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聯準會如此畏懼通貨緊縮?

現代金融理論是一個知識界的恥辱,它讚揚國家的強制力量,輕視貨幣體系運作信心的重要性。貨幣政策會失敗是因為它忽視流通速度的行為根源,依賴貨幣創造而不了解為什麼即便大量提供貨幣人們也會拒絕花錢。財政政策失敗是因為債務已高到市民的行為已適應一個違約、通貨膨脹和高稅率是唯一出路的世界,這三條路有一個共通的因素─它們預示更多儲蓄和更少支出是為經濟終局的準備。在這三艘沉船上面飄著通貨緊縮的幽靈。

新經濟大蕭條將製造出強力和持久的通貨緊縮,是一個比起其他任何經濟影響,美國財政部和聯準會都更為畏懼的後果。通貨緊縮最可怕的是因為它讓債務負擔更惡化,然而它卻是自我實現的流動性陷阱最可能的後果。

通貨緊縮意味產品和服務的價格水準下跌。低物價即使在薪資為常數時也可帶來較高的生活水準,因為消費者產品的價格降低。由於科技進步和生產力提升會使若干產品的價格長期下跌,這似乎是個好結果。那麼,為什麼聯準會如此畏懼通貨緊縮,以致於訴諸不同尋常的政策措施想造成通貨膨脹?這個恐懼有三個原因。

第一是通貨緊縮衝擊政府債務。債務的實質價值可能因通貨膨脹或通貨緊縮而波動,但債務的名目價值是由合約訂定的。如果一個人借一百萬美元,不管一百萬美元的實質價值因通貨緊縮或通貨膨脹而增加或減少,他都必須償付一百萬美元加利息。美國債務已高到沒有可行的實質成長或稅的組合能用來償付債務的實質金額。如果聯準會可以製造通貨膨脹─開始時慢慢地製造以帶來貨幣幻覺,然後加快速度─債務將可受到控制,因為可以用價值較低的名目美元償付。在通貨緊縮中,情況剛好相反:債務的實質價值增加,讓償債變得困難。

通貨緊縮的第二個問題是它對債務佔GDP比率的衝擊。這個比率是債務的名目金額除以GDP名目金額,債務的名目金額會持續增加,因為持續的預算赤字需要新融資和相關的利息支付。在債務佔GDP比率上,當債務分子擴大和GDP分母萎縮(正如今日的情況),這項比率將升高。債務佔GDP比率飆升的衝擊是信心喪失、利率升高、赤字因為利率升高而惡化,以及最後透過未履行支付或通貨膨脹而直接債務違約。

通貨緊縮的第三個問題是銀行體系的健康和系統性風險。通貨緊縮升高貨幣實質價值,並因此增加債權人對債務人要求償付金額的實質價值。這對債權人似乎比對債務人更有利,而且初期確實如此。但隨著通貨緊縮持續,債務的負擔變得太大,債務人因而違約。這讓放款銀行也蒙受損失。政府偏好通貨膨脹,因為它讓債務人得以繼續償債,進而支撐了銀行體系。

總而言之,聯準會偏好通貨膨脹,因為它可削減政府債務,降低債務佔GDP比率和支撐銀行。通貨緊縮可能對消費者和受薪者有利,但它傷害財政部和銀行,而且它完全與聯準會的偏好相反。從聯準會的觀點來看,協助經濟和降低失業率是推升通貨膨脹的附帶產物。通貨緊縮的這些影響使得政府必須有通貨膨脹,而聯準會必須促成它。諷刺的是聯準會不知道該怎麼做。

新經濟大蕭條的特性將是嚴重的通貨緊縮,至少初期是如此。這種通貨緊縮將是儲蓄大幅增加、支出減少和貨幣流通速度下降的結果。低物價將招致更多儲蓄,而儲蓄將招致更低的物價,周而復始,形成典型的流動性陷阱和惡性通貨緊縮。失去工作的勞工、關門的企業,和其他擔心將是下個受害者的勞工和企業,將沒有心情借款或支出。通貨緊縮將是最終打敗寬鬆貨幣和鉅額赤字的巨石。在打敗通貨緊縮之前,聯準會和國會都無法達成它們的刺激目標,通貨緊縮是一個它們從一九三○年代以來未曾見過的凶險敵人。

打造財富方舟:疫情衝擊後的世界經濟脈動全面解析,把握關鍵機遇,你就是贏家!

( 本文摘自詹姆斯.瑞卡茲著《打造財富方舟:疫情衝擊後的世界經濟脈動全面解析,把握關鍵機遇,你就是贏家!》,聯經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新冠疫情下誕生的C 世代

元宇宙的七大核心要素

事實真是如此嗎?拆解人們對電動車的八大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