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利歐看中美角力 命運及週期規律所致

美中目前在若干領域是對立的強國,在這些領域裡陷入了「衝突」或「戰爭」,所以我打算談一談這些方面的現狀。基於這些大半只是傳統舊衝突的新版本(如傳統科技戰中的新科技,傳統軍事戰中的新武器等等),我會在歷史重複發生的脈絡中,並根據我研究這些個案,學到的歷久彌新的普世原則,來檢視它們。我會探討可考慮的可能性範圍,但不會預測未來的發展。

總經投資人(macro investors,或宏觀投資人)及全球政策制訂者所玩的遊戲,就像多維棋戲,需要每一玩家考慮許多方位,及一起下這盤棋的關鍵玩家(國家)可能的行動,每一玩家為下好每一步棋,有諸多考慮(經濟、政治、軍事等等)必須加以衡量。在當前的多維遊戲中,目前其他相關玩家有俄、日、印度、其他亞洲國家、澳大利亞、歐洲國家等,它們全都要考慮許多事項及選民,以決定其行動。而從我玩的棋戲:全球全方位投資中,我很清楚要同時考慮所有相關部分,以做出贏的決策,有多麼複雜。我也知道我做投資的複雜度,不及握有權力者那麼高,也接觸不到像他們那麼充分的資訊,所以我要是認為,我對全球情勢知道的比他們多,也懂得最的好應對法,就屬自大了。基於這些原因,我是謙遜地提出個人看法。說過不足之處後,我再告訴各位,從各種戰爭的角度,我是怎麼看待美中關係及全球環境,我將和盤托出,毫無保留。

美中目前所處地位

依我所見,美中兩國及其領袖處於目前的地位,是命運及其在大循環中的呈現所導致。美國因此經歷了相輔相成的大循環成功,以至行事過度而在某些領域趨於沒落。同樣地中國因此經歷了負向的大循環衰落,以致產生不可忍受的惡劣環境,導致革命性改變,而使中國來到目前所處的相輔相成上升階段。所以基於所有典型因素,美國似在走下坡,中國似在興起中。

命運及負債大循環使美國現在進入長期債務循環的晚期,欠債太多,卻仍需要快速增加更多負債,但無法以硬貨幣償還。因此美國必須以循環末期的典型方式,將債務轉為通貨,以印鈔彌補政府的赤字。很諷刺、也不足為奇的是,美國處於這不利地位,正是成功引來過剩的後果。譬如因為美國在全球大成功,使美元成為全球首要儲備貨幣,美國人因而可向世界他國(含中國)借來過多的錢,以致美國處於積欠他國(含中國)許多錢的虛弱地位,那些國家則因持有負債過度國的債務而地位不穩,債務國的欠款還在快速增加,並將債款轉為通貨,使得付給債權國的實質利率是很大的負數。換句話說,中國因典型的儲備貨幣循環,想要存下很多全球首要儲備貨幣,於是它借出太多錢,給想借入太多錢的美國人,造成目前美中交戰時,處於尷尬的債權人與債務人關係。

命運與財富循環運行的方式,尤其在資本主義下,會使誘因及資源都投入,能令美國人大幅進步並創造大財富之處,最後造成龐大貧富差距,目前正引起衝突,威脅到國內秩序及美國維持強大所需的生產力。中國以往是因債務和貨幣缺失,引發典型財政崩潰,加以內部衝突、與外國勢力衝突,才會在正逢美國上升時,中國的大循環卻步入財政衰弱階段,當此可怕狀況發展到極至,便促成革命性變化,最後產生採取激勵及市場/資本主義做法,使得中國大大進步,財富大量累積,也出現懸殊貧富差距,可想而知中國會日益關心此事。

命運及全球實力循環運行方式,同樣已使美國處於必須抉擇的不幸處境,是要戰鬥維持地位和現行世界秩序,還是要退卻。舉例來說,由於美國在二戰時贏得太平洋戰爭,因此它責無旁貸必須抉擇是否要保衛台灣,而大部分美國人不知道台灣在哪裡,或怎麼拼出台灣。即便不符經濟原則,但命運及全球實力循環,促成美國現今在70多國設有軍事基地,以防衛美國的世界秩序。

歷史顯示,所有國家的成功都依賴於國力持續增強,卻不致過度而使國家邁向衰亡。真正成功的國家都能夠維持長達二、三百年,但沒有國家能夠永久持續。

至此我們已看過以往五百年的歷史,尤其著重於荷、英、美的儲備貨幣帝國的興衰循環,也略讀過中國一千四百年來的歷朝歷代,一路談到現在。我這麼做的目的,是要把當前的情勢,放在一路演變到現在的大局脈絡中來看,看出事態發展的因果模式,以便把現狀看得更清楚。現在我們要縮小範圍,更仔細地檢視現狀,但不可忘了大局。在縮小範圍之際,回顧時看似微不足道的事:華為、制裁香港、關閉領事館,戰艦移航,前所未有的貨幣政策、政治鬥爭、社會衝突等等,在發生時會顯得更為嚴重。我們將發現這種事將天天紛至沓來。若要一一檢視,每一件的篇幅都不止一章,我不打算這麼做,但我要討論重點議題。

歷史教導我們,戰爭有5大類型:
1)貿易/經濟戰、
2)科技戰、
3)地緣政治戰、
4)資本戰、
5)軍事戰。

我要再加上6)文化戰及7)自我戰。凡是明智的人都情願不要發生這些「戰爭」,而選擇合作,但我們必須務實地承認,那些戰爭目前存在。我們應該運用歷史前例,及在當前事件發生時,對實際發展的了解,來思考接下來最可能發生什麼,如何妥善因應。

我們看到這些戰爭,目前正以不同程度進行著。請勿誤解那些是個別衝突,反而應視為是由一個發展中的大衝突,衍生出來的相互關聯的衝突。在關注這些戰爭時,我們需要觀察並設法理解,交戰各方的戰略目標:例如是想要加速衝突(有些美國人認為這是美國的上策,因為中國實力的成長步調較快,時間對中國有利),還是試圖緩和衝突(因為有一方認為,不打仗對本國比較好)?重要的是,為防止衝突升高到失控,兩國領導人應清楚表明,標示衝突嚴重程度變化的「紅線」及「引爆線」是什麼。
我們且謹記歷史及歷史提供的原則,現在來檢視這幾類戰爭。


地緣政治戰

主權很可能是中國最大的課題,尤其牽涉到中國大陸、台灣、香港、東海南海。此外還有幾個具戰略經濟重要性的地區,像是一帶一路的相關國家。

各位可以想見,十九世紀的百年國恥及當時外國「蠻夷」的侵略,促使毛澤東一直到當前的中國領導人,具有強制動機,必須維持國界內完整的主權,取回被奪走的部分(如台灣和香港),也絕不可再那麼衰弱,以致受外來勢力擺布。中國渴望維護主權,並維持它獨特的行事之道(即文化),是中國拒絕美國要求它,改變中國內政政策的原因(如變得更民主,以不同方式對待西藏人及維吾爾人,改變對香港和台灣的作法等等)。有些中國人私下指出,他們不會規定美國應如何對待在美國國界內的人民。他們也認為歐美國家在文化上有喜歡改變他人的傾向:把本身價值、猶太-基督信仰、道德觀、處事之道,強加在他人身上,這種傾向自十字軍東征前,發展至今已超過千年。

對中國人而言,主權風險及外人強求改變的風險,形成危險的組合,可能威脅到中國照本身認為的最佳方式,盡其所能去發展的能力。中國人認為,擁有主權,以及由層級式治理架構,決定出他們認為的最佳方式,並能夠依此去執行,都是神聖不可侵犯的。關於主權問題,他們也指出有理由相信,美國要是辦得到,一定會推翻其政府,即中國共產黨,那也無法容忍。這些是我認為,中國人將誓死抵抗、捍衛到底的最大存在威脅,當美國與中國打交道,若想避免熱戰,勢必加以小心。對未涉及主權的問題,我相信中方期待,要以非暴力手段施加影響力,並避免熱戰。

最危險的主權問題很可能是台灣。許多中國人認為,美國絕不會堅持,要讓台灣與中國統一的含蓄承諾,除非是被迫這麼做。他們說,當美國出售F-16戰機及其他武器系統給台灣,看起來實在不像美國正促進中國和平統一。因此他們認為,確保中國安全和統一的唯一方式,便是擁有對抗美國的力量,希望美國在面對更強大的中國軍力時,會理智地默認。依我所理解,中國現今在那一區域的軍力較強。中國軍力增強的速度可能也較快,不過以相互保證毀滅為嚇阻力量,是最可能的狀況。因此如前面曾提到,我十分擔憂是否會出現為主權而起的戰事,尤其是否會發生「第四次台海危機」。美國會為防衛台灣而戰嗎?不確定。美國若是不戰,對中國將是很大的地緣政治勝利,對美國是很大的羞辱。那將象徵美國的太平洋帝國及在更多地方的沒落,正如英國失去蘇伊士運河,象徵不列顛帝國在中東及更多地方已告終。其隱含的意義遠超出損失本身。以英國為例,那預示了英鎊不再是儲備貨幣。美國愈明白表示要防禦台灣,一旦戰敗或退卻,羞辱就愈大。那令人擔憂,由於美國一直相當明確地表示要防禦台灣,而天意似乎不久即將帶來直接衝突。美國若戰,我相信為台灣與中國打仗而損失美國人命,在美國將大失民心,美國也很可能戰敗,所以關鍵問題在於,戰事會不會擴大。對此大家都很害怕。但願恐懼那種大戰及它造成的毀滅,就像對相互保證毀滅的恐懼一樣,將防止戰爭發生。

另一方面就我的論點而言,我相信中國有強烈意願,不要與美國發生熱戰,或被迫控制他國(不同於想要盡力擴張,並影響區域內各國)。我知道中國領導班子很清楚熱戰有多可怕,也擔憂不小心陷入其中,像一次大戰那般。只要維持得了合作關係,他們很情願那麼做。我猜測他們會樂於,把世界分為不同的勢力範圍。不過他們仍有「紅線」(可妥協的限度,若越過將導致熱戰),他們也預料將來會有挑戰更大的時刻。例如習主席在2019年新年賀詞中說:「放眼全球,我們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無論國際風雲如何變幻,中國維護國家主權和安全的信心和決心不會變。」

有關在全世界的影響力,美中各有最重視的區域,主要是根據距離遠近(距離最近的國家與區域最受關切),再就是取得基本物資(最在意被切斷重要礦產和科技),以及關切度略低的出口市場。中國人最重視的區域,首先是他們認為屬於中國的地方,其次是與邊界(中國海域)接壤之處及關鍵供應通道(一帶一路各國),或關鍵進口的供應國,第三是其他具經濟或戰略重要性的合作夥伴。

過去數年裡,中國大肆擴展在這些具戰略重要性的國家活動,尤其是一帶一路國家、資源豐富的開發中國家及某些已開發國家。這大大影響到地緣政治關係。這些活動屬經濟性活動,透過增加對標的國的投資(如貸款、購買資產、興建道路和體育館等基礎設施、為該國領導者提供軍事及其他支援等)來進行,美國卻撤回對這些地方的援助。這種經濟全球化範圍之廣,大部分國家必須好好斟酌,允許中國購買其境內資產的政策。

一般而言中國似乎想與大部分非對立國維持從屬關係,但距離中國愈近的國家,中國愈想對它們有更大影響力。大多數國家為因應這些變局,正各以不同的程度在苦思,要與美國還是與中國站在一起,距離最近的國家最需要深思此問題。我與世界各地領導人談論時,一再聽到他們說,有兩項首要考量:經濟與軍事。他們幾乎全都表示,若從經濟考量選擇,他們會選中國,因為中國在經濟上(貿易與資本流通)對他們更重要,但若要按軍事支援做選擇,則美國占優勢,不過關鍵問題是,在他們有需要時,美國是否會給予軍事保護。他們多半懷疑美國會為他們打仗,有些亞太地區的領導人更質疑,美國是否有力量打贏。

中國提供給這些國家的經濟利益很可觀,其作法與美國在二戰後大致雷同,即提供經濟利益給關鍵國家,藉以確保美國想要的關係。不過才幾年以前,美國沒有強大對手,因此美國只要簡單地表達意願,大多數國家會遵從;唯一敵對的勢力是蘇聯(後見之明看來也非多強的對手)及其盟國,還有若干經濟力不能比的開發中國家。過去幾年中國對他國的影響力在擴大,美國的影響力在減退。對多國組織也是一樣,如聯合國、國際貨幣基金(IMF)、世界銀行(World Bank)、世貿組織、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國際法庭(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等,這些多半是在美國開始領導的世界秩序時,由美國創設的。隨著美國退出這些組織,它們的力量減弱,中國卻在其中扮演更重要角色。

未來五至十年,除其他領域的脫鉤,我們也會看到有哪些國家,對這兩大強國選邊站。在金錢及軍力之外,中美如何與他國互動(如何運用軟實力),將影響這些聯盟如何形成。作風及價值觀很重要。比如在川普年代,我聽到世界各地領導人形容兩國領袖都「殘酷」。你較少聽到對拜登總統(Biden)如此評價,可是他國普遍擔憂,若不完全遵從這兩國領導人的意願會受處罰,它們對此厭惡的程度達到寧可轉投另一陣營。觀察這些聯盟將來的態勢很重要,因為如我們所見,有史以來通常都是最強大的國家被個別較弱、但集體力量大的國家聯盟所推翻。

或許該觀察的最值得玩味的是中俄關係。自從1945年世界新秩序開始以來,中、俄、美三國總是有兩國結盟,試圖抵銷或超越第三國的力量。俄中各有很多對方需要的東西(中國需要俄國的天然資源及軍事設備,俄國需要中國的資金)。又由於俄國軍力強盛,它也是很好的軍事盟友。從觀察各國在各種議題上的立場,就可開始看出大勢所趨;比如要不要讓華為進來,是站在美國還是中國那一邊。

除去國際政治風險與機會,中美當然也有很大的國內政治風險與機會。那是因為兩國都有不同派系在爭取政府控制權,其領導團隊也必然會改變,從而產生不同的政策。儘管幾乎難以預料,但不論誰主政,都會面臨目前存在的挑戰,它們正以本書討論的大循環方式逐漸顯現。每位領導人(及這些演變循環中所有其他參與者,包括我們每個人)在這些循環的不同階段上台或下台,他們(及我們)面臨勢必會遭遇的某些可能情況。史上有其他人也曾在過往循環的相同階段上下台,所以我們運用一些推理,研究這些人在類似階段的遭遇及應對之道,將可想像得出有多少可能性,即使並不完整。


資本戰

歷史告訴我們,衝突時最大風險之一,是取用自身金錢/資本的管道被切斷。這可能發生於a)敵對國舉動,b)自作自受的有害行動(如舉債太多,將貨幣貶值等),導致資金來源不願提供。第六章我討論過傳統資本戰的步驟。有些現在正被用到,而且可用得更具威力,所以必須嚴密注意。

資本戰的目標是切斷敵人的資金,因為沒錢=沒力量。

這種戰爭的程度,與衝突的嚴重性相對應。目前稱為「制裁」的資本戰有許多形式,可分為金融、經濟、外交、軍事等幾大類。每一類當中還有許多版本及應用。我不打算深入其中,因為那就離題太遠。
主要該知道的是:

●美國最大的力量來自擁有全球首要儲備貨幣,這賦予美國龐大的購買力,美國因此得以a)印全世界的錢,並在國外廣被接受,b)控制誰拿得到這些錢。
●美國正面臨失去儲備貨幣地位的風險。

美元依舊是世界主要儲備貨幣,因為貿易、全球資金交易、貨幣儲備,使用美元的比其他貨幣多很多。歷史和邏輯顯示,主要儲備貨幣被取代的速度很緩慢,理由與世界主要語言被取代很緩慢一樣,因為已經有太多人用它,它也與體制緊密結合。各種儲備貨幣現有的地位,反映在各國央行持有的數量上。

美元是全球貿易、資本流通、貨幣儲備的主宰貨幣,所以它是全球第一儲備貨幣,這使美國處於令人羡慕的地位,可以印全世界的鈔票,又可以制裁敵人。美國現在有一個制裁軍械庫,那是它用的最多的武器庫。至2019年止,美國實行了八千項針對個人、公司、政府的制裁。透過這些力量,美國可取得所需要的錢,也可藉著阻止金融機構及其他單位與對立國來往,使它們無法取得資金及信用。這些制裁絕非完美或一網打盡,但通常很有效。

美國正面臨失去儲備貨幣主宰地位的風險,原因在於:

在外國人的投資組合,如央行儲備貨幣及主權財富基金中,按照衡量持有儲備貨幣應有的規模的一些標準,以美元計價的債券數量高得離譜。

美國政府及央行以超快速度,增加美元計價的債券及貨幣數量,因此若沒有聯準會把大量美債變為現金,可能很難找到對美債的足夠需求,再者持有美債的財務誘因不具吸引力,因為美國政府支付的名目收益微不足道,實質收益更是負數。

在戰時持有債券,以做為交易媒介或財富保值,不如承平時受歡迎,所以若出現朝向戰爭的舉動,債券(保證可收回法定通貨)及法定通貨的價值,相對於其他東西就會下降。目前這還不成問題,但若戰況趨於激烈,就會成為問題。

中國持有約1兆美元美債是風險,但並非無法管理,因為那只等於(截至2021年5月)約28兆美元未償還債務的4%左右。可是其他國家意識到,對中國採取的行動也可能施加在它們身上,所以中國持有的美元資產,若遭到任何行動,都可能提高其他美元資產持有者,所認定的美債風險,那會減少對美債的需求。目前還沒有這種問題,不過看來快要成為問題。

美元得以做為儲備貨幣,主要有賴於它能在各國間自由兌換,因此若美國將來可能控制美元流通,及/或美國採取的貨幣政策,會為追求本身利益而違反全球利益,那將使各國不再那麼想擁有美元,做為首要儲備貨幣。目前無需顧慮此事,可是一旦有人提出,可能實施外匯管制,那是貨幣循環下一階段常見的情況,這就會成為問題。

受到美國制裁傷害的國家,正設法逃避制裁,或破壞美國實施制裁的力量。以俄、中為例,它們都正遭受美國制裁,也很可能在未來面臨更多制裁,它們正各自及相互合作,發展替代支付體系。中國央行已創立數位貨幣,將可降低中國對美國制裁的曝險。

沒有好的可替代貨幣的原因:

●美元(占各國央行儲備貨幣51%)有趨弱的基本因素,第十一章曾加以說明,在此即不複述。
●歐元(20%)是結構不強的法定通貨,由較小、未協調、財政較弱的多國發行,它們結合在高度分散的貨幣聯盟下,力量有限。由於歐盟(European Union)在財政、經濟、軍事上,頂多是次要強國,購買其貨幣,歐盟央行也可自由印鈔,和以此貨幣計價的債券,並不具有吸引力。
●黃金(12%)是硬貨幣,央行持有它,因為千百年來它一直運作最好,也因為它對其他資產,能有效的分散風險,尤其對法定貨幣而言。1971年以前,黃金是全球貨幣體系的根本,目前它是較不活絡的資產,因為沒有大量以黃金進行的國際貿易及資本交易,也未被用於平衡對外收支。黃金市場的規模也太小,無法以目前價格在財富中占高比例。根據法定貨幣而來的資產(信用資產),若改為根據黃金,那只會發生於放棄法定貨幣制時(歷史顯示有此可能),則將導致金價爆衝。
●日圓(6%)也是非日本人在國際上,不會廣泛使用的法定通貨,它與美元的問題相同,包括負債太多且仍快速增加,以及轉為通貨,所付的利率無吸引力。何況日本僅是中等世界經濟強國,軍力很弱。
●英鎊(5%)是現今不宜持有的法定通貨,其基本因素都相當弱,在衡量一國經濟/地緣政治實力的各項標準上,英國幾乎全都不算強。
●人民幣(2%)是唯一因基本因素,被選為儲備貨幣的法定通貨。中國有很大的潛力。它在全球貿易、全球資本流通、全球GDP的占比,與美國大致相當。中國管理其貨幣已到,對其他貨幣及對產品與服務價格相對穩定的程度,它擁有龐大外匯存底,沒有0利率及實質負利率,也未大舉印鈔,及將大量債務轉為通貨。對中國的投資增加使人民幣走強,因為購買那些投資必須用中國的貨幣。這些是正面因素。負面因素則有:中國內債相當龐大,必須加以重整;人民幣並未廣泛使用於全球貿易及金融交易;中國的清算體系不發達;錢財不允許以人民幣自由流入及流出。

因此沒有具吸引力的全球儲備貨幣與美元競爭。

歷史顯示,每當a)貨幣不受歡迎,b)沒有其他貨幣吸引人去持有,則貨幣幣值依舊會被低估,資金也會找到其他投資標的(如黃金、商品、股票、不動產等等)。因此不需要強勢替代貨幣,來促使某一種貨幣貶值。

情勢會變。就美中在打資本戰而言,中國貨幣及資本市場的發展,對美國有害、對中國有利。只要美國不攻擊中國貨幣及資本市場,不試圖削弱它們,且/或中國也不自傷(改變政策以使那些市場的吸引力降低),那麼中國的貨幣及資本市場很可能迅速發展,而與美國的市場愈來愈競爭。就看美國政策制訂者如何決定,是要變得更激進以設法阻斷這條發展之路,還是接受它,但那可能導致中國相對更強大,更自給自足,更不易遭美國擠壓。雖然中國傷害美元及美國資本市場的力量較弱,強化本身貨幣對它最有利,但它企圖傷害美元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如同我對研究過往循環的說明,資本戰通常會隨循環進展而趨於激烈。拿歷史案例與今日同等情況相對照,譬如以二戰前美日的動作,比較當前美中的動作,在循環前進之際應該會有幫助。

變化中的世界秩序:橋水基金應對國家興衰的原則

( 本文摘自瑞‧達利歐著《變化中的世界秩序:橋水基金應對國家興衰的原則》,商業周刊提供)


延伸閱讀

為什麼有的國家高額舉債卻沒破產?

為什麼貿易順差 生活也不會變富足?

SDGs 超入門(一):全球致力17項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