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憑什麼成為錢?「比特黃金」名詞誕生

◎工商書房2021年度財經好書入選

一九九○年代晚期,薩博在與芬尼等人的對話中動了一些念頭,想利用雜湊現金形式的技術,創造出儲存價值的方法,他稱之為「比特黃金」。

郵票和手機的每分鐘費率一樣,很容易就能化身為貨幣。舉例來說,美國在南北戰爭時期,零錢不足的情況導致郵局局長接到了正式命令:不再接受「骯髒或破損」的郵票兌現,避免郵票被當成貨幣流通。「只要社群選擇能接受,郵票的價值就和貨幣一樣,適用於完全相同的目的。」一八六二年的《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如此談論郵票,一百三十年過去,他們大概也會這樣闡述雜湊現金串的情形吧。然而,平台將必須流通這些「工作量證明塊」(chunk of proof of work),才能再度利用這些「POW 代幣」(POW token,注:上述proof of work 的縮寫)—它們不像寄發電子郵件時的雜湊郵資那樣只能使用一次,而且功能也不像蓋印的戳章郵資,比較接近貨幣。

芬尼延伸了貝克的概念,設計出一套系統,把雜湊現金代幣寄至特別的伺服器,伺服器將回傳「可重複使用的工作量證明」(reusable proof of work, RPOW)代幣。你可以把它用掉、拿去兌換或是以其他方式與他人交易。對方會把你的代幣回傳至伺服器,交換另一個這種代幣。芬尼寫道:「就這樣,一個單一的POW 代幣成為RPOW 代幣鏈的基礎。其效果與這個POW 代幣相同,可以從一人傳至另一人之手,在每個步驟中依舊保住價值。」就像現金一樣。理論上這個代幣可以保住價值。此外,一次性交易的意思是,你無法複製貼上同一塊困難雜湊現金,重複支出。這將得仰賴芬尼正在開發的「透明伺服器」(transparentserver)系統,才可能辦得到:每個人都能以這個方式確認「工作量證明更新系統」正常運轉—沒複製、沒刪除,又不會對伺服器本身造成傷害。

芬尼替這種奇特的工作與價值工具設想了其他應用。他描述了某種使用RPOW 代幣的撲克,功能和籌碼一樣,並想像出「比特流」(BitTorrent)這種對等網路檔案分享的通訊協定(peer-topeerfile-sharing protocol),獎勵RPOW 代幣的擁有者與他人分享下載的檔案。代幣接著可以在下一次,用於支付速度更快的下載佇列點—有點像是梅提議使用的黑網內部貨幣CryptoCredits。

換句話說,有了這樣的裝置後,你就能建立類似蓋印郵資、信用卡獎勵點數,以及賭場兌換籌碼的系統。

密碼學家尼克.薩博(Nick Szabo)曾論述如何能把工作量證明當成某種類似黃金的稀缺商品。薩博曾經與喬姆合作打造荷蘭恩荷芬的數位現金系統,也在密碼龐克的郵件討論群交流過。

(薩博將在下一章談及長生不老運動時再度登場。此外,大家都在猜比特幣創造人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的真實身分到底是誰,薩博也是眾多候選人之一。)一九九○年代晚期,薩博在與芬尼等人的對話中動了一些念頭,想利用雜湊現金形式的技術,創造出儲存價值的方法,他稱之為「比特黃金」。薩博在二○○一年的論文裡,稱芬尼的RPOW 是在實現「某種版本的比特黃金」(他還感謝仙那度的程式設計師米勒提供了建議與鼓勵)。薩博主張:「無法鍛造的昂貴比特可以在線上創造出來,幾乎無需仰賴受到信任的第三方,還能以安全的方式儲存、移轉與測試,同樣也幾乎不需要仰賴信任感。」「昂貴的比特」是一組輸入的工作量證明運算結果,是一串「挑戰串」(challengestring),源自最新獲得驗證的「比特黃金工作量證明」,將其串連在一起。

這種新型的「比特黃金工作量證明」將帶有時間戳,被簽署進薩博的另一個系統, 一種「分布式財產權利登記庫」(distributed property title registry)—那是「無法鍛造的⋯⋯數位簽名鏈」,將控制權授與比特黃金的主人。比特黃金被出售與交換時(比特黃金的所有權被簽名與再簽名),獨一無二、價值不一的證明將放在一起,成為有用的塊,與「今日眾多商品交易商做的事」雷同。這種機制預示了比特幣區塊鏈的樣貌,屬於一種分散式帳本(distributed ledger)。「幣」(coin)唯一的成分,只有透過工作量證明與數位簽名鏈而來的所有權。

那種東西像賭場,又像郵政系統,也像商品交易商的黃金平台。如果你能讓這個技術更進一步,打造出有如銀行的東西—而那種銀行使用的貨幣,不僅存在於網路硬體上,而是它就是網路貨幣時,會怎麼樣?奠基於雜湊現金的銀行會長什麼樣子?

數位貨幣烏托邦:數據憑什麼成為錢?在比特幣出現之前的故事

( 本文摘自芬恩・布倫頓著《數位貨幣烏托邦:數據憑什麼成為錢?在比特幣出現之前的故事》,八旗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誰的經濟預測最準?光靠模型無法躲過黑天鵝

想退而不休嗎?零工經濟時代來臨

從中年危機走向「中年再造」 退休後尋找「安可」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