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收入差異 謬誤與真相

◎工商書房2021年度財經好書入選

在影響男女經濟差異的諸多因素中,最難捉摸的就是雇主歧視。由於歧視女性是違法行為,也是社會之恥,不可能有人會承認自己歧視女性。原則上,歧視與否只能在考慮其他所有因素後,間接從男女差距中去推斷。然而,實務上,我們不可能把所有其他的因素都納入考量,因為沒有人知道所有的因素,而且已知的因素也不見得都有統計資料可用。在考慮所有的已知因素及可用的統計數據後,剩下的殘值是「雇主歧視」與「任何受到忽略或未指明變數」的影響總和的上限。那個殘值往往比男女之間的總收入差距小得多,有時為零;有些情況下,女性的收入甚至比同類男性還多。

實證顯示,兩性的經濟差異大多是由雇主歧視以外的因素造成的,但這並不表示雇主歧視的例子就不存在,還是有一些駭人聽聞的實例。但這些駭人的實例無法解釋男女經濟差異的一般模式,以及這種模式隨著時間所發生的變化。而且,這些變化仍持續不止。雖然二○○○年至二○○五年間,美國多數女性仍從事著收入低於週薪中位數的工作,但在薪酬高於中位數的一百九十萬名新勞工中,有一百七十萬人是女性。

統計數據比軼事更扎實可靠,但統計資料也有其侷限性。那些決定雇用、薪資或升遷的所有因素,不見都有統計資料可用。即使有資料可用,我們也不見得能從中判斷因素之間的因果關係。例如,若要探討婚姻對女性經濟機會與報酬的影響,可以找那些「可衡量的條件」差不多的女性來估算。然而,有些女性的事業心比較強,她們可能晚婚或甚至不婚—事業心這種東西是無法衡量的,不可衡量的東西並不代表它不重要。事業心強與事業心弱的女性之間的收入差異,可能被錯誤地歸因於婚姻。但是,在這些情況下,婚姻狀況的差異可能是結果,而不是原因。換句話說,婚姻本身不見得是已婚與未婚女性收入差異的原因。

男女收入差異究竟是女性面臨的外部障礙造成的,還是女性自己的選擇造成的,有時候很難區分。除了科系、職業、連續或間斷就業等選擇之外,許多已婚女性選擇讓丈夫的最好工作機會來決定夫妻住在哪裡,妻子再從那個定居地點去選擇最好的工作,即使她在其他地方可能會有更好的選擇。這種情況下,妻子其實是在用她失去的職業機會去投資丈夫,好讓丈夫獲得更好的職業機會。

對學術界的女性而言,這是一種特殊的障礙。例如,先生在康乃爾大學任教,妻子在方圓百里內找不到另一個水準相當的大學來追求自己的職涯。夫妻倆若想同時在康乃爾大學的所屬領域中找到職缺,只能靠機運巧合。在某些地方,就算真的有適合妻子的職缺,反裙帶關係的政策也會阻止她獲聘。雖然有些教授有足夠的權勢把聘用配偶也列為接受某大學聘書的先決條件,但這種先決條件可能會減少那種學術機構的數量與品質。

衡量妻子投資丈夫賺錢能力的一個更常見指標,在於丈夫與妻子的收入比隨時間的變化。就美國而言,早在一九八一年,二十五至三十四歲的所有妻子中,有三分之一的妻子收入高於丈夫;但年齡愈大的群體,這個比例下降愈多,所以六十五歲以上的妻子中,僅不到一○%的妻子收入比丈夫高。65換句話說,隨著時間推移,丈夫收入的漲幅超過了妻子收入的漲幅—這是妻子投資丈夫賺錢能力的另一個跡象。

由於許多因素對男女收入與就業所造成的影響不一樣,男女收入差異很大也就不足為奇了。但我們不能因此就認定這些差異對女性的淨影響都是負的,也就是說,除了收入以外,還要考慮其他因素。例如,富人的妻子往往工作較少,因此收入較少;但富人的妻子收入再怎麼低,她都不算貧窮。在丈夫收入大幅超越妻子收入的家庭中,家庭收入的實際支出不是由掙取收入者決定的。研究顯示,家庭收入的開支大多是由妻子決定。66這種現實狀況超出了多數統計資料的記錄範圍,但無論夫妻之間協議了什麼樣的安排,其重要性絕對不亞於第三方觀察家可能更想看到的情況。

雖然謬誤可能是根據總收入資料推論而來,但這個謬誤的問題,不在於男女收入差距(這是不爭的事實),而在於大家如何解釋這個事實。這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社會目標究竟是想追求機會平等,還是收入平等。誠如哈佛大學的經濟學家克勞蒂亞.戈丁教授(Claudia Goldin)所言:

收入均等是我們真正想要的嗎?我們真的希望每個人都有平等的機會、在人生的全盛期每週工作八十小時嗎?是的,但我們並不期待每個人都一樣把握那個機會。

另一位女性經濟學家的研究為這個結論提供了實證。席薇雅.安.惠烈(Sylvia Ann Hewlett)調查了兩千多位女性與六百多位男性。她的結論是:約三七%的女性會在職涯的某個時點離開職場,但她們離開的時間平均僅二.二年。另有很多女性也會暫時繞道,選擇較為愜意的路線—刻意不增加任務負擔。例如,三六%資歷好的女性從事兼職一段時間,有些女性則會婉拒升職或刻意選擇職責較少的工作⋯⋯資料顯示,資歷好的女性不是怕苦,也不是怕承擔職責。但是,當生活的其他方面仍需承擔重責大任時,你很難維持一週七十三小時的工作。

謬誤與真相:保守派經濟學家如何戳破執政者的美好謊言

( 本文摘自湯瑪斯・索威爾著《謬誤與真相:保守派經濟學家如何戳破執政者的美好謊言》,八旗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誰的經濟預測最準?光靠模型無法躲過黑天鵝

想退而不休嗎?零工經濟時代來臨

從中年危機走向「中年再造」 退休後尋找「安可」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