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折現率是高還是低?面對誘惑三大招

貶低未來報酬的價值,是人的天性,但折現率的高低是因人而異。有些人的折現率極低,就像是精品商店,絕對不會將店內最好的商品降價出售。這些人能夠時時牢記最大的報酬,願意耐心等待。

另一方面,有些人的折現率極高,完全無法抗拒眼前報酬的誘惑,就像是清倉大拍賣,為了求現而將商品打一折賣出。個人折現率的高低,是決定自己長期健康狀況與成就的關鍵。

有一項名為「棉花糖實驗」的知名心理學實驗,首次探討個人折現率的長期影響。一九六○年代後期,史丹佛大學心理學家沃爾特.米歇爾(Walter Mischel)找來一群四歲兒童,讓他們選擇馬上吃一顆糖,或是等待十五分鐘後得到兩顆糖。

實驗者向受試兒童說明選項之後,便讓兒童單獨待在房裡,桌上放著兩顆糖和一個搖鈴。如果兒童能等到實驗者回來,便可以得到兩顆糖,但如果不願意等待,可以隨時搖鈴,馬上能吃掉一顆糖。

這群四歲兒童大多緊盯著報酬,想像糖果的滋味,如今你我皆知這種延遲滿足的策略效果最差。果然,如此做的兒童不到幾秒鐘便屈服了。至於能夠成功等待的四歲兒童則是移開視線,不去看即將得到的報酬。這些兒童在等待時掙扎的畫面十分有趣,觀賞這些畫面也使人意外地學到自制的妙方。比如有個小女孩用頭髮遮住臉,讓自己看不到糖果;有個男孩雖然緊盯著糖果,但是將搖鈴推到遠處,讓自己搆不著。還有一個男孩採取折衷辦法,開始舔起糖果,但沒有完全吃掉,這孩子未來在政壇想必前途無量。

這項實驗讓研究人員明白,四歲兒童如何延遲滿足,但這同時也是預測兒童未來成就的理想方法。四歲兒童在棉花糖實驗中的等待時間,可用來預測他們十年後的學業成績與人際關係。等待時間最長的兒童,長大後的人際關係較佳、學業平均成績較高、抗壓性較好、學力測驗分數較高,甚至在前額葉皮質功能的神經心理學測驗中表現也較佳。測試兒童能否等待十五分鐘以換取兩顆棉花糖,也是評量其他更重要能力的理想指標,包括他們能否克服眼前難關來達成長期目標,以及能否轉移注意力,不被即將取得的報酬所誘惑。

像這樣的個別差異(無論是在幼年時期或長大後評估),深深影響了未來人生的發展。行為經濟學家和心理學家提出了複雜的公式,用來計算個人的折現率。簡單來說,就是目前與未來的幸福對個人而言的價值差異。未來報酬折現率較高的人,比較容易有各種自制力問題。他們吸菸和酗酒的可能性較高,吸毒、賭博及染上其他惡習的風險也比較高。這些人比較不會存退休金,較有可能酒後駕車或有不安全的性行為,較容易拖延,甚至戴手錶的比例也比較低—彷彿他們太過專注於現在,時間本身已經不重要。而且如果現在比未來重要,又何必延遲滿足?為了擺脫這種心態,我們必須設法提升未來的重要性。

意志力實驗 別把未來報酬大打折

所幸,個人的折現率並非亙古不變的物理法則。只要我們改變自己對各種選項的看法,便可以降低折現率。

假設我給你一張九十天後才能兌現的一百美元支票,接著和你商量:你願不願意用這張支票,換一張今天就能兌現的五十美元支票?多數人都不願意。然而,如果我一開始先給的是那張五十美元支票,然後才詢問是否願意交換一百美元的延遲報酬,多數人也都會斷然拒絕。人通常會想保留自己一開始所得到的報酬。

原因之一在於,多數人都不喜歡損失,也就是,我們不喜歡失去已經擁有的東西。失去五十美元所造成的不快樂感,大於得到五十美元所帶來的快樂。如果先想到未來有較多的報酬,再考慮以其換取眼前可得的較少報酬,大腦會將這項交易判定為損失。然而,如果先取得眼前的較少報酬(也就是手裡的五十美元支票),再考慮延遲滿足之後可以換取的更多報酬,大腦也會認為這是損失。

經濟學家發現,人們會用各種理由來為自己先擁有的報酬作辯解。考慮「為什麼我要留著這張五十美元支票」的人,會想出更多的理由來支持立即滿足的決定(「我可以用上這筆錢」「誰知道那張一百美元的支票在九十天後能不能兌現?」)。至於考慮「為什麼我要留著這張一百美元支票」的人,則會想出更多的理由來支持延遲滿足的決定(「這樣能買的東西就多了一倍」「九十天後我也會需要錢」)。換句話說,如果人們先考慮的是未來的報酬,那麼未來報酬的價值就不會大打折扣。

無論面對何種誘惑,你都能運用這種奇特的決策原理來對抗立即滿足的衝動:

1. 當你受到誘惑,想做出不利於長遠利益的決定時,請想像自己為了換取眼前的報酬,必須放棄未來可能獲得的最佳報酬。
2. 想像自己已經獲得未來的報酬,未來的自己正在享受自制所帶來的成果。
3. 接著問自己是否真的為了換取眼前短暫的快樂,想放棄未來的報酬?

輕鬆駕馭意志力(暢銷10年紀念新版):史丹佛大學最受歡迎的心理素質課

(本文摘自凱莉.麥高尼格著《輕鬆駕馭意志力(暢銷10年紀念新版):史丹佛大學最受歡迎的心理素質課》,先覺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微軟這樣做 讓員工餐廳變得更好吃

教育孩子為何沒有完美「配方」?一起來了解遲滯效應

如何開展副業 才能真正實現變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