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吃的青菜是演算法的產物?

「你從來不會聽到有人說:『我好愛羽衣甘藍的口感、我好愛嚼羽衣甘藍、我好愛羽衣甘藍的苦味』。」艾麗娜.佐羅塔莉娃(Alina Zolotareva)在我到「AeroFarms」拜訪她時表示,這是一座佔地七萬平方英尺的垂直農場,位於紐澤西州的紐華克(Newark)。還更慘呢,她表示,他們曾從顧客處聽到羽衣甘藍「很難」相處,「廚師必需先肢解甘藍,再切碎、浸泡、等待,或是來場超酸按摩,需要花超多時間、超多工時,而且非常、非常難。」

她說的對,不過這些現在都不重要了,羽衣甘藍是沙拉之王,你只要一天吃一杯羽衣甘藍,就能獲得纖維、抗氧化劑(特別是α硫辛酸)、鈣質、鉀、維他命K、維他命C、維他命B6、鐵質,甚至還能獲得三克蛋白質,光是為了這些養分,我們就值得把羽衣甘藍當成毒品來吸。

事實上,我們也真的吃了非常多羽衣甘藍,除了出現在沙拉連鎖店一盆一盆的沙拉裡,這種頑強的蔬菜也出現在麥當勞的西南沙拉、「Chick-fil-A」的卡滋卡滋羽衣甘藍配菜沙拉、「Panera」的一款希臘沙拉中。但是這些羽衣甘藍卻不是來自像AeroFarms 這樣的垂直農場,也就是通常位於都市、所有作物都在巨大建築物中生長的農場。

垂直農場在乎的不是成為麥當勞的供應商,他們在乎的是食品安全,幾乎不會有人類碰到這些蔬菜,此外,他們種的蔬菜更好吃也更新鮮,因為食物里程比較低。如果垂直農場成功的話,我們之後吃的就會是徹底砍掉重練的新版蔬果:更甜、更脆、更沒負擔的羽衣甘藍、又點辣又不會太辣的芝麻葉、不會冰一天就爛掉的豆瓣菜。大家都在說以後的飲食方式會變成量身打造,那麼想像有一天農場開始種植客製化的蔬菜,似乎也不是一件太異想天開的事,包裝上的廣告標語可能是這樣:含有豐富的鉀,可以降血壓!

不過垂直農場也有一些隱憂,在這些高度專業化環境生長的食物,會和傳統菜園種出來的一樣營養嗎?這個問題和營養密度,以及其他我們還沒完全了解的因素有關。精確一點來說,這種不需要土壤的新品種羽衣甘藍,和傳統在土地上種植的羽衣甘藍相比,對人體都一樣好嗎?農業科學正開始研究土壤中的微生物在人體營養扮演的角色,以及其和植物根部之間的重要互動。如果垂直農場真的成為種植生鮮作物的常態,過程中會失去什麼對人類生存有益,甚至可說非常重要的互動呢?

另外一個需要考慮的點,則是一旦有病原體進入室內環境,便會非常難控制。即便我們常常聽說農作物遭到召回,以及其後出現的汙染,特別是受大腸桿菌汙染的蘿蔓,我們卻幾乎不曾想像,萬一垂直農場受到大規模汙染,而必須召回數以萬計的作物,那會發生什麼事。雖然我們可以假設所有東西都必須經過徹底檢驗,才能離開農場,但同樣也可能還有其他數十種,甚至更多我們沒想到的因素需要評估。而這些再生能源佔比極低,高度依賴電網電力及昂貴化學肥料,並使用無數一次性塑膠容器,來量產高級植物的巨型工廠,又能有多環保呢?

「矽谷製造」的漢堡肉?科技食物狂熱的真相與代價

(本文摘自拉里莎.津貝洛夫著《「矽谷製造」的漢堡肉?科技食物狂熱的真相與代價》,商周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矽谷製造」的漢堡肉 吸引各路投資者的注意

三種殺手級的不良姿勢 壞姿勢第一名:駝背

與疾病共存 高齡者也能快樂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