間。從參與那場「出書提案對談」到出版我的第一本書之間的五年,感覺就像令人羞恥的永恆。為什麼花了這麼長時間?

成功的一天終於來臨,我也開始理解很少有人意識到的事:在黑暗的日子裡堅持不懈所得到的回報,並非以線性表現,而是呈指數型成長。

從表面上來看,從那次晚餐談話到我真正出版第一本書,花了五年時間才有所進展。但在那之後的五年裡,我成功建立一家營收達七位數美金的企業,成為美國兩所頂尖商學院的教授,我的著作更翻譯成十一種語言出版。我還成為百老匯音樂劇投資人、脫口秀演員和獲得葛萊美音樂獎項爵士專輯的製作人。

如果保持耐心很容易,工作很容易,那麼每個人都會去做。我之所以喜歡耐心,

是因為到頭來,這是對價值最真實的考驗:儘管沒辦法保證結果,你是否願意做這項工作?我們在沒得到認可、稱讚甚至確信會取得成果的情況下辛勤工作,以獲取成功。我們必須相信,無論如何都要去做。這就是「有策略的耐心」。你必須與欽佩和信任的人在一起,並奉為榜樣學習。你必須研究以前成功的案例以及希望效仿的內容,然後確定自己想在哪裡做出不同。

你必須願意(很多人都不願意)做出選擇。了解到對一件事說「好」不可避免地意味著對另一件事說「不」。你必須權衡所有後果,並投入金錢和努力。想要什麼都做,就什麼也完成不了。

但有意識地選擇如何度過時間以及過生活,產生的力量非常巨大。你必須下注,採取行動,然後等待。所以我願意保持耐心。

我到現在還是很討厭的第二件事是不共享資訊。很多時候,成功的人不願意分享經驗談。他們堅持傳頌傳統的英雄故事(才華和天賦得到認可!),既然那麼不同尋常,毋須用戰術弄髒雙手,也毋須為了成功而爭鬥。

只是沒有人那麼與眾不同。

我認識一位非常成功的藝術家,曾在TED發表演講,並獲得重要的國際工作委託。我問她,成功的祕訣是什麼?

她說,把工作做得十分出色。

但願如此。當然,出色的表現很必要,但這只是起點。你我都認識那種即使和專業人士一樣優秀又有天賦的人,卻從未成功過。凡事總有步驟、技術和策略。但是,當成功人士不分享他們的祕訣,該怎麼辦?其他人都無法真正了解成功需要付出的代價。

這個過程始終成謎,讓我忿忿不平。

我們都知道,沒有一夕成名這回事。成功需要時間和耐心。但是在我的高階主管教育培訓工作以及公認專家社群中,我發現,參與者通常不清楚「耐心」的含意。有耐心寫兩篇文章?十篇?一百篇?一千篇?我們的想法要多久才能得到認可,並能夠創造想要的生活和職涯?

本書的目標是清楚說明過程,並分享建立長期成功背後所需的現實條件,其實是多麼的樸實無華。

你想要的一切幾乎都可以實現,只是不會即時達成

第一步要了解,有意義生活的關鍵是設定所需的條件。財務上的成功當然是大多數人奮鬥的目標,但永遠不該是唯一的衡量標準。相反地,應該更廣泛思考身而為人想要如何成長和發展,以及如何讓這些想法融入生活中。

另一個步驟則是,了解想要的一切幾乎都可以實現,雖然並非即時達成。如果有條不紊、堅持不懈、深思熟慮一步一步慢慢來,就能達到目標。一開始可能進展緩慢,但隨著時間推移,這些行動的優勢會帶來驚人的結果。

避開短期滿足,以實現不確定但有價值的未來目標,要培養這種長遠的視野並不容易。但在如今這個經常優先考慮簡單、速效,但往往膚淺的世界中,這是通往有意義又持久成功的最可靠途徑。

在本書中,我將分享支持長遠思考過程的關鍵概念和策略,這些都來自我生活中的實驗以及指導數百名高階主管和企業家的發現。

本書適用於希望從生活和工作中獲得更多,並願意選擇更難的路來實現目標的專業人士。你可能像珍妮一樣是處於職涯中期的高階主管,想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你可能像羅恩一樣是創業家,因為自己的構想未能如願廣為宣傳而感到沮喪。你可能像艾伯特一樣正在計畫退休生活,不想因為錯誤的舉動而浪費時間或精力。你可能像瑪麗一樣是年輕的專業人士,準備在更大的舞臺上好好表現(不只是隱喻,也如同字面上的意思—在第三章,你會看到瑪麗在傳奇的卡內基音樂廳表演的旅程)。

本書共有三部,分別是「為自己留白」「專注在真正值得的事」和「保持信念」。

在第一部「為自己留白」,我們將從長線思維中經常被忽視的部分開始:首先需要清理障礙,準備行動。如果你太過忙碌與躁進,以至於無法有足夠的思考空間,那麼幾乎不可能擺脫短線思維。

第一章將討論我們為什麼忙個不停的真正原因。你有太多事要做,一點也沒錯。但是,填滿的行事曆往往是自己一手打造的牢籠,這也是事實。我們將討論可以用來逃脫的實用工具,或者至少讓欄杆變得更寬一些。

第二章將轉向可以更輕鬆拒絕的具體方法,以便在行事曆中騰出更多時間做最重要的事。

第二部「專注在真正值得的事」直搗長遠思考的核心。考慮到時間分配的輕重緩急,我們該如何確定要追求的正確目標,以及如何有策略又有效地追求?

第三章將討論如何確立適合你目標的架構,我將說明為什麼你應該努力把有趣的事做到最好。

第四章分享Google力推的「二○%時間」概念,教你如何將五分之一的時間花在新想法和企劃上。我將舉例分享在生活中應用這種策略的專業人士,以及為什麼所有人都該刻意留下時間做實驗很重要。

第五章點出常聽人發聲抗議:這些我都想做,但不知道從哪裡著手!以及該如何使用我稱之為「職涯波段思考法」的概念,來制訂執行策略。

第六章是關於如何更善用時間。有沒有辦法一石二鳥,更有效利用時間和精力來實現目標?事實證明是有的。

第二部以第七章作結,解釋為什麼建立強大的人脈網絡,對於長線思維至關重要,以及為什麼這麼多人對於與他人建立連結感到猶豫不決。我將列出實際的框架來助你思考如何建立真誠的關係,而不是在建立人脈的過程中總覺得自己別有所圖,心態不純正。

最後,第三部「保持信念」將討論在長線思維中最困難的部分:儘管面臨挑戰或挫折,仍要繼續前進。

第八章將討論有策略的耐心,這是在遇到瓶頸時(甚至感覺自己在倒退)堅持下去的關鍵。

第九章談如何面對失敗,儘管有矽谷為了尋求成功而「快速失敗」的試驗精神為例,但失敗通常會讓人感到可怕和羞辱。祕訣在於理解失敗和實驗的重要差異—如果還在學習摸索階段,就不算失敗。

最後,第十章將討論最後一步:收割辛勤工作的回報。諷刺的是,這對成功人士來說並不總是那麼容易。多年來,你已經習慣奮鬥和忙碌,很難放手並真正停下腳步,享受這一刻。但在今日,保持長線思維意味著建立長期的成功職涯,使你能夠滿意和快樂地回顧自己一手創建的生活。

不做短視近利的選擇,才會與眾不同

理智上來說,人人都知道持久的成功需要堅持和努力。然而,現代社會文化在很大程度上促使我們去做容易、有保證以及當下看來吸引人的事。長線思維旨在成為長遠思考的號角。這款實用的工具箱,會在最遲疑的人生時刻中,告訴你如何繼續做到優先考慮最重要的事,在時間流逝中做一些小事來實現目標,並願意堅持下去,即使這麼做看起來毫無意義、無聊或艱難。

這些是讓你與眾不同的選擇。當沒有人閱讀你為了知道他人想法並開創受眾所寫的部落格時,你堅持下去。當似乎沒有人關心你要說什麼時,你仍舊為了成為更有說服力的講者,而參加國際演講協會課程。當你覺得自己是聚會中最沒有成就的人時,還是持續參加社交活動,以獲得新見解和人脈。

經過一週或一個月或(通常)甚至一年後,你仍舊感受不到差異。在短期內,大目標似乎—坦白說,肯定—不可能實現。但很少有人意識到,透過日復一日採取小而有方法的步驟,幾乎任何事都可以實現,而且成果往往超乎你想像。

現在就開始採取長線思維吧。

長線思維:杜克商學院教授教你,如何在短視的世界成為長遠思考者

( 本文摘自多利‧克拉克著《長線思維:杜克商學院教授教你,如何在短視的世界成為長遠思考者》,方智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職場生死鬥 內心強大遠比被人喜歡重要

主管耍賤招 不想替老闆擋子彈怎麼辦?

當據理力爭沒用 聰明人選擇不硬碰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