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死薪水的最慘!通膨好比賽跑 看誰最先拿到新錢

為了估算通膨的經濟效應,讓我們看看一旦一群專門偽造貨幣的人開始行動時,會發生些什麼事。

假設經濟體的黃金供給量為一萬盎司,狡詐的偽造者在沒人發覺的情況下,又多「灌」了兩千盎司,後果會怎樣呢?首先,偽造者拿著新創造的錢買財貨和勞務,從而獲利。《紐約客》(New Yorker)雜誌的漫畫裏有一段知名對話,漫畫中一群偽造者對這伎倆做出嚴肅的省思:「零售消費將獲得一劑強心針。」一點也不錯,地方性消費的確獲得一劑強心針。新錢按部就班地在整個經濟體系發揮作用,隨著新錢散播出去而拉抬物價,只會稀釋每一塊錢的效能。但稀釋作用需要時間而且並不公平,在此同時,有些人獲益,有些人倒楣。簡單來說,偽造者和當地的零售業者是先發現到收入增加,而後才感覺物價上漲。但是另一方面,處在經濟體中偏遠地帶的人尚未收到這些新錢,於是在收入還沒增加前,就已嚐到物價上漲的苦果。舉例來說,身在國家彼端的零售業者將蒙受損失,最先收到新錢的獲得最大利益,被犧牲的卻是那些最後才收到錢的人。

因此,通貨膨脹通常無法造福社會,反而以「對先來者有利」的方式進行財富重分配,而犧牲了這場賽跑中的落後者。事實上,通膨好比賽跑,看誰最先拿到新錢。慘遭損失的後知後覺者,通常又叫「領死薪水的一群」,舉凡神職人員、教師、受薪階級等,顯然比其他人晚取得新錢,受害最大的會是仰賴固定金額合約的人,而且這些合約是在價格因通膨而上漲前就訂定的人壽保險受益人和領年金者、靠養老金過活的退休人士、簽下長期租約的地主、債券持有人和其他債權人,以及持有現金的人,都將受到通膨的首當其衝,成為被「課稅」的一群。

通膨還有其他災難性的效果,它扭曲了經濟體制的基本原理:商業計算。既然價格變動的幅度和速度不一,企業便難以區分漲價究竟是長期或短期的,從而估算消費者的真正需求或自己的營運成本。比如說,會計實務上會把企業購置資產的金額當作「成本」,但在通膨的攪局下,當資產耗用完畢時的替換成本將遠高於帳面的成本,結果通膨時期的商業會計將嚴重高估獲利——甚至可能因此而增資,其實那會消耗資本。同樣地,股東和不動產持有者在通膨時取得的資本利得,其實根本不是「利得」,但是他們可能會把部分的錢花掉,還渾然不知自己蝕了老本。

通膨藉由虛幻的利潤並扭曲經濟計算,使得自由市場原有的對無效率的懲罰和對有效率公司的獎勵都將延遲,而幾乎每家公司都看似一片榮景。「賣方市場」的氛圍將導致財貨勞務的品質下降,因為當漲價是以品質打折的形式發生時,來自消費者的抗拒會比較小。

通膨時工作品質下降,是基於一個更微妙的理由:人們沉迷於「一夕致富」,這在物價高漲的年代似乎唾手可得,因此往往不屑腳踏實地。通膨也懲罰節儉並鼓勵舉債,因為無論借多少錢,還款時的貨幣一定比當初借來時的購買力更低,因此誘因是先借錢後還款,而不是省下錢來借給別人。通貨膨脹在創造「繁榮」的閃亮氛圍中,降低了人民的生活水準。

幸運的是,通膨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因為到頭來人們會對這種「變相課稅」幡然醒悟,因貨幣購買力的持續縮水而覺醒。

首先,當物價上漲時,人們會說:「這不是正常現象,一定是某種緊急狀況下的產物,那我就晚點買,等價格回跌再說。」在通膨的第一階段,這是一般人的態度,這想法使物價上漲趨緩,並隱藏進一步通膨的事實,因為貨幣需求因此而增加了。但隨著通膨的進行,人們開始領悟到價格因不斷通膨而不斷攀升,這時人們會說:「雖然價格很『貴』,但我現在就要買了,再等下去的話,價格恐怕要進一步升高。」結果對貨幣的需求會降低,而物價上漲的比例還高於貨幣供給的上升。在這時點上,政府往往被要求紓解因物價加速上漲而導致的貨幣短缺,結果使通膨雪上加霜。不久,國家到了「瀕臨崩潰的繁榮」階段,這時人們會說:「我現在一定要買點東西——只要能甩掉手中不斷貶值的貨幣,管它買什麼都行。」貨幣供給衝上天,需求跌落谷底,物價迭創新高。生產量急遽下降,人們花更多時間設法把錢脫手。貨幣制度幾近崩盤,只要有辦法,經濟體將轉向他種貨幣——他種金屬、外國通貨,如果這是一國之內的通膨的話。或甚至回到以物易物的狀況。通膨衝擊下的貨幣制度已然垮台。

這種惡性通貨膨脹(hyper-inflation)的狀況,在歷史上並不陌生,法國大革命的「交付券」(assignats,譯註:法國大革命時期,革命政府為償付徵收土地的地價而發行的紙幣)、美國革命時期的「大陸幣」(Continentals),尤其是1923年的日耳曼危機,還有二次大戰後的中國及其他國家的貨幣都是。

針對通膨的最後一項指控是,每當新發行的貨幣首先被用作企業貸款時,通膨就會引起可怕的「景氣循環」(business cycle)。這個幾世代以來無人察覺的寂靜卻致命的程序,以如下方式運作:銀行體系在政府的庇護下發行新貨幣,然後借錢給企業。對生意人來說,這筆新的資金似乎是如假包換的投資,但這些錢卻不像自由市場的投資,並非來自於自發性的儲蓄。商人將這些新貨幣投資在各種計畫上,並給予工人較高工資,或是以更高的代價取得其他生產要素。隨著新貨幣滲透到整個經濟體中,人們傾向於重新調整原來自發性的消費/儲蓄的比率。簡單地說,如果人們希望將兩成左右的所得拿來儲蓄與投資,把剩下的用來消費,則銀行借給企業的新貨幣,首先將使得儲蓄率看似比以前高。當新貨幣流入大眾時,它重建舊有的80/20比,而現在的許多投資顯然都是不經濟的。將膨脹榮景下的不經濟投資加以清算,即構成了景氣循環的蕭條(depression)階段。

貨幣簡史:你不能不知道的通膨真相

( 本文摘自莫瑞‧羅斯巴德著《貨幣簡史:你不能不知道的通膨真相》,經濟新潮社提供)


延伸閱讀

事實真是如此嗎?拆解人們對電動車的八大質疑

自駕車上路的終極道德問題

臉書平台清潔大軍 內容審核員判斷是否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