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險投保價格如何估算?生命表概念已有百年歷史

在一張哭泣嬰兒的圖片底下,標題寫著:「你為什麼沒幫我做好規畫?」這個壽險廣告精準地鎖定了受眾,充滿情緒感染力,效果十足。什麼樣的父母看了那張海報後,不會思考自己需不需要投保壽險呢?已經投保的父母會想:「我保的額度夠嗎?」未投保的父母看了那個哭泣的嬰兒後,難免會感到內疚。這則廣告的效果很好,因為我們都很在乎嬰兒的天真,了解嬰兒的脆弱。這個廣告在情感面與我們產生共鳴,無疑促使許多人投保壽險,以便為家人提供一些保障。然而,另一種效果沒那麼好、但比較誠實的標題是:「萬一你明天掛了,你的生命該要有多高的估值,我才得以經濟無虞?」

在討論生命的價值時,壽險是很重要的議題,因為對許多人來說,這是為人命貼上價碼的情況中最明顯可見的一種。壽險與目前為止討論的其他價碼例子不同,因為它是在競爭市場中買賣的,價碼是由消費者決定。此外,個人可以選擇要不要投保壽險以及投保金額。

相較於目前為止討論的其他類型價碼,公平性在決定壽險價格方面不是那麼重要,這主要有幾個原因:首先,壽險價格是由消費者決定的,而不是由經濟學家、企業分析師或監管機構等他人決定的。如果消費者認為他應該投保較高的金額,只要他負擔得起,決策權都在他手中。 

第二,壽險市場是個競爭市場,所以經濟學家不需要估算價格。壽險成本眾所皆知,不像統計生命價值是透過調查推斷出來,或根據人們支付的意願估計出來的。

第三,壽險成本是根據死亡風險算出來的。判斷一個人的死亡風險時,其背後的數學是以「生命表」(life table)為基礎,那是一個簡單的概念,已有數百年的歷史。

第四,壽險公司的銷售動機不是為了公平,不需要確保產品的公平配銷。壽險公司通常是營利事業,目標是追求獲利最大化,同時在價格與產品上與許多對手競爭。在美國,壽險是一個產值數兆美元的產業。1二○一七年,美國個人壽險保單的面值總額是十二兆美元,相當於美國當年GDP的三分之二。2,3 二○一七年,美國約有二.八九億份有效的保單,平均幾乎每個美國人都有一份保單。4,5 保險公司發起強大的行銷活動來刺激消費者對其產品的需求,想買壽險的顧客可以輕易在網上或透過保險經紀人取得報價。

這並不是說壽險不需要考慮公平性。後面我們會提到,壽險公司判斷風險或死亡率時可合法使用的因素(以及他們選擇使用的因素),會涉及到公平性的考量。此外,壽險保單的定價反映了社會與該公司的價值觀。這些限制與選擇帶出了以下的問題:這種生命評價中,究竟什麼是公平的,什麼是不公平的?性別與種族等因素所造成的薪酬差距,會影響個人購買壽險的能力――公平性在這方面也有一些間接的影響。

消費者決策

消費者投保的金額(為壽險而制定出的一種生命價值),與其他的價碼截然不同。這種生命估值是一種自我評估,由保戶自己決定。它不是由一個獨立的群體(例如民事審判中的陪審員)估算出來的,也不是由經濟學家根據某種計算(例如統計評價)估算出來的。

在考慮要不要買壽險時,你需要回答幾個問題,其中最重要的是:你需要壽險嗎?你應該買哪種壽險,是定期壽險、還是終身壽險?6誰是你的受益人?你需要投保多少金額?投保金額就是直接評估你的生命價值。

你是否真的需要投保壽險,這個問題取決於一些關鍵資訊,包括你是否有眷屬、他們的財務需求是什麼,以及你可以隨時用來支付那些需求的資產價值。

為了評估你的生命價值,你必須做的重要決定包括:確定你的受益人,以及每個受益人應該獲得的金額。受益人通常是投保人的近親,例如配偶或子女。但是話又說回來,選誰為受益人通常沒有限制——你可以以你熱愛的母校當受益人,甚至以你的寵物當受益人。當然,如果你想不出來該選誰為受益人,你很可能不需要壽險。

最後一個問題是投保金額是多少。這個決定不僅取決於需求與必要的重置價值,也取決於保險成本。雖然你可以直接選一個「聽起來不錯」的整數(比如一百萬美元),做這個決定時,最好有一個明確的目標。有幾種方法可以幫你決定壽險的投保金額。

如果你投保的目的是想確保眷屬在你不幸提早死亡後的生活方式不變,投保金額至少要跟你活著時所貢獻的金額一樣,這就是所謂的「替代收入需求」。這與九一一罹難者賠償金計算中確定經濟價值的方式類似。為了估計你的替代收入需求,你不僅應該考慮你的薪水、福利、退休儲蓄,還應該考慮受益人在你去世後需要付錢請人來做的任務。如果你負責賺錢養家,也負責送孩子上學,萬一你過世了,賺錢與送孩子上學的需求依然存在。這是購買保險的過程中需要考慮的嚴肅部分,這些部分對於評估價值很重要,那可能包括托兒、打掃家裡、做飯、開車等任務。當然,由於你已經不在人世,你不會把錢花在自己身上,所以你應該減去個人消費,比如你花在衣服、娛樂、旅行、食物上的錢。這是一個發人深思的詳細計算,清楚顯示你的家人需要多少保險金來取代你的所有經濟貢獻。

由於這種計算把收入列為主要輸入資料,前面提過與收入有關的所有不平等(例如種族收入差異、性別收入差異)都會因此放大。全職父母沒有收入,卻也是提供無償的服務,諸如照顧孩子、做飯、打掃、開車、其他家務支援,他們也需要替代收入。這種替代收入需求反映了需要花多少錢請人來做全職父母提供的服務。同樣地,沒有收入但負責照顧年邁父母的人也有替代收入需求,那需求反映了照顧父母的費用。

替代收入需求的計算結果很明顯。收入較高的人有較高的替代收入需求,需要較高的投保金額。

計算替代收入不是你能採取的唯一方法,你也可以從相反的角度來估計適合受益人需求的保險金額:從倖存者(需求)的角度出發,而不是從你當前的貢獻(供給)出發,這種方法稱為「倖存者需求計算」。對於這種方法,你需要計算倖存者需要多少錢才能享有某種生活型態,這可能包括支付房貸或房租、醫療保險、食物、衣服、大學學費的成本,直到他們有能力賺夠錢支付帳單。你的眷屬越多,「倖存者需求計算」的估計值越高。生活型態的預期會影響這種計算。沒有預期孩子上大學的父母,就不必在「倖存者需求計算」中考慮大學費用。相反的,決心幫女兒支付學費直到她從醫學院畢業的家長,則需要把學費也納入估算。

「倖存者需求計算」得出的結論是,當你預期倖存者將來會過比較昂貴的生活形態時,你就需要投保較多的金額。

確定需要的投保金額後,接著是要比較這個總數與你的流動資產。流動資產是指可以迅速變現的資產。如果你的流動資產(例如股票、債券、現金)超過需要的保險金額,那你可能不需要投保壽險。非流動性資產(例如房屋、汽車)不容易變現,而且即使你賣掉它們,你大多還是需要替代品。例如,房子可能要很長的時間才賣得出去,而且一旦賣出,倖存者仍需一個居住的地方,這表示他們需要付租金或另一筆房貸。一般人通常沒有足夠的流動資產可以支應計算出來的需求。這種情況下,購買壽險就很合理。

上述兩種算法——「替代收入需求」與「倖存者需求計算」——都試圖回答一個問題:萬一你無法為眷屬提供金錢(透過收入)與服務(例如接送孩子等等),你的眷屬需要多少錢才能支應某種生活型態。這可以視為你的生命價碼的一部分,因為它只關注你的眷屬獲得的直接利益,沒有考慮其他人或其他事。那個數值沒有反映你對別人(眷屬以外的人)的貢獻,例如你對社會的貢獻,以及其他沒有貨幣化的互動。

人命如何定價:從法律、商業、保險、醫療、政策、生育等切面,探究社會為人命貼上價格標籤的迷思、缺陷與不正義

(本文摘自霍華德.史蒂文.弗里德曼著《人命如何定價:從法律、商業、保險、醫療、政策、生育等切面,探究社會為人命貼上價格標籤的迷思、缺陷與不正義》,臉譜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最後一個離開辦公室的人 贏家還是輸家?

都更前先搞懂 合建委建最大差別

一個瘋狂念頭山居瑞芳 他們找到幸福與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