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通緊急簡訊 催出莫德納第一箱裝瓶新冠疫苗

與DNA疫苗相比,RNA疫苗擁有一些優勢。最引人注意的是RNA疫苗不需要進入DNA總部所在的細胞核內。RNA在細胞質這個細胞的外圍區運作,蛋白質也是在此建造。因此RNA疫苗只需要把它荷載的貨物送進細胞的這個外圍區域,就大功告成了。

2020年有兩家初生的創新藥廠,為新冠疫苗生產RNA疫苗,分別是總公司設在美國麻省劍橋的莫德納(Moderna),以及與美國藥廠輝瑞建立了聯盟關係的德國公司BioNTech。我的臨床實驗是BioNTech/輝瑞疫苗。

BioNTech在2008年由一對研究員夫妻檔吳沙忻(Uğur Şahin)與歐茲蘭.圖勒奇(Özlem Türeci)創立,他們的目標是要創造出癌症的免疫療法,也就是刺激免疫系統對抗癌細胞。這家公司很快就成為利用信使RNA做出疫苗抵禦病毒這種藥物設計的領導者。2020年1月,吳沙忻在醫學期刊上看到一篇有關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的論文後,他寄了一封電子郵件給BioNTech董事會,並在信上說如果大家相信這個病毒會和MERS與SARS一樣,猛然突襲後又輕易離開,那就大錯特錯了。「這次這個病毒不一樣,」他告訴董事會的成員們。

BioNTech展開了他們稱為光速計畫(Project Lightspeed)的專案,根據可以讓人類細胞製造出冠狀病毒棘蛋白版本的RNA序列開發疫苗。當這個作法看起來很有潛力時,吳沙忻立即致電輝瑞疫苗研究與發展單位的主管凱薩琳.詹森(Kathrin Jansen)。兩家公司從2018年就開始合作利用信使RNA技術開發流感疫苗。吳沙忻問詹森,輝瑞想不想進行類似的合作,開發新冠病毒疫苗。詹森說她之前正打算打電話向他提出相同的建議。雙方於3月簽署合作協議。

那時,公司規模小了很多,只有800名員工的莫德納也正在開發一支類似的RNA疫苗。莫德納的董事長與創辦人紐巴.阿費楊(Noubar Afeyan)是出生於貝魯特,移民到美國的亞美尼亞人。他從2005年開始,對於信使RNA可以插入人類細胞內下令細胞生產研究人員設定的特定蛋白質的前景深深著迷。於是他聘雇了一些畢業於哈佛大學傑克.索斯達克實驗室的學生。當初道納的博士指導教授就是傑克.索斯達克,也是他讓道納開始關注RNA所帶來的驚奇。莫德納主要的焦點,是試著利用RNA開發出個人化的癌症治療法,但他們之前也已經開始採用這個技術製造對抗病毒的疫苗實驗。

2020年1月,當阿費楊在劍橋區一家餐廳裡慶祝女兒生日時,接到了公司執行長史戴方內.班塞爾(Stéphane Bancel)從瑞士發來的緊急簡訊。於是他步出餐廳,在凍死人的溫度下回電。班塞爾說他想要啟動一個專案,試著利用信使RNA做出抵禦新型冠狀病毒的疫苗。這時的莫德納已進行了20種藥物的開發,但一個都沒有取得許可,或者該說連第三期的臨床實驗都還沒摸到邊。然而阿費楊卻立即授權班塞爾進行這個專案,不用等董事會同意。莫德納沒有輝瑞的資源,所以必須仰賴美國政府的金援。政府的傳染病專家安東尼.佛契非常支持這個計畫。「儘管放手去做,」他明白地表示,「不論要花多少錢,你們都不用擔心。」結果莫德納兩天就做出了期待中可以製造棘蛋白的RNA序列,38天後送出第一箱裝瓶的疫苗給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進行初期實驗。阿費楊的手機裡還保存了一張當初那個箱子的照片。

就像CRISPR療法一樣,疫苗發展的困難點在於如何把這個機制送進細胞內。莫德納研究了10年,希望能讓攜帶分子進入人類細胞的小小合成囊體脂質奈米粒更完善。這一點是莫德納領先BioNTech/輝瑞之處,因為莫德納的粒子更穩定,不必儲存於極低溫的環境下。此外,莫德納還要利用這個技術,把CRISPR送進人類細胞。

破解基因碼的人:諾貝爾獎得主珍妮佛.道納、基因編輯,以及人類的未來

(本文摘自華特.艾薩克森著《破解基因碼的人:諾貝爾獎得主珍妮佛.道納、基因編輯,以及人類的未來》,商周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數字裡的真相》為什麼電動車沒有我們想的那麼美好?

比爾蓋茲最愛作家 疫苗接種數字裡的真相

空調也有性別歧視嗎?高效辦公室 活用感官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