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熱愛工作嗎?退休後能否選擇與過去不同的方式?

自己一個人會感到孤單,不單只是因為不再工作的關係。如果只是因為那樣的話,照理說,退休後應該大家都會覺得孤單。然而並非所有人都有那樣的感覺。

會如此感覺的原因之一,是一直以來的生活方式都是把工作當成人生的全部。當然,確實有人覺得工作是一件快樂的事,感覺工作讓人生有價值,這些都不成問題。

不過當「唯有」工作才是人生價值所在的時候,可就是個問題了。嚴格來說,將公司的工作當成唯一的人生價值所在,就是問題。因為如此一來,一旦沒了工作就會失去人生價值。

除了公司內的人際關係之外,我們還有與朋友或家人之間的關係。阿德勒採用「人生的和諧」這種說法,這樣的和諧如果沒有達成,只有工作的課題特別突出的話,難免將成為有如工作狂似的生活方式。

那樣的人,其實只是將工作繁忙當成不要與工作以外的其他事務有所瓜葛的藉口罷了。可是有朝一日,當他不再工作的時候,便立刻覺得自己沒有立足之地,而且無法認定沒在工作的自己是有價值的。

於是,有很多人即使退休後也選擇換一種受雇方式留在原來的地方繼續工作,或是再找其他工作。當然,我的意思不是說不可以工作。甚至應該說,不工作的話,生活可能會立刻陷入窘境。我只是希望大家想想,是否能夠不要像那些病後好不容易撿回一條小命卻連忙又陷入原來生活模式的人一樣,就算要工作,能否在退休後選擇與過去不同的方式?

一個可以在工作上找到人生價值的人,不論工作多久都不以為苦,甚至可能不會意識到自己是在工作。人生價值的說法也許有些小題大作,其實不過就是在工作中能有愉悅的感受。沒有哪樣工作是不需要努力且輕而易舉的,正因為需要努力才有成就感,而且這樣的努力將轉化為喜悅。

即使是這樣的人,想必也該反思自己是否將工作拿來當成不要與工作以外的其他事務有所瓜葛的藉口。

更不要說那些認為工作本身就是一種痛苦,毫無任何喜悅感受的人,除了必須花點心思讓自己可以從中體會人生價值之外,如果不在工作以外的事務上也找尋出價值的話,想必每天都會過得很辛苦吧。

若能避免將工作當成人生的全部,或是排除強制、義務性的壓力,感受得到工作本體的價值,那麼就算退休前後的生活有所差異,自己的生活態度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

最高退休人生:阿德勒指引我們幸福度過人生後半段

(本文摘自岸見一郎著《最高退休人生:阿德勒指引我們幸福度過人生後半段》,春天出版社提供)


延伸閱讀

退休金捨不得用?日本老年醫學專家這樣建議

老後不要留財產 把錢用完是為子女們著想

「退休練習曲」退休那天,我把同事電話都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