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習近平看到此書》資深媒體人黃年諍言

本書在二○二一年十月出版。此時是兩岸關係自一九九六年飛彈危機以來最惡劣的時段。兩岸法制性交流完全中斷了逾五年,共軍機艦繞台成為常態,總統府的憲兵配置紅隼及刺針飛彈巡防……。

更嚴重的情勢是,此前雙方用以操作兩岸關係的「兩岸大論述架構」皆告擱淺或破滅。在中共方面是如此,在蔡英文政府方面也是如此。先說中共方面。

中共方面,可謂「三論四統」均告擱淺或破滅。三論是:①九二共識。②一國兩制。③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

二○一九年一月二日,習近平對台談話提到「共謀統一的九二共識」,又談到「一國兩制,和平統一」。撿到槍,正在布局二○二○總統大選的民進黨立即將「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掛鉤,稱「九二共識沒有一中各表/九二共識等於一國兩制/九二共識沒有中華民國存在的空間」。九二共識就此異化、變質、擱淺、破滅。

台灣民眾一直對「一國兩制」懷有疑懼。香港反送中事件及港版國安法的出台與實施,又正當其時地向台灣做了種種「垂範」。至此,一國兩制在台灣遂成過街老鼠。

上述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的擱淺與破滅,則又皆源自北京「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的失敗。

一、北京屢稱「一個中國原則符合兩岸各自相關規定(憲法論)」,卻又持「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自相矛盾。二、中共如何能使台灣接受一個以消滅中華民國為終極目標的兩岸政策?三、因此,中共的「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在實際上就成了台獨的OEM代工者。中共對中華民國的否定與打壓,使台獨取得了主要的正當性與發展空間。

台獨是中共的產品,這就是關鍵。

兩岸探戈 不要玩過肩摔

中共的兩岸大論述不能再建立在實力原則的唯物主義之上,而必須從大歷史、大文明的視角出發,也就是必須從「人性的本質與文明的方向」來發想與創造。這才是正本清源。

第一個角度是應當站立在人類文明的制高點上。中共目前實施的「黨帝制」,效率極強,成績亦彰。此制若是過渡手段,或視作一種「訓政時期」,尚可理解。但倘若這個十四億人口的強國,永遠將停留在低人權、低民主的「黨帝制」中,這對於人性的剝奪與文明的傷害就會成為人類文明不可承受的負荷。在此趨勢下,中國愈強,對人類文明的威脅與傷害愈大。

第二個角度是應當站立在中國文明的制高點上。中共曾強調「以階級鬥爭為綱」,後來則強調「和諧社會」;又曾「批孔揚秦」,如今則四出普設孔子學院,而非秦始皇學堂。

可見,中國的文明亦有其本質與方向。中共如果終究不能返回並與中華文化圓滿銜接,中共的「文化身分」就有缺陷。

本書認為,必須站在世界文明及中國文明的制高點上,先從中共的自我救贖談起,進而才能談到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繼而再談兩岸關係,這才是能夠起承轉合、正本清源的思維路徑。

然而,這就涉及了中共的選擇。如果中共的本質與方向仍然停留在「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又欲以返祖馬克思來復辟毛澤東,且打算永遠以「黨帝制」來統治中國,亦即以「中國的馬列主義化」(卻稱為「馬列主義中國化」)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最高憧憬,亦即以「馬列化」為「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藍本,則中共不可能自我救贖,中華民族亦不可能「偉大」復興。兩岸僵局也就不可能化解。

也就是說,兩岸問題的解決,在根本上寓於中共的自我救贖與轉型。

因為,台灣不可能同意走向「以馬列主義為指向」的未來。這不只是為了台灣的利益,也是為了整體中國的利益,甚至更是為了整個人類文明的利益。

二○一九年,「遠見天下文化出版社」發行拙著《總統大選與兩岸變局》一書。該書收輯的一篇文稿,名為〈足食,足兵,民主之矣:希望習近平看到此文〉,主旨即在「中國不能綁在馬克思毛澤東上」(已輯入本書)。後來,我又寫過〈回頭不是岸:百年中共的反省與返祖〉及〈說好中共故事〉等文章,皆在對中共發言,思考中共自我救贖的問題。中共得救,中國就得救,兩岸關係也能得救。

中共現今的思考是:確立以「馬列主義基本原理」為中國定位,而以解決台灣問題來更加鞏固此一架構。但是,本書的思考則是:中共應當從人性本質與文明方向的角度來省思自身的本質與方向,重新為自身定位,進而為中國定位,亦以此為兩岸關係定位。這才是「兩岸大論述」的應有格局。

因為,兩岸關係不只是「你吃掉我或我吃掉你」的統獨問題,而是一個具有人性、文明及歷史高度的議題。在這個議題上,中共不僅要面對台灣,也要面對中共自己、面對中國,面對全世界、全人類,面對人性及文明。

先說好中共故事,才可能說好兩岸故事。

倘非如此,中共即使吃掉了台灣,也得不到自我救贖,反而作孽更加深重,不能面對人性、文明與歷史,不可大也不可久。

兩岸關係,大陸強,台灣小。這就是我向中共發言,從〈希望習近平看到此文〉放大到今日《希望習近平看到此書》的原因。因為,重建兩岸關係,大陸的能量與責任皆大於台灣。

對中共發言,是我向來在兩岸論述上的自我期勉。

兩岸關係有如一場花妙的探戈。雖然也有翻滾騰躍,但仍應是婆娑曼妙。因為探戈的神髓就在心靈契合,探戈不是相撲或角力,不能玩過肩摔。

希望習近平看到此書:化解兩岸困局

(本文摘自黃年著《希望習近平看到此書:化解兩岸困局》,天下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梅克爾總理時代(一):金融風暴下沉著的舵手

川普登場 帶給梅克爾的震驚

為什麼美國政治無法創新?「五力分析」波特提出指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