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約該如何反制俄國?強化核武與傳統武力

美國、北約與其他國家在對抗俄國分化離間的同時還得謹記:不要低估俄國傳統軍事與核子戰力的危險。由於底氣越來越強的克里姆林宮可能誤判情勢,莽撞採取引發災難性軍事對抗的行動,北約的傳統與核子武力仍是嚇阻侵略的主要力量。

基於這個理由,北約會員國應該履行2014年威爾斯高峰會的承諾,將GDP的2%投入國防。由於大國競爭已經成為歷史陳跡的迷思,歐洲軍事力量在冷戰結束後持續萎縮。一心想瓦解這個聯盟的普丁,可能認為北約盟國欠缺決戰意志,而在波羅的海或其他地方製造危機。他可能刻意找一個會員國下手,挑起北約憲章第五條(根據這條規定,「對歐洲或北美的一個或多個會員國的武裝攻擊,應被視為對所有會員國的攻擊」)的爭議,然後企圖說服其他會員國坐視不顧。果真如此將重創大家對北約的信心。

美國與其北約盟友還必須研發、布署戰力,以對抗俄國的新核武等顛覆性軍事科技。俄國為拉近先進軍事科技差距,已經在電子戰、分層空防等幾項顛覆性戰力上將美國與北約拋在後面。重要的傳統戰力包括飛彈防禦、長程精準射擊與對抗無人機的空防等等。為維護在歐洲的嚇阻力量,讓俄國人知道肆意擴張只會為各方帶來慘重後果,美國不得不退出1988年的「中程核子武力條約」。

如果俄國與其他國家(例如中國)同意談判限制或廢除中程核武,例如1988年的中程核武條約,或2010年4月簽的「新START」(START I的後繼條約,同意將戰略核子飛彈發射器數目減半,並建立監督與查證機制),美國仍然應該隨時做好談判準備,以限制這種世上最具毀滅性武器的質量規模。在投資未來軍事系統的過程中,美國與北約應該將俄國的反制措施時刻牢記於心,避免複雜、昂貴的系統,轉而設計簡單、廉價的系統,以免一旦遭到反制損失慘重。

為反制普丁的伎倆,美國與盟國應該結合行動、計畫與能力讓俄國知道它無法得逞──也就是說,讓克里姆林宮相信它不能透過侵略手段、使用軍力或核子勒索達到目標。不過,如果俄國繼續侵略、擴張,美國與志同道合的國家應該做好準備,針對克里姆林宮的許多弱點展開反擊。這些弱點包括普丁與「權力集團」個人經不起公共審視,俄國人民要求治理發言權的呼聲不斷高張,貪腐造成經濟不勝負荷,以及人口定時炸彈等等。

全球戰場:美國如何擺脫戰略自戀,面對全球七大安全挑戰?

( 本文赫伯特.麥馬斯特著《全球戰場:美國如何擺脫戰略自戀,面對全球七大安全挑戰?》,八旗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一中」各表?美國一中政策的重要元素

《中美爭鋒》選摘(一):臺灣 美中關係的分歧點

《中美爭鋒》選摘(二):軍事領域 由美國持續掌控的無聲競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