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克爾總理時代(三):被德國人批評老是不接地氣?

新冠疫情危機證明了,四級聯邦制——歐盟執委會、德國聯邦政府和聯邦國會、各邦或直轄市、地方政府——非常難運作。但總理已沒有能力去找辦法解決這麼複雜的問題了。大部分的人仍然信任她,可是她與其他政壇人物打交道時,手上已經沒有什麼權力工具可以使用了。綠黨主席羅伯特.哈柏克(Robert Habeck)接受德國《明鏡日報》採訪時說:「各邦總理以一種近乎可怕的方式,毀壞了她的威信,因為他們一意孤行,不加協商就自己搞自己的。」

新冠肺炎危機顯示了國家的作用極為重要,這與移民危機的情況一樣。但同時,若沒有民間社會的支持,任何政策都無法發揮作用。政治學者指出,「國家的全能和無能」將會同時發生,這就創造出一個雙重困境:憲政體制的國家可以發佈法令規章,但國家自己再也無法可靠地執行這些命令規章;國家似乎只能建立一個「關懷制度」,而如果它想積極採取行動,就會有不斷滑向「鎮壓制度」的危險,亦即一個控制和監視的國家。國家必須依靠公民的自律與合作,讓他們待在家裡,用遠距授課彌補不能去現場教學的不足,或為生病的鄰居去購物。

更糟糕的是,公民社會本身也在分裂——分裂成那些願意協助他人(例如為生病的鄰居購物),和拒絕參與這種支持系統的人。移民危機時擔任聯邦總統的高克曾說到人性的光明和黑暗,這個情況在新冠疫情上也能找到。這種黑暗與光明的對比,在二○二○年八月下旬,反對新冠疫情封城措施的抗議者衝上柏林國會大廈的台階、揮舞著帝國旗幟時,達到了頂峰。

是時候重建一個總理直接接觸公民的管道了,但是梅克爾在她的四屆總理任期內,任憑它荒置。她再度舉行了「市政廳議會」和「公民對話」等活動,在這些會議上,她被描繪成平易近人、關切民生的模樣。但她一直沒有好好練習以公開演講直接面對群眾的能力。還是環境部長的時候,梅克爾曾經告訴女性攝影師哈琳德.柯爾珀說,自己永遠不會想要找專家來幫自己練習自信與群眾魅力。「我覺得這樣做,非常可怕,而且我都是從自己的經驗中得到學習。」

她執政的全期都堅持這種態度,一切都要先在總理府規劃清楚,一切都要先把數據調查清楚,甚至連民眾的可能反應都要事前進行詳細研究。她甚至故意讓「梅克爾本人」消失在總理職位背後,她只是讀稿機,她只是發言人。通過這種方式,她可以成為一個投影屏幕,映照出選民和國民的需求。梅克爾的機智和幽默,只會偶爾在她與公民的直接交流中閃現。

在她任職的最後一年,她面臨著一個她再也無力解決的潮流:法律、國家控制和懲罰手段,在疫情之下似乎都發揮不了作用。總理必須親自上火線,親口呼籲公民守規矩。她必須讓他們認同她的政策。家庭會私下群聚嗎?他們如何與父母、祖父母見面?他們有遵守檢疫的要求嗎?這些問題,都必須交由德國八千兩百萬國民來決定,而梅克爾擔任著他們的總理。

她在二○二○年三月發表的電視講話,其收視率之高,通常只有歐洲足球錦標決賽才見得到。她為自己「要求在復活節假期強制停工」的政策失敗所做的電視道歉,將在歷史上留名。在德國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國家領導人,繞過所有的民主機制直接訴求人民,請求人民寬恕元首個人的過失。可惜梅克爾的道歉語氣仍是一慣如常,好像跟她以往的新年講話沒什麼不同。她沒辦法不一樣。

《明鏡週刊》在梅克爾第一個任期結束時,對她的評價還很溫和,「她不擅長演講,這意味著她沒有充分利用政治機會」。那個時候的危機「只是」全球金融海嘯。這一次疫情,則是一個人命關天的生死議題,而梅克爾再一次(或是依舊)找不到正確的說話語氣。

她對於她所屬的基民黨,以及國會黨團的運作,都沒什麼興趣。這件事在疫情底下成為威脅基民黨生存的嚴重問題。基民黨的議員們在聯邦衛福部的口罩採購案當中竟然收取回扣中飽私囊,沒有任何罪惡感。這些人是基督教民主黨的議員,他們以前也曾經收受專制的亞塞拜然共和國賄款,而出面支持亞塞拜然。梅克爾依靠自己的廉潔與謙虛,為基民黨的民代樹立了行為榜樣。但她並沒有好好控制黨內的清廉文化。早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她為了黨內貪腐案件而寫了一篇著名的文章給法蘭克福匯報發表,文章當中就說道,黨的未來「只能建立在一個誠信的基礎上」。但她傳奇的「梅克爾式的不輕易信任他人」風格——許多國會議員在這點上曾經證明了自己的廉潔——竟在疫情爆發的前幾個禮拜就破功了。說到底,這是關於治理能力的部分,而非關於黨和其代表的道德操守問題。

《梅克爾總理時代》系列文章

梅克爾總理時代(一):金融風暴下沉著的舵手

梅克爾在任期初期所累積下來的一切資產,在接下來的這些年間統統都需要用上。在她第一次任期結束之際爆發了全球金融海嘯,這件事改變了歐洲的一切,也為歐盟的存在帶來危機。

梅克爾總理時代(二):為了保住歐元「不惜任何代價」

關於歐債問題,她遲早得做決定的。二○一二年八月底她訪問中國,與她隨行的有五位部長、許多大企業執行長與老牌家族企業代表,在中國受到相當大陣仗的歡迎。德國政府長久以來已經為德國空中巴士飛機、軌道事業、汽車、機械和設備等領域,建立了穩定的向中國出口管道。中國的支票簿是推動德國經濟發展最重要的動力。

梅克爾總理時代(三):被德國人批評老是不接地氣?

新冠疫情危機證明了,四級聯邦制——歐盟執委會、德國聯邦政府和聯邦國會、各邦或直轄市、地方政府——非常難運作。但總理已沒有能力去找辦法解決這麼複雜的問題了。大部分的人仍然信任她,可是她與其他政壇人物打交道時,手上已經沒有什麼權力工具可以使用了。

梅克爾總理時代(四): 她的生日宴會 總是安排學術演講

梅克爾很少讓人看出,真正的她在處理事情的時候,完全沒有任何「哈斯洛赫市中位數特質」。例如面臨危機時她擅長保持冷靜,當其他人慌張失措的時候,她卻能保持鎮定。同儕們都十分佩服她的理解力、智慧以及對細微事物的記憶力,還有她不貳過的能力。從小,她的父母就叮囑她和兄弟姊妹們,身為牧師的孩子必須要「比其他人更優秀」,這樣他們在東德才能上大學。她畢生奉行(但絕不輕易流露)這份「必須要超越別人」的追求卓越精神,而這個來自父母的教誨,當然也有助於她的政治生涯。

梅克爾總理時代:從科學家到全球最具影響力領袖新典範

(本文摘自烏蘇拉‧維登菲著《梅克爾總理時代:從科學家到全球最具影響力領袖新典範》,遠流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川普登場 帶給梅克爾的震驚

她已看到了不祥之兆!梅克爾提醒 西方必須向中國學習

梅克爾軟硬兼施 聯手馬克宏促成歐盟共識

魅力領導!德國總理梅克爾 衣著暗藏玄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