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犀牛就在眼前 為什麼人們視若無睹?

世界上並沒有真的「灰犀牛」,如果要有的話,它就是我們人性的缺失。所以,趕走「灰犀牛」的過程,其實就是和人性捉迷藏的過程。

上一篇我們分享了一個概念,叫「房間裡的大象」,這一篇我們聊一個相似的概念,叫「灰犀牛」。它們都是指潛在的風險,但是它們還是有不同之處。

「房間裡的大象」人人都看見了,可是出於各種「社會性誤會」和心理需要,大家都不說,是心照不宣的風險。

而「灰犀牛」則是指那些大家都看見了,也都說出口了,有人還在喊,可沒人管,也沒人負責,似乎也不難解決,可就是沒能及時解決的風險。

為什麼叫灰犀牛呢?灰犀牛是陸地上除大象之外的第二大動物,它平時動作緩慢,一般來說,對人畜無害。但你別招惹它,萬一把它惹急了,這麼個兩、三噸重的怪物以每小時五十六公里的速度衝向你,那後果就很嚴重了。

最早使用「灰犀牛」這一概念的是美國學者米歇爾.渥克,他專門寫了本書,就叫《灰犀牛》。

在生活中,經常能看到這樣的現象:一條路,車也走,人也走,就是沒紅綠燈、沒探頭,也沒人管理,交通秩序很亂。大家都說:「這麼下去,非出車禍不可。」也有人向上反映,打個熱線電話什麼的,可就是沒人管。

直到有一天真出了車禍,甚至出了人命,警察來了,紅綠燈、探頭之類也都裝上了。為什麼非要等出了事才有人管?這其實就是典型的「灰犀牛」事件。

在企業界,稍做統計就知道,在倒閉的公司中,九九%以上不是因「黑天鵝」事件而失敗,而是倒於一些常見問題,如管理失誤、產品質量不過關、服務不好等。

這些公司的缺點,每個身在其中的人都心知肚明,甚至公司也是大會小會、大聲疾呼地要解決這些問題,但就是沒有人能解決它。這也是一頭「灰犀牛」。

現象如此,該怎麼應對?那本《灰犀牛》中,提到了應對「灰犀牛」事件的六條原則。

首先,承認危機。其次,確定每個「灰犀牛」事件的輕重緩急,有的放矢。其三,一定要行動,不要只訂計畫。其四,不要浪費危機,要利用危機去改變。其五,要站在順風處,及時發現危機。其六,要有全域觀。這六點解決方案,聽起來都對,但又好像是說:你驕傲了,就謙虛點;你學習退步了,就用功點。全對,但是不解決問題。如果這麼簡單,「灰犀牛」就不是「灰犀牛」了,也不可能有這麼多人栽在它手裡。

從整個人類社會的角度來說,想轟走「灰犀牛」,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因為它的根源還是人性。但是,從個人躲避危險的角度來說,轟走「灰犀牛」,還是會有一些方法的。

我們首先要問一個問題:一頭「灰犀牛」是怎麼逐漸長大的?飛機渦輪機的發明者德國人帕布斯.海恩曾提出過一個海恩法則:每一起嚴重事故的背後,必然有二十九次輕微事故、三百起犯罪未遂以及一千起事故隱患。海恩法則告訴我們:災難不會隨意發生,它是量累積的結果,每次災難必然包含著大量的人為錯誤。

在被「灰犀牛」撞倒之前,我們肯定錯過了上千次預警,為什麼我們都沒有注意到它呢?

比如,有位王牌飛行員,一輩子沒誤過航班。這天早上正趕上有霧,不算太大,能湊合著飛。副駕駛問他:要不我們飛吧?飛行員想:安全第一,現在是早上,等會兒太陽升起了,霧會變小。

半小時後,太陽升起了,可霧反而變大了。飛行員一看,不行,再不飛,機場就關閉了,一生沒誤過航班的光榮記錄就沒了,馬上飛。在跑道上滑行時,霧更重了,飛行員只好加速。恰好前面有輛加油車,按規章,飛機必須停下來。可飛行員一想:停下來再啟動,時間太長,說不準機場真就關閉了。於是他反而加速,想駕機從加油車頭上躍過去,結果撞了個正著,飛機上幾百個人全部喪生。

在這個案例中,王牌飛行員的錯誤是逐步升級的。由於前幾次都選錯了,他的後悔在不斷升級,最終他做出了錯誤的決定。如果你一開始問他:是一輩子不誤航班重要,還是全飛機乘客的生命重要?他當然能答對。可幾次誤判之後,「一輩子不誤航班」就成了不可動搖的前提,使他撞上了「灰犀牛」。

是他不負責嗎?是他不專業嗎?不是,他只是每次都不肯放棄上一次努力的結果而已。

這才是關鍵。

人性深處有一個重大的缺陷,叫「損失厭惡」。就是得到一項利益帶來的快樂,要遠遠小於損失同樣利益帶來的痛苦。這個缺陷有時候會發展到荒唐的地步。

再舉個例子。有研究人員問接受調查者一個問題:假如你得了癌症,有款新藥可以治癒癌症,但是有風險,二○%的服用者可能因此而死,你吃嗎?大多數人會選擇不吃。

但是如果反過來問:假如你得了癌症,有款新藥可治癒八○%的癌症患者,但此外的人會死,你吃嗎?絕大多數人會選擇吃。這兩個問題基本是一樣的,但是得到的答案相反。原因很簡單,在前面的問題中,強調的是失去;在後面的問題中,強調的是獲得。

理解了這一點就會明白,為什麼我們會任由風險累積,放任「灰犀牛」長大。風險在增長的過程中,規避這些風險,會有潛在的收益,但是你別忘了,其實也有損失。

比如,處理風險,總會有麻煩。對現狀非常適應和熟悉了,改變起來,總會不適應。這都是損失。根據那個「損失厭惡」的原理,人類天然無法正確評估損失和收益之間的關係,總是傾向於高估損失、低估收益。

所以,風險總是不可避免地在累積,而擺脫風險的那些明智行動,總是顯得那麼少。

我們生活中會有很多這樣的經驗。比如一個行業、一個單位,明顯在走下坡路,但不是裡面的每一個人都會及時辭職,另謀生路的。他們是明知道大廈將傾,但是總覺得現在辭職有各種捨不得,包含感情的、利益的各種因素,他們會跟你講一大堆。這不就是在等「灰犀牛」撞上自己嗎?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那從個人的角度來說,怎麼趕走「灰犀牛」呢?其實,根據剛才的分析,就是要能跳出收益和損失之間的比較,從置身事外的角度做選擇。舉個例子,假如你看中一件一千元錢的商品,心裡長了草,非常想買。這個時候,你就不能在買和不買之間選擇,因為這是收益和損失之間的比較,你很難理智評估。

你可以假想,假設有一千元錢和這件商品,同時放在我面前,只能選一樣,我會選哪一樣?用置身事外的角度來做決策,就會理智得多。

回到剛才那個辭不辭職的例子也是一樣。正確的思考角度,不是辭職還是不辭職,因為這是收益和損失之間的比較,很難保持理智。你要假設自己現在沒工作,選擇進這家單位,還是在人才市場上再找找其他機會。這麼想,你才能做出真正明智的決定。

總之,世界上並沒有真的「灰犀牛」,如果要有的話,它就是我們人性的缺失。

所以,趕走「灰犀牛」的過程,其實就是和自己的人性捉迷藏的過程。

你的座標有多大,見識就有多高:羅輯思維【商業篇】向世界超一流企業,學習超一流的商業致勝法則!

( 本文摘自羅振宇著《你的座標有多大,見識就有多高:羅輯思維【商業篇】向世界超一流企業,學習超一流的商業致勝法則!》,平安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新時間運用觀 不刻意活在當下

化困難為機會 讓心重生的完美腳本

老闆很完美?小心掉進職場理想化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