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心說不得?倍感委屈的受害者情結

愛利在朋友的聚餐中開始說著自己在公司很受傷的事情。一位年紀比她大但比他晚進公司的同事,在某業務上傳遞了錯誤的指示,卻反過來對著愛利「指手畫腳」。愛利在向朋友訴說自己有多傷心、有多生氣之餘,也期待朋友們可以和他一個鼻孔出氣並安慰自己,但這時一直沈默不語的某個朋友卻告訴愛利「可是妳好像也有錯欸」,雖然當時打哈哈蒙混過去,但之後愛利又向其他朋友訴苦說那個朋友看不起自己。

你我身旁有很多像愛利這樣的朋友,畢竟我們生長在一個渴望被理解的時代。

敏鎬對一位三個月內不停犯下同一錯誤的新進員工說了幾句,於是他從此就被烙上「沒有同理心」、「冷酷的前輩」的印象,至今都還承受著這種指責過日子。其實敏鎬明白在期望他人理解自己之前,應該先同理他人的情緒,但這種指責令他相當厭煩,他很想大聲吶喊:「可不可以先理解身為前輩的我!」

大家都知道,人們需要理解彼此,人類畢竟是社會性的存在。心理學家阿爾弗雷德.阿德勒(Alfred Adler)說過,人類所有的苦痛是源自於「缺乏社會關心」。

即便明白人類必須共存共生,但為什麼每一次都要自己先理解他人呢?說實話,這樣總會令人在某些時候感到委屈,有種自己常常是受害者的感覺。

近年來人們極度渴望「理解」,這其實與「獨自生活」的一人家庭增加有關。以2019年為基準,國內一人家庭為599萬戶,佔整體比例的29.8%。對於認為一個人住比較輕鬆的人們來說,被理解之所以重要的原因在於,真誠對話的過程是「邀請與接受」,如果我以某主題邀請你,而你接受了邀請,才能進入對話,但若是爭先恐後地只想說自己的故事的話,就會落入令人感到窒息的消耗戰中。對此《時尚》雜誌專欄指出:「我們必須遠離的人就是「極度渴望被他人理解」、或「需要的時候才會找上門」的人,這足以說明這類人之所以被歸類為「幽靈」的原因。

情緒合理化的共感語言

想被理解的渴望逐漸增強,就表示我們內心的情緒已經到達飽和上限。

原本,我們能維持「平常心」是因為內心的情緒反覆處於「動搖與平靜」的過程,這個內心鐘擺被稱為「自我照顧」(self-care)。阿德勒學派的哈羅德.摩札克(Harold Mosak)與魯道夫.德雷克斯(Rudolf Dreikurs)認為「自我照顧」是我們的人生主題,也就是以照顧自我達到身體與精神的恢復。可以透過吃美食、溫水半身浴等各種方式。

每個人的自我照顧程度、方法,以及脆弱點都不盡相同,以及即使平時很照顧自己,可是當某天發生了靠自我照顧也難以獲得平靜的事情,則表示事情所帶來的傷害已經超出內心能接受的範圍,這時我們就需要借助他人的協助,也就是所謂的需要「共鳴」的瞬間。

或許有人會認為,當處於無法處理自身情緒的痛苦時刻,要他人的共鳴有何用?但其實想讓飄搖的內心能再次找回力量,一定需要某個人的共鳴。我們以一個例子來說明,上國中的女兒因為無法與暗戀對象有好結果而痛哭失聲,慌張的父親這樣告訴女兒:「居然有這種可惡的人!不要哭,他不配,就忘了他吧!」

「就忘了他」,這確實是個簡單明確的解決方法,但會不會覺得過於簡單了呢?是不是有種一部電影才剛開場就結束了的感覺呢?

對於暗戀這種情況,女兒與父親的角度完全不同,所以無法形成共鳴,就好像在跟女兒說:「一起喝一杯,然後忘了他吧!」父親帶著惋惜的心想要安慰女兒,但女兒卻完全無法獲得共鳴的持續哭泣,對正值國中青春期的女兒來說,自己的愛不被對方接受的悲傷,是需要時間消化的。

這點大人也一樣,必須聽見能夠「達到」內心共鳴的語言才能安心,每人都需要一句推心置腹的安慰:「你不是唯一遇到這種事的人,它可能會讓你非常痛苦和難過,但這不代表你很軟弱。」才可以讓飄搖的心回歸日常。

美國心理學家瑪莎.萊恩漢(Marsha Linenhan)研究出可廣泛使用於治療邊緣型人格障礙的「辯證行為治療」(Dialectical Behavior Therapy)。這種治療的主要要素之一是「情緒正當性」(emotional validation),意即某個經歷極度需要他人給予情緒上的安慰,以及不可避免的需要「正當性」共鳴,希望他人能肯定的表示「你的委屈、你的悲傷、你的憤怒都很正常。」

就算自己的行動看起來很不合理,若別人能在他自身特有的經驗與情況下傳遞自己一個「只能這樣做」的正當性,自己的內心就能夠得到安慰,透過他人的「肯定與接納」,就能夠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因此,這位父親是否能嘗試跟國中的女兒這樣說呢?「我知道妳一直都很喜歡他,並對他付出你的真心。然而他不接受妳,是不是讓妳覺得過去這段時間的妳很悲慘,感覺很難過?我想妳一定會有這種感覺。」

不斷沈浸在悲傷中無法自拔的女兒,在聽到父親合理化自己情緒的安慰時,就能夠理解自己的傷心,以及傷心的理由,這是因為我們熱切渴望他人的共鳴,透過他人的理解來確認「自己的存在」與「內心會這樣的原因」。當所有事情都處於混亂狀態時,人們會希望透過他人的眼睛來看自己,讓自己能真實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在意別人而受傷,怎麼找回快樂:用心理學療癒內心傷痕,不再為人際焦慮,真正做自己

( 本文摘自李東龜、李誠職、安夏陽《在意別人而受傷,怎麼找回快樂:用心理學療癒內心傷痕,不再為人際焦慮,真正做自己》,方言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互打耳光練習課 賴佩霞悟出轉念的力量

真正努力的人 哪有時間去仇視人生

不是要你選擇自私 任何人都可能有討好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