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利的貨幣系統 問題出在哪裡?

債務免除只是一次性的解決方案,它並未真正觸及問題的根源。我們需要處理一個更深的議題。

我們的經濟充滿債務,因為它靠一個本身是債務的金融系統運作。當你走進一家銀行申請貸款,可能以為銀行借你的錢來自它的儲備,收集了其他人的存款,存放在某處地下金庫。但這不是它的運作方式。銀行只需儲備大約十%它們借出去的錢,甚至更少。這叫做「部分準備金制度」。換句話說,銀行借出去的錢比它們實際擁有的多十倍。如果不是實際存在的話,那額外的錢從哪裡來?當銀行把借給你的錢存入你的帳戶時,它們憑空創造出那筆錢。它們真正把不存在的錢貸成存在。

目前在經濟體流通的錢超過九十%是用這個方式創造出來的。換言之,幾乎每一塊經過我們之手的錢代表某人的債。這筆債必須連本帶利償還─需要更多工作、更多開採和更多生產。這件事想起來不可思議,它表示銀行實際上出售一個它們不花一文憑空變出來的產品(錢),然後要求人們去真實世界開採和生產真實價值來買那個產品。它違反常識到匪夷所思的地步。人們很難相信它可能是事實。誠如亨利.福特(Henry Ford)在一九三○年代所言:「這個國家的人民不知道或不瞭解我們的銀行和貨幣系統,這也許是好事,因為如果他們知道,我相信明天天亮以前就會爆發革命。」

但問題來了,銀行給所有它們的放款創造本金,但它們沒有創造付利息的錢。赤字總是存在,稀缺總是存在。這個稀缺性造成激烈競爭,強迫人人拚命找錢還債,還借更多錢。

如果你看過大風吹遊戲就知道怎麼回事。每一輪遊戲擴大了椅子的稀缺性,玩家必須你爭我奪地搶剩下來的少數幾張椅子。場面混亂。現在想像我們提高賭注,輸家不再只是被踢出遊戲,而是失去你的房子,你的孩子挨餓,你沒錢看病。想想這樣的遊戲是什麼模樣,想想人們為了搶一張椅子會採取什麼鋌而走險的手段,你就對我們的經濟如何運作有大致瞭解了。粗心大意地觀察資本主義社會的人可能斷定,和許多經濟學家一樣,惡性競爭、極大化和自私自利的行為是人類固有天性。但真的是人類天性使我們如此表現嗎?或它只是遊戲規則?

過去十年生態經濟學家已做出結論,基於複利的貨幣系統,不符合在一個微妙平衡的生命星球上維持生命。至於如何解決問題,有幾個點子在討論中。一個團體主張,我們只需把現行複利制度,即債務呈指數成長,改成簡單的利息制度,即債務只會線性成長,每年增加同樣數目。長期下來會大幅降低整體債務水準,使我們的貨幣系統回到與生態相符,並允許我們轉換到後成長經濟,而不會引起金融危機。

第二個團體主張我們需要更進一步,完全廢除基於債務的貨幣。與其讓商業銀行創造信用貨幣,不如由國家來創造它,免於債務,然後把錢花在經濟體,而不是借給經濟體。創造貨幣的責任可以交給一個民主、問責和透明的獨立機構,令其平衡人類福祉與生態穩定。當然,銀行仍然可以放款,但必須以一○○%的準備金做擔保,貸一塊錢儲備一塊錢。

這不是一個偏激的概念。它最早由芝加哥大學的經濟學家在一九三○年代提出,做為一個解決大蕭條時期債務危機的辦法。二○一二年,當一些進步派國際貨幣基金經濟學家提倡以此方法減少債務並使全球經濟更穩定,它再度成為頭條新聞。在英國,一個叫做正向貨幣(Positive Money)的社運團體圍繞這個概念發起運動,現在這個概念被視為另一個可能步驟,以邁向更符合生態的經濟制度。這個方法強大之處不只在於減少債務,而是做為一個公共貨幣系統,它允許我們直接撥款給全民醫療保健、工作保障、生態復育和能源轉型之類的

事情,不必為了創造收入而追逐GDP成長。

少即是多:棄成長如何拯救世界

( 本文摘自傑森.希克爾著《少即是多:棄成長如何拯救世界》,三采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氣候行動刻不容緩 地球的馬歇爾計畫

1.5°C救地球 現在就要採取行動

Covid-19疫苗全球競賽 贏者全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