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本來就有膨脹的傾向?

政府本來就有膨脹的傾向。這個說法會嚇到一些人:那些習慣將政府視為一個委員會,一個熱心管理整個國家福利的委員會的人。不過,我仍然認為這樣的說法是真的。理由很明顯。就像我之前已提過的,在市場上要取得貨幣,必須先生產商品或勞務,然後以這些商品去交易買入貨幣。但是,還有一個方法可以取得貨幣——不用生產創造,就自己創造貨幣——那就是偽造貨幣(counterfeiting)。

創造貨幣和生產商品比起來,成本低得多,因此政府靠著愈來愈嚴密的貨幣創造獨占權,有了一個簡單的途徑,可以用來圖利自己的成員和所偏好的支持者。和租稅手段相比,這是更誘人且比較不會引起騷動的路線;租稅手段可能會遭到公開的反對。相反地,創造貨幣對那些創造的人和最先拿到的人,有公開且明顯的好處;而加在社會其他人身上的損失,則能躲過外行觀察者的視線。政府的這個傾向,會使政府排除所有由經濟學家及財經作家提出的發行及穩定紙鈔供給的所有計畫。

當國家仍是金幣本位(specie standard,譯註:盛行於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初的資本主義國家)時,銀行券(bank notes)及政府紙鈔是可以兌換金幣的。它們是貨幣的替代品,本質上是黃金的「倉單」(warehouse receipts,倉庫提貨單),可以應要求以票面金額拿回黃金。然而,很快地,倉單的發行額就會超過百分之百的黃金準備。政府又不斷地盡力宣導、鼓勵及擴大流通銀行及政府的紙幣,勸阻人民使用黃金。每一家銀行在創造貨幣上都有兩個監督機制:非客戶(指的是其他銀行的客戶,或是希望使用本位貨幣的客戶)要求兌換金幣的權利;以及當客戶對銀行喪失信心時,可能會引發「擠兌」。這些限制在「自由銀行體系」中是很嚴謹的,然而政府不斷運作以放寬這些限制。在「自由銀行體系」中,銀行可以自由從事想做的事,只要他們能夠即時兌現,負起支付金幣的義務。但是政府創造了一個中央銀行(central bank)來擴大整個國家的限制,允許所有的銀行,在政府的指導之下,一起膨脹通貨。他們嘗試向銀行擔保,政府不會讓銀行倒閉,使用的方式有:創造一個方便的教條,例如中央銀行是「最後貸款者」(lender of last resort)或銀行的儲備;或是像在美國,就很簡單地「中止支付金幣」,也就是在銀行拒絕兌現支付金幣的契約義務時,允許銀行繼續營運。

另一個政府使用了許多年的手段是,說服大眾在日常交易時不要使用黃金;它還嘲笑這樣的做法是落伍的,不適合現代的世界。不信任銀行的鄉巴佬變成大家嘲弄的對象。用這樣的方法,黃金就愈來愈被鎖在銀行裏面,只用於非常大額的交易;使得大蕭條期間要脫離黃金本位制就容易許多,因為那時大眾被說服,只有少數自私、反社會及不愛國的黃金囤積者會受到傷害。事實上,早在「1819年大恐慌」(the Panic of 1819)時代就流傳一個觀念:想要將銀行券兌現回金幣(也就是贖回自己的財產)的人,是想要搞垮銀行和整個經濟的破壞份子。因此,到了1930年代,很容易就能指控儲藏黃金的人是叛國賊。

因此,靠著設立中央銀行、中止金幣支付、鼓勵大眾在日常交易時從使用黃金轉而使用紙鈔或銀行存款,政府以這些方式建構了通貨膨脹,也就是替代貨幣與黃金存量相比,比率更為擴大(也就是,黃金的贖回請求權債務相對於黃金存量,比率大為增加)。簡而言之,到了1930年代,發生第一次嚴重衰退或是銀行擠兌潮時,黃金本位——一個岌岌可危的黃金基礎支撐著不斷擴大的貨幣請求權——已經準備要崩潰了。

貨幣簡史:你不能不知道的通膨真相

( 本文摘自莫瑞‧羅斯巴德著《貨幣簡史:你不能不知道的通膨真相》,經濟新潮社提供)


延伸閱讀

事實真是如此嗎?拆解人們對電動車的八大質疑

自駕車上路的終極道德問題

臉書平台清潔大軍 內容審核員判斷是否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