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經濟學》現在這個世界需要什麼樣的領導風格?

領導力是要讓事情變得更好,所以要從人開始。想辦法讓特定狀況下的一群人繼續前進。
—哈佛商學院教授約翰·科特(John Kotter)

領導 凝聚全人類的力量

我可以坦白的告訴大家,如果真的有天生的領導人,那絕對不會是我。我從小就是個害羞而且不太受關注的孩子,沒參加過運動球隊,在學校也沒主持過活動,又是來自比較保守的家庭和文化背景。如果讓老師從全班三十個小孩中挑出領導人,我大概排在第二十九位,或是最後一名。所以當我開創第一個「事業」時,我並沒有想要當企業領導人,只是想賺點錢去學開飛機,希望以後可以實現飛行員的夢想。當時我沒注意到的是,要經營事業並與人談判、為客戶提供產品與服務,還有跟優秀人才一起工作,讓他們一起幫助公司成長,這些都需要一股熱情。我一定要學會如何帶領大家一起打拚。所以我很快就意識到,最重要的是要帶領團隊成為歐洲最好的網頁設計機構,為客戶提供最聰明的軟體解決方案。

那時候還沒有這些企業用語,不過當時我所創造的,更精確來說是一種高績效企業文化,讓大家可以據此成長和茁壯。我必須快速理解自己的優勢所在(經營策略),以及不擅長的領域(至少要保持一切運行無阻),然後我突然發現到,我的害羞反而可能是個優點;有自信心當然很重要,但是太過自信可能會很危險。在我看來,對領導力的探索永遠不會結束,我們每天都要學習,從每一次的危機中學習(我也確實碰過好幾次危機!)

我的領導經驗一向只限於中小企業,整家公司大概只有幾百位員工。雖然我曾經擔任幾家大企業的董事,它們都有幾千名員工,但都不屬於我直接管理的範圍。所以我一直非常著迷偉大的領導藝術和方法,那些全世界最大的企業組織如何領導,我們這些小人物能從那些實力高強的領導人身上學到些什麼,都讓我十分好奇和嚮往。

因此我們在這一章要跟幾位全球最成功也最具影響力的領導人談談。我從最深奧的領導領域開始,先後跟史丹利.麥克克里斯托將軍(Stanley McChrystal;美國聯合特戰司令部前指揮官)、李察.麥爾斯將軍(Richard Myers;美國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和理查.席瑞夫爵士將軍(Richard Shirreff;北約盟軍歐盟指揮部副首長)交談。我也很幸運的採訪到國際太空站前指揮官克里斯.哈德菲爾(Chris Hadfield),他跟我談到極端環境下的領導。我跟企業家謝家華的對談,也讓我學到如何領導快速擴展的事業,而與全球最成功的足球隊經理卡羅.安切洛蒂(Carlo Ancelotti)訪談也讓我獲益良多。

Q現在這個世界需要什麼樣的領導風格?

賈桂琳.諾佛葛拉茲(美國非營利組織阿丘曼基金會創辦人):

我們許多機構(包含政府、金融和社會)的許多領導人,都是在區隔、分裂的世界觀中成長。於是兩性有所區隔、經濟多方區隔、社會各自區隔,給予和獲得之間也完全區隔。所以我們看到的領導工具,不免是命令、控制和區隔,而不是協調合作、串連和團結。現在我們面臨嚴重的全球健康和社會危機,要解決這些難題的唯一方法就是先保護弱勢群體,然後一起合作。我們需要建立一套傳達希望的敘事,一種新的領導方式,才能鼓勵所有人並肩同行,蓬勃發展。真正有守有為的領導人,是以透明、誠實和信任來領導大家。

羅伯.萊克(美國經濟學家、歐巴馬政府經濟轉型顧問委員會成員):

我們在政治和公共部門需要的領導人,必須要了解貧富不均與貪腐的危險。身在最高層而擁有巨大的權勢與財富,權力必定腐化。金錢一旦被濫用,政治、文化就會分崩離析,信任感蕩然無存,那些非常富裕的階層就會和整個社會隔絕。如果公眾利益受到威脅,社會信任被犧牲,有錢人脫離社會,那麼大家不再擁有共同點,當然也不再能同蒙其利。當社會的不信任感更趨惡化,覺得有人作弊大占便宜,人們就特別容易受到煽惑鼓動,因此只需要利用那些其實與問題無關的替罪羔羊,挑起大家的憤怒,焦慮和不信任感,就能輕易操縱民眾的情緒。

卡羅.安切洛蒂(前義大利職業足球隊員,現任英超球隊艾佛頓經理):

性格決定領導風格。領導風格不是學來的,而是自我身分的一種延伸,不能「造假」或想要試圖裝成別人的樣子。你領導的人很快就會看清你是誰,以及你是否真誠不欺。

思想經濟學:當代136位精英的思想交鋒

( 本文摘自維卡斯.夏哈著《思想經濟學:當代136位精英的思想交鋒》,天下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康乃爾的思考邏輯課》以訛傳訛 數字真的會說話?

《康乃爾的思考邏輯課》避免無中生有的思考陷阱

人生更成功 培養進取心態的三項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