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文盲」是種病 還是惡性傳染病

「文盲雖然會讓生活不便,金融文盲卻會讓人無法生存,比文盲更加可怕。」這是擔任FRB(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主席長達十九年的艾倫・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曾說過的話。

金融文盲就是指金融知識不足,未能正確管理或利用金錢的人。不懂資本主義、財富原理與金融等方面知識的人,與有相關知識者相比,在經濟能力上難免會顯得不足或落後。擺脫金融文盲的人會愈來愈富有,相反地,仍是金融文盲的人會愈來愈貧窮,這是不爭的事實。

美國號稱金融強國,但金融文盲的比例竟然也高達百分之五十。據說美國的知名運動員雖然享有高額年薪,但其中有百分之五十的人在退休後申請破產。年薪明明比一般上班族一輩子賺的錢都還要多,竟然還是會破產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呢?答案相當簡單──因為他們是金融文盲。這個事實也證明:在實現財富自由的過程中,比起年薪多寡,金融知識與生活方式要來得重要太多了。如果一個人是金融文盲,那就算賺了再多的錢,也有可能淪落到破產的下場,所以金融文盲才會如此可怕。

如果只是單純減少月薪中的生活費支出,把錢拿來儲蓄,也是無法實現財富自由的。要能夠讓錢滾錢,也就是理解金錢如何運作,這才是實現財富自由的必要條件。

金融文盲最嚴重的國家就屬日本。日本是世界最高齡的國家,但由於國民缺乏金融知識,所以無法好好為退休後的養老做準備。特別是平均壽命高達八十七歲的日本女性,有許多人因為沒做好退休準備而導致晚年相當辛苦,是典型的弱勢族群。有八成日本人的資產都跟銀行存款或不動產綁在一起,不了解以錢養錢的概念,而且到目前為止都仍深陷在這樣的狀態中,導致日本長期以來未能擺脫停滯的狀態。據說,大部分的日本人對投資股票感到羞恥,因為他們認為投資所獲取的成果,是不勞而獲的所得。由於對股票的理解不足,餘裕資金無法進入資本市場,因此在日本很難找到像美國一樣革新的企業。

亞太16國女性對金融理解指數。圖/遠流出版提供
亞太16國女性對金融理解指數。圖/遠流出版提供

《每日經濟》與萬事達卡在二○一四年七至八月,以亞太十六個國家一萬兩千五百七十四名女性為對象進行調查,結果如上表。很遺憾地可以看到,韓國是金融文盲世界第二嚴重的國家。每當我提到韓國是金融文盲國家時,大家就會不高興地反駁:「韓國的經濟規模或金融系統不亞於其他先進國家,竟然說我們是金融文盲國家?」但是否為金融文盲國家,跟金融機關的規模或金融系統沒有絕對關係,而是取決於一般人對金融的理解程度,以及對用錢滾錢概念有基本了解的人口多寡。

究竟我們的金融文盲比例有多高呢?雖然沒有具體的資料,但肯定超過百分之九十。因為我遇到的人之中,十有八九都抱持錯誤的金融知識。許多人跟日本人一樣,將大部分的財產綁在不動產或是銀行儲蓄中,完全沒有在為退休後的生活做打算。因為無法擺脫保障本金的偏見,這九成以上的金融文盲,只能繼續面臨經濟上的困難。

更令人心痛的事實是:就連更應該好好學習金錢知識的孩子,大人也試圖將他們教導成金融文盲。曾經有位國小老師因為想要讓孩子們認識金融,邀請我去進行投資股票相關演講,我欣然答應也排定好了日期。但幾天後,那位老師再度跟我聯絡,告訴我因為校長以「不可以教孩子們股票那種投機賭博的東西」為理由堅決反對,所以只好取消演講。這就是金融文盲校長,將年輕學子的未來往錯誤方向引導的例子,令人相當惋惜。

金融文盲是種病,而且還是惡性傳染病。這種傳染病不僅會破壞一個人的經濟狀況,還會傳播到周遭其他人的身上,最終連國家競爭力都會被鯨吞蠶食,這就是金融文盲國家的現狀。

擺脫金融文盲,比起任何事情都要來得重要。這並沒有想像中困難,也不需要宏偉的理論;雖然金融術語看起來可能有些困難,但是大部分並不脫離常識的程度。只要擁有簡單的金融知識、改變生活方式,以及在日常生活中實踐的能力,就能擺脫金融文盲。我們需要理解資本主義,明白資本運作的原理,並了解複利機制,而且要減少錯誤支出,將其轉為投資的勇氣。

我們要記取日本走向錯誤的教訓,邁向財富自由之道。當高達百分之九十的金融文盲比例大幅下降,讓更多人獲得財富自由,才能使人民更加富裕,國家也才能更加富強。

(本文摘自John Lee著《財富是這樣養成的:韓國暢銷No.1財經書!讓錢為你工作,邁向財富自由》,遠流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沒有永遠的痛苦 改變觀點就能擁抱幸福

人生並非只追求一個價值 事先想好優先順序

生活在物質世界中 不要輕視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