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時居高不下 竟與早餐穀片有關?

經濟學家長期爭論為什麼工時仍頑固地居高不下,但多數都同意,部分答案就藏在世界最暢銷的穀片品牌故事裡。

據估計,每年約有一千兩百八十億碗的家樂氏(Kellogg’s)早餐穀片,被數億張飢腸轆轆的嘴吃進肚裡。看到家樂氏這品牌,人們就會想起一群揮舞著湯匙的快樂卡通人物,他們在包裝上和廣告中露出大大的笑容。這些角色一點也不像他們的創辦始祖約翰.哈維.凱洛格(John Harvey Kellogg)。約翰.凱洛格是基督復臨安息日會(Seventh-Day Adventist)教派的信徒,性格叛逆,熱愛健康生活,痛恨任何和性有關的事。他提倡男性都該割包皮,因為他相信這可能有助於阻止男孩自慰,而他發明不同的早餐穀片配方,是為了抑制巴特溪療養院(Battle Creek Sanatorium)病人的激情(該療養院是他在一八八六年建立的素食「健康」靜養中心)。

約翰.凱洛格不打算做出美味的穀片,因為他認為辛辣、濃郁或香甜的食物會引起不必要的性衝動,而口味清淡的食物則會撫平衝動。他在一八九五年登記為專利的玉米片,實際上是專為澆熄人們的性欲而研發的。

事實證明,約翰.凱洛格的療養院病人很喜歡他的穀物脆片。他們都很期待擺脫其他時段無聊的無鹽蔬菜餐點。但約翰.凱洛格對於把他的榖片變成商品不感興趣。將家樂氏變成全球知名品牌的是他的其中一名弟弟威爾.凱洛格(Will Kellogg)。威爾.凱洛格不贊同哥哥的的禁慾觀點,給老人家的食譜添加了一些糖,然後自一九〇六年起大量生產家樂氏穀片。他在行銷宣傳方面也給了點「甜頭」。為了消除他的產品可能抑制性慾的看法,他在為玉米片所做的第一個大規模廣告宣傳中,讓一群年輕人暗示性地朝漂亮的雜貨店主眨眼。

在接下來四十年,威爾.凱洛格徹底顛覆美國的食品製造業。不斷創新的他勇於嘗試與應用所有管理、生產和行銷領域的最新趨勢,其中包括泰勒主義。他的公司及其主力產品在一九二〇年代的美國已是家喻戶曉,而且不久後便會朝國際市場擴張。

一九二九年大蕭條爆發時,家樂氏已是一間大公司了。在蓬勃發展的早餐穀片市場上,寶氏(Post)是當時唯一能和家樂氏競爭的對手。寶氏做了許多企業至今在經濟動盪時期仍會做的事:他們削減一切不必要的開支,並盤點迴紋針、訂書釘和墨水,設法將現金最大化。然而,威爾.凱洛格採取了大不相同的做法。他加倍投放廣告,並大幅提高產量。這是個成功的策略。事實證明,在經濟拮据時期,人們喜歡吃浸泡在牛奶裡的廉價且甜脆的穀物,於是他的獲利狂飆。相較之下,對手寶氏的股東們則學著調整心態,別對股息抱持任何期待。

威爾.凱洛格還做了另外一件不尋常的事。他將工廠的全職員工的工時從已經很合理的每週四十小時,縮減為悠哉愜意的每週三十小時,以五次輪班、每次六小時為基礎來計算。如此一來,他能夠在多達四分之一美國人失業的經濟低潮期,創造更多完整輪班的全職職缺。從其他角度來看,這似乎也是明智之舉。有鑑於福特汽車等公司成功引進週休二日及一週五天的工作制度,而且生產力並沒有下降的跡象(真要說的話,盈利率還增加了),到了一九三〇年代的時候,美國工人已開始遊說政府立法縮短工時,這讓威爾.凱洛格相信採行一週工作三十小時的制度,等於站在順應歷史趨勢的勝利陣營。事實證明,這對家樂氏的盈虧結算也是正確的一步。拖累生產的工作相關事故變得少見許多,而且家樂氏營運的經常性開支大幅下降,幅度大到威爾.凱洛格在一九三五年的一篇報導中吹噓道:「我們(現在)有能力給工作六小時的工人,和過去工作八小時的人一樣高的工資。」

直到一九五〇年代,每週工作三十小時仍是家樂氏工廠的常態。然而,管理階層有點意外地發現,四分之三的家樂氏工廠員工贊成恢復八小時輪班制和每週四十小時的工作制度。有些工人解釋,他們希望恢復一天工作八小時,因為六小時輪班制讓他們和動不動就生氣的配偶在家相處的時間太長。但多數人講得很明白:他們想靠做更多工時賺更多的錢,並且在美國富裕的戰後市場中,購買更多的、更好的消費品。

為工作而活:生存、勞動、追求幸福感,一部人類的工作大歷史

(本文摘自詹姆斯.舒茲曼《為工作而活:生存、勞動、追求幸福感,一部人類的工作大歷史》,八旗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金融時報總編輯的亂世工作筆記(一):二〇〇八年雷曼倒閉

梅克爾總理時代(一):金融風暴下沉著的舵手

《希望習近平看到此書》資深媒體人黃年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