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見一郎談帶人》要有被討厭的勇氣 也要具備讓步的空間

太害怕「被討厭」,就會不敢把想說的或該說的話說出口。這對組織、團隊而言,有時會造成不好的影響。我認為,不管我們面對的是長官、同事或部屬,在職場上要關注的重點,不是「誰」說了話,而是他「說了什麼」。

如果說的是錯的,即使對方是主管,我們也要有敢說出「這好像不太對吧?」的勇氣,所謂「被討厭的勇氣」就是這個意思。

想活出自我,卻又老是在意別人怎麼看待自己,就會永遠走不出自己的路。我在韓國演講時,有位年輕朋友說:「我本來有喜歡的人,可是父母反對,我因為不想讓父母傷心,所以無法和她結婚。」

我對他說:「不管父母怎麼哀怨嘆息、煩惱傷神,那都是父母自己要設法處理的課題,你不必承擔。只要你最後能得到幸福,那就是孝順。」反之,如果不這樣做,我們就無法活出自己的人生。

我們一定要避免兩件事:

1.該說的話不敢說。也就是原本有話該說,可是為求自保卻選擇沉默,這是一定要避免的。

2.把錯推給別人。例如婚後與另一半處得不好,就歸咎到對方身上,認為都是對方的錯。這種想法很不恰當,既然是自己的人生,就要自己負起責任。

我曾在大學教古希臘文,只要有同學表示「能不能換簡單一點的課本」,都會被我回絕,不論同學對課本有再多不滿,再怎麼不想用這份教材,我都敢從專家的角度,斬釘截鐵地說非得用這份教材不可。所以,我從來不曾屈服於同學的抱怨。

不過,每學年一開始,我都一定會和同學們討論課程進行方式,看同學比較希望老師單方面講課,她們只負責聽講,還是希望雙向互動,請她們回答練習題,必要時我再補充說明。只要是經過討論、達成共識,就會採用雙方同意的方式來上課。

企業的經營管理也是同樣道理,如果主管一心認為自己要有「被討厭的勇氣」,埋頭蠻幹,不願傾聽部屬的不滿,那麼組織、團隊恐怕很難順利運作。雙方有必要針對哪些地方可以讓步,或可以讓步到什麼程度,好好坐下來談一談。

岸見一郎談帶人:善用「勇氣心理學」,無論帶人、賞罰、交辦、溝通⋯⋯搞定主管所有的人際煩惱

(本文摘自岸見一郎著《岸見一郎談帶人:善用「勇氣心理學」,無論帶人、賞罰、交辦、溝通⋯⋯搞定主管所有的人際煩惱》,采實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華倫.巴菲特:正直比才智和精力更重要

彼得.杜拉克:用手邊的資源完成工作

認識一家好公司 從閱讀股東信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