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兩黨惡鬥 讓克林姆林宮有機可乘

面對俄羅斯結合散播假訊息、矢口否認、經濟勒索與顛覆性科技發起的攻勢,美國與歐洲顯得手忙腳亂。他們的反應不僅緩慢、不當,而且往往正中那些煽動、顛覆者的下懷。費歐娜.希爾博士11 月21日在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作證指出,「這些外來勢力極力分化、挑撥我們,削弱我們的體制,摧毀美國人民對我們民主的信心,但為了兩黨惡鬥疲於奔命的我們早已精疲力竭,無力對抗。」

當我們考慮怎麼做最能反制俄國的侵略時,希爾這項警告是最好的出發點。普丁想製造分裂;美國人與歐洲人不應該自我分裂。普丁運用假訊息;美國人與歐洲人應該重建值得信賴的資訊來源。普丁玩弄經濟勒索;美國人、歐洲人與其他志同道合的人民應該進一步彼此互信互賴。普丁用顛覆性科技彌補俄國的弱點;美國人與歐洲人應該進行反制,維護他們的相當競爭優勢。美國與歐洲國家應該充滿信心。

當我在日內瓦會見帕特魯舍夫時,他那種恐懼與自尊受傷夾雜的表情一覽無遺。他顯得很強硬,但那是一種因極度失望──眼見他終生捍衛的系統崩潰──而產生的強硬。共產黨把平等主義掛在嘴邊卻極盡不公能事;蘇聯強調的工人社會正義概念是一場騙局;史達林統治下的蘇聯在二戰期間與戰後殺了六百萬本國人民,將另一百萬人關進奴工營,讓許多人死在裡面:蘇聯已經從根腐爛,但帕特魯舍夫生在這種系統,早已習以為常。

眼見他努力維護的貪腐系統崩潰,帕特魯舍夫的憤怒與失望之情溢於言表。自2000年起,他與普丁聯手再造那個系統,但不完全是重建而已。他、普丁與「權力集團」拋開一切平等主義陳腔濫調,高舉民族主義與俄羅斯祖國榮光大旗。他們貪得無厭─普丁與帕特魯舍夫的個人財富都高踞這個貪腐系統之首。把失敗歸咎美國已經成為他們的慣用伎倆,為轉移俄國人民矚目的焦點,他們得與美國與歐洲對抗。這一切都顯得如此順理成章。就像在冷戰期間一樣,也以對抗來自西方的威脅為由為他們自己、為他們的系統找理由。

由於克里姆林宮的基本動機不大可能改變,在普丁主政期間,美國與志同道合的盟友夥伴必須對抗普丁的招數─特別是假訊息、矢口否認混淆視聽、經濟勒索與運用顛覆性科技等毒招尤其值得注意。由於克里姆林宮意在從內部對美國與歐洲進行分化,想擊敗普丁就得具備戰略能力,需要協同努力以恢復民眾對民主原則、體制,以及程序的信心。

在普丁的侵略行為與帕特魯舍夫的強硬作風下,掩蓋著俄國的軟弱以及相對於歐美每況愈下的國力。在2019年,俄國國民生產毛額僅與美國的德州相當,比義大利還差。在俄國兼併克里米亞、入侵烏克蘭之後,北約盟國終於增加國防開支。不計美國,北約的2019年總預算達2990億美元,比俄國的2018年預算614億高出甚多。單只美國一國的2019年國防預算就高達6850億美元,比俄國大11 倍。但儘管歐美享有這麼大的相對優勢,想對抗普丁還得動員這些優勢、補強弱點、不讓克里姆林宮有機可乘才行。

全球戰場:美國如何擺脫戰略自戀,面對全球七大安全挑戰?

( 本文赫伯特.麥馬斯特著《全球戰場:美國如何擺脫戰略自戀,面對全球七大安全挑戰?》,八旗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一中」各表?美國一中政策的重要元素

《中美爭鋒》選摘(一):臺灣 美中關係的分歧點

《中美爭鋒》選摘(二):軍事領域 由美國持續掌控的無聲競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