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儀式的力量》運用工作的暫離 發掘美好

儘管安息日要求我們把日常的工具放到一旁,卻不是為了減少我們的活動,而是正好相反。當我們對手邊的工作和效率按下「暫停」按鈕,並留下一段玩樂時間時,可以認識更多的自己。

傳統上,安息日是享樂與滿足的時間。在安息期間,美味的食物、高品質的陪伴,甚至性行為都有戒律規定(猶太教徒的宗教責任)!就因為安息日如此美好,猶太人傳統上會遵守二十五小時,而非一天二十四小時─因為他們太喜歡這段休息的時間,以至於希望多延長一小時。在習慣上,安息日是被視為皇后或新娘看待的─家裡會打掃乾淨、家中的每個成員會打扮成最體面的樣子。受到這個傳統的啟發,我喜歡假裝暫離日是要去參加一場皇室婚禮,我很幸運能夠受邀,也會盡全力去享受它!如果你正在探索暫離日的做法,我想邀請你去發現,你可以如何創造某些儀式,以幫助你進入暫離日、解放自己的創意或是玩樂精神!

暫離的時間可以比一天還長,當然也可以跟其他人一起進行。《我們如何聚在一起》研究的其中一個個案是「關機營」(Camp Grounded),這是個創立於二○一三年,專為成人存在的夏令營。它是這樣形容自己的:

想像有一個地方能讓成年人完全釋放,變得非常、非常奇怪,會不受控制的大笑、在吃飯時唱歌、熬夜彼此分享祕密,直到在帳篷裡睡著⋯⋯卻只隔幾個小時就又醒來⋯⋯享受日出SUP或晨間瑜伽、各種手工藝和才藝,還有愚蠢的比賽。他們會穿上滑稽的服裝、大肆跳舞、在才藝表演上大秀身手、用暱稱稱呼彼此,而且非常、超級認真的玩樂。這一切都沒有涉及任何毒品或酒精,他們也不會發IG或是在線上更新自己的狀態,而且沒有人會談論他們的工作。一切都很超現實又驚人。

「關機營」由李維.菲利克斯(Levi Felix)創辦,參考了安息日的原則,並根據這些規則創造了為期一週的體驗,讓這些來參加夏令營的人,遠離科技和工作上的身分,重新和自己與生俱來的創造力相連。他們可以畫畫和唱歌、笑著做蠢事、可以坐在營火旁寫手寫信。菲利克斯是在一場嚴重的精神恐慌後,決定創辦這個營隊的,那場恐慌中斷了他每週八十小時的工作安排,以及他對職涯的完全專注力。這件事提醒了他,要為他真正在乎的事情努力。不幸的是,見證「關機營」創造的魔力才短短四年,他就死於腦瘤。但他留下的精神卻深深影響著這些人:「對許多人來說,他就像是催化劑,讓人們可以碰觸自己並激發充滿意義的對話。」其中一位朋友安德魯.霍恩表示。

對我來說,夏令營一直都很呼應安息日的精髓。我十一歲那年,剛到一個荷蘭的鄉下火車站,來接我的是穿著可笑服裝的營隊領隊,他會騎著腳踏車在陪我們抵達營地邊緣。在那裡,他們帶領我們跳起了康加舞,我們宛如搭上太空船般,一同穿越了時空。所有人的錶全都被調快兩小時(這樣那天就可以早點享受營火),而且只有在進到「營隊時區」之後,我們才能走到自己的帳篷和營火爐旁等待。不需要史詩般的建築或是遙遠的旅程,透過一個小小的儀式和大量的熱忱,我們就能踏進完全不同的現實世界。雖然營隊規則和精神不可能永遠存在生活之中,但每當我們準備好的時候,總能幫助我們回到甜蜜的享樂和歡笑時光。這正是赫舍爾把安息日稱為「時間裡的皇宮」的意思。你可以想像一座美麗大教堂,我們會帶著同樣的敬畏與啟發走進它。確實,跨入安息日的領域,就意味著與神聖現實相遇。無論我們在哪裡,不需要有實體的廟宇或教堂,或甚至是美麗的森林。這正是神聖時間的美妙之處:它可以遍及所有地方,無論我們在哪裡,都可以輕易取得。

這正是工作暫離日的美好之處:其實暫離日是為了探索你自己。如果你跟我一樣,就會在夏令營裡學到,在製作工藝品方面你其實沒有那麼糟。也許透過暫離日,你會發現自己很喜歡彈奏樂器─要不是你挪出一段時間,讓自己休息不接觸任何其他事物,你可能永遠都不會發現這點。當然,學習新技巧或是精通某件事並不是暫離日的目標,你不需要、事實上也不應該為了目的而玩樂。嗜好絕對不必發展成為忙碌的奔波!留給玩樂空間的重點在於:明白什麼事情能夠喚醒你內心的快樂,並為這些特別的事情騰出時間。

個人儀式的力量:用微小而深刻的奇蹟習慣,在混亂中安頓身心

( 本文摘自卡士柏.特奎勒著《個人儀式的力量:用微小而深刻的奇蹟習慣,在混亂中安頓身心》,采實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1月1日 擁抱生命中的各種可能性

在腋下夾兩顆西瓜是行不通的!希臘諺語的生活智慧

記憶愈來愈差嗎?七個簡單方法 留下重要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