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股價好看卻輸了公司未來 你要當刺蝟還是狐狸?

當一隻現實主義的狐狸,但是在現實主義的世界裡,也給理想主義的刺蝟留一份尊重。

有一句話你應該聽說過,著名哲學家以賽亞.柏林說,「刺蝟知道一件大事,狐狸知道許多小事」。這裡提到的刺蝟和狐狸,象徵著兩種不同類型的人。

知道一件大事的刺蝟,它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拿著錘子看什麼都是釘子,以不變應萬變,很亢奮,也很狹隘。要是碰對了,能做很大的事,若是碰錯了,就可能造成很大的災難。

狐狸不一樣,它是現實主義者,它知道許多件小事,它心裡沒有什麼宏大敘事,也不急於找到根本答案,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走一步看一步,根據反饋決定下一步,以萬變應萬變。

這兩種人,我們生活中都遇到過。我們該當哪一種人?如果在一百年前提這個問題,大家大概率會認為刺蝟是好的。在當時的觀念裡,人對這個世界的認識是充分簡潔的。孔子說,「吾道一以貫之」,佛家有所謂的「四法印」,牛頓用簡潔的公式就能解釋龐大的宇宙,愛因斯坦甚至就靠一個招牌公式打天下。

那個時代,有思想的人,就是能夠把複雜的世界抽象成一件事、一個道理、一個公式,那個時代的思想家都有自己的招牌思想,這就是「刺蝟的時代」。

直到今天,還是會有很多人希望能夠把世界抽象到這種程度,要不為什麼那麼多人在談第一性原理,談回到初心?

但是你觀察到沒有,簡單原則,其實得靠複雜的操作才能支撐。簡單原則大多數時候就是個口號,落不了地。

舉個例子。橋水資本創始人瑞.達利歐的《原則》這本書很火。書中提到,瑞.達利歐在他的公司管理中採用「講真話」原則。這個原則要求包括他自己在內的公司員工極端誠實,對人對事有什麼意見一定要當面講出來。聽著挺對吧?我們都想生活在這個世界裡。但是你想,如果有人一直講真話,講到了不顧場合的地步、講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講到了無法說服的地步,那會是什麼情況?我猜想瑞.達利歐遲早也會動用自己的權力,要嘛禁止他講話,要嘛乾脆把人開了。

講真話這個原則,其實不可能徹底貫徹。現實情況是什麼樣呢?原則可以不變,但什麼真話可以講,什麼場合可以講,可以講到什麼地步,什麼時候必須閉嘴,在他們公司裡一定是有一套默認的規則。你如果沒弄懂這套複雜的規則,只掌握一個簡潔的原則,在這家公司是生存不下去的。每個世界的原則背後,都有悖論,都需要我們動用世俗智慧將它補齊。

再比如,有人問神父,我祈禱的時候可以抽菸嗎?神父說,當然不可以。又有一個人問,我抽菸的時候可以祈禱嗎?神父說,當然可以。你看,原則就是一個,人要虔誠地祈禱,看起來很簡單圓滿,但是一旦回到現實世界裡的行動,馬上變成悖論。這就是用刺蝟方式來生活的難題,會出現悖論。

哲學家叔本華說過,每個人都把自己視野的極限當成世界的極限。但凡認識到這一點的人,都不肯當刺蝟。刺蝟只知道一件事,一件事不可能是全世界。我們知道,世界是不確定的,因果鏈條是雜亂糾纏的,社會系統是動態的,我們都不肯像刺蝟一樣,宣布自己知道終極答案。

既然刺蝟不行,當一隻「知道很多小事」的、現實主義的狐狸好不好呢?狐狸的生活方式,其實就是我們經常講的「多元思維模型」。

狐狸怎麼行動呢?他們根據世界給他們的反饋行動。網路時代,我們都知道這樣做的好處,所謂「小步快跑,快速迭代」,這都總結成方法論了。

狐狸不要高興得太早,狐狸從反饋中學習,但是反饋中可能會有陷阱。

先來看看狐狸是怎麼接受反饋的。這不是說動物狐狸,是說我們這些在網路的高速反饋中訓練出來的一代人。

我們接受世界反饋的來源主要有三種:第一種反饋,是得失,贏就繼續,輸就變化;第二種反饋,是榜樣,跟榜樣一樣就繼續,不一樣就變化;第三種反饋,是環境,適應就存活,不適應就淘汰。根據這三種反饋學習,本質都是適應性學習。

但是請注意,這裡面有陷阱。

所有的適應性學習,都是短視的。不論給反饋的是成敗、榜樣還是環境,都只能給你局部的和當下的反饋,你根據這個做出來的調整,當然也就是局部的和短暫的。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上市公司。上市公司的管理者,為了股價好看,逼得自己每一年,甚至是每個季度都要保持利潤增長,結果反而沒有長期增長的新引擎,每一步都很滿足,最後卻落得沒有未來。

在美國資本市場上就有這樣的惡性操作,趁股價不好的時候收購公司,拚命地縮減成本,比如大量解雇員工,把利潤做好看,股價上漲,再賣出去。但是減成本有可能損傷公司的長期競爭力,公司就完了。這就是利用短期反饋做的惡性收割。

這是很悲慘的一種路徑。

有這樣一種人,他贏了每一局比賽,最終還是輸了。

原理很簡單,如果每一局都贏,每一個短期都得分,就意味著你變得越來越適應現在這個環境,獲得了越來越多的穩定,到最後喪失了創造力,整個環境都被你的行動策略撐滿,環境都被你所用。如果環境不變,你就是王。但要命的是這個時代,環境不僅在變,而且越變越快,一旦發生劇變,用什麼去對付變化?

最典型的例子是當年的日本,從明治維新到甲午戰爭、到日俄戰爭、到抗日戰爭,他們打贏了每一仗,但是,等他們把自己的環境撐滿,再往前走一步,珍珠港偷襲,惹翻了美國人,環境就發生了巨變,接下來就是毀滅性的災難。日本是贏得了每一個戰術勝利,終於一步步地把自己帶進了一個戰略陷阱。

這就是狐狸的問題,不要以為現實世界就可以獲得現實的勝利。

問題來了,當刺蝟不行,當狐狸也不行,怎麼才行?當狐狸,但是同時搭刺蝟的便車。第一,我們自己要是一隻狐狸、一個現實主義者,敏銳地感知環境的反饋,不斷地調整自己,不斷地使用新工具。第二,對這個世界上的刺蝟好一點。刺蝟本身的下場也許會很慘,但是他們有一項獨特的本事,是著眼於長期,總是會給我們發來長期主義的訊號,這是現實主義的狐狸世界裡最稀缺的東西。第三,看好、警惕那些刺蝟,聽他們說的話,但是小心他們把你帶到溝裡去。

總結成一句話就是,當一隻現實主義的狐狸,但是在現實主義的世界裡,也給理想主義的刺蝟留一份尊重,留一個有邊界的位置。

你要當刺蝟,還是狐狸?:羅輯思維【認知篇】一知半解的知識,有時可能比想像的更重要!

( 本文摘自羅振宇著《你要當刺蝟,還是狐狸?:羅輯思維【認知篇】一知半解的知識,有時可能比想像的更重要!》,平安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離婚 也許是另一段好關係的開始

化困難為機會 讓心重生的完美腳本

老闆很完美?小心掉進職場理想化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