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不在於退休!阿德勒指引我們幸福度過人生後半段

阿德勒心理學又稱為「使用心理學」。阿德勒說,重要的不是被賦予了什麼,而是如何去運用它。相對於此,將重點放在「被賦予了什麼」的心理學,就是「佔有心理學」。

退休後,有很多人因為非得要找出工作以外的其他人生價值而感到焦慮,其實要是說到退休後就非得做些什麼才行,那倒不見得。雖然有些生活上的考量,不能說得太過輕率,但是我認為,退休後不用說是工作,就算什麼都不做也無所謂。只是那些一輩子勤奮工作的人,或許會覺得每天無所事事過日子是不行的。

再來,能否感受到工作即是人生價值這件事也必須要思考一下。唯有在工作上才能感受到人生價值的人,一旦退休了,或即使在那之前因為生病而無法工作時,立刻會失去這樣的感受。

事實上所謂的什麼也不做,其實也只是沒做工作而已。人類在生活中是沒有辦法什麼也不做的,總之,認為沒有工作之後一定要做些什麼才行,或必須找出人生價值的想法,其實就是尚未擺脫工作的束縛。

法國雕刻家羅丹對人說完「Bonjour(日安)」之後,一定會加上一句「Avez-vou bien travaillé(有好好工作嗎?)」。

雖然羅丹之所以見了人總是那麼問,是因為他幾乎無時無刻都在努力創作,其實我認為也可以廣義地去解釋工作這件事。讀書、寫信、散步、發呆、睡覺……不論是做些什麼或不做什麼,活著的本身就是在工作,只要我們可以這麼想,那麼退休後不過就是不像過去那樣到公司上班而已,不代表沒有在工作。

我們還得要想想,工作果真就等同於人生價值嗎?如果試著在興趣上以等同於工作上所耗費的心力去尋找人生價值,說不定退休後的人生價值所在也只是由工作轉移到興趣上而已。毫無任何準備便面臨退休的人,要是過去的人生中不曾在工作上感受到人生價值,那麼就拋下過去,現在開始下功夫從某些新事物去尋找即可。這種時候,不妨也想想所謂的人生價值是什麼。

雖然什麼都不做也無妨,但如果有些什麼事可以去做,並且覺得那麼做也不錯的話,心情上應該會比較輕鬆吧。心裡想著非做些什麼不可的時候,不論做什麼都會覺得是義務。成了義務就感覺不到人生價值。就連興趣都當成是義務的人,應該會認為人要是放任不管,就什麼都不會去做的吧。

我曾經在電視新聞中看到現在中高年繭居族逐漸增加的報導。所謂「廣義的繭居族」是指只在從事自己有興趣的活動時外出、會到鄰近的便利商店、會出自己的房門但不出家門,還有幾乎不出房門長達六個月以上的人。聽到這樣的說法,可能很多人都會懷疑自己該不會也算繭居族吧。

看到這樣的定義,為避免成為繭居族,即使勉強自己都必須要走出去。長達六個月足不出戶的情況也許比較少見,不過倒也不是非得要外出不可,而且有些人因病不能外出,應該不至於算是繭居族。

以前,我兒子曾經在考慮要不要進入一所住校制高中就讀的時候,因為看了住校手冊中的規定而決定放棄。他看到晚自習的時間表上註明了「強制參加」而反駁說,自習這種事怎麼能夠強制,斷然拒絕去讀那所學校。

也有人會說,非得要找到興趣才行。可是會覺得連興趣都「非得」找到才行,有點可笑。興趣這件事,正因為不是義務才有趣。把這件事也當成了義務,有點怪異。

找得到興趣當然很好,但是不必因此而覺得找不到或沒有培養興趣就感受不到人生價值。興趣不需要承擔任何義務。若是像工作那樣,一一考量這項興趣是否具備任何意義的話,就無法樂在其中了,是吧?

即使是工作,要說到是否一定需要具備什麼意義,其實也非必然。有太多太多工作,如果要以是否有意義或有沒有用之類的觀點來評斷,很可能都是無意義且無用的。

我年輕時曾經在大學講授古希臘文課程,有一年,這門課因為學生太少而停開。雖然學習古希臘文的學生不可能很多,但是我對校方以選課學生多寡來決定要不要開設這門算是西歐文化與學問基礎的古典語文課程,感到失望。

順帶一提,學校的英文是school,這個字來自於希臘文的schole,意思是「閒暇」。所以如果不是非實用性而且花時間的,就不能稱為是學問了。

回到原來的話題,不工作之後打算找個興趣來替代工作的人,會像過去工作一樣全心投注在興趣上。雖然我覺得要可以把自己從事的某件事稱之為興趣,必須要像專家一樣盡力到極致,可是一旦這麼說,有些人就會走火入魔。

比方說,有人想在退休後開始玩攝影。這種人會犯的錯,就是貿然買下單眼相機。他們覺得,畫圖需要天分,但是照相只要按下快門就好。抱持這樣的想法而打算拍拍看的心情,雖然很能夠體會,但實際上當你拿起相機開始要拍些什麼的時候就知道,還挺難的。專業攝影師,並不是只有按下快門而已。

我覺得起初先用手機拍,一陣子之後感到不過癮了再買單眼相機會好一點。只是說歸說,現在市面上開始有一些智慧型手機的攝影鏡頭性能並不輸給單眼相機,所以將智慧型手機視為攝影新手專用機似乎也不太對。不過,手機在操作上的確更為簡便,體積又不大,總是可以隨身攜帶。

一開始就打算用單眼相機拍照的人,是因為誤以為只要有台好相機就能拍出好照片。

阿德勒心理學又稱為「使用心理學」。阿德勒說,重要的不是被賦予了什麼,而是如何去運用它。相對於此,將重點放在「被賦予了什麼」的心理學,就是「佔有心理學」。

以前面這段話為例,不是擁有了好相機就能即刻拍出好照片,重要的是如何去使用它。即使不是什麼高性能的相機,只要懂得善用它,便能拍出好照片,而不是有了好(貴)的相機,馬上就可以拍出好作品。

同樣的道理也可以套用在本書中有關退休的問題上。問題不在於退休,而在於如何接納退休這樣的現實面,之後的人生要如何度過,自己決定就行了。

話題再轉回興趣的部分。明明買了相機,卻過沒兩天就不用了—為了不犯下這樣的錯誤,不用一開始就大陣仗地把所有道具都買齊,先從會做的部分循序漸進才是明智之舉。

有些人一旦不用上班後,馬上多出很多時間,抱怨說很無聊。對他們來說,興趣是為了打發時間的吧?但如果可以試圖像專業人士那樣全神貫注的話,不久之後便會發現,自己根本忘記時間過了多久。如此一來,無聊的感覺都消失了。

也有人在退休後從事其他工作。他們在還沒退休的時候就已經開始預做準備了。對於退休後要繼續工作,是否有必要先做那樣的準備,其實或可不必想著非得接著做下一份工作不可,而是好好思考一下退休後的人生。這麼做,即使要繼續工作,至少也可以選擇不同於過去的方式。

也許對某些人來說,退休後要不要再工作、或是做什麼樣的工作,並非選擇的問題而是為了生活非做不可。但是除此之外,如果真的不是非做不可的話,至少先考慮一下比較好。

同時與此相關,必須一併納入思考的是人為什麼而工作。有關這部分,之後再來探討。

最高退休人生:阿德勒指引我們幸福度過人生後半段

(本文摘自岸見一郎著《最高退休人生:阿德勒指引我們幸福度過人生後半段》,春天出版社提供)


延伸閱讀

退休金捨不得用?日本老年醫學專家這樣建議

老後不要留財產 把錢用完是為子女們著想

「退休練習曲」退休那天,我把同事電話都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