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早賣掉台積電 經營之神也會看走眼

你知道台灣有家公司2021 年營業規模將超過五百億美元,毛利超過50%,市占率接近55%,是台灣唯一營收超過一兆億台幣,毛利卻足以與蘋果電腦、英代爾、亞馬遜這幾家全球前五名高獲利跨國公司相比擬的半導體企業嗎?當然,我想你早就猜到了,那就是總部位於新竹科學園區的台灣積體電路公司(TSMC)。

我們先來看看2020 年台積電創下的經營奇蹟:

• 天下雜誌2021 年5 月統計的台灣製造業50 大,台積電雖然以營收1 兆339 億而排名第3 名,但是「稅後純益」卻是全國之冠,達5,178 億。這個數字的概念必須作比較,才能看出跟另外的49 個企業集團的不同。要知道第1 名的鴻海集團營收是5 兆358 億,稅後純益卻是1,017 億,和碩聯合科技排名第2,營收是1 兆3,993 億,稅後純益是202 億。也就是說這兩個台灣之光(分占全球ICT 代工產業的第1、第2 名),每賺一塊錢的稅後純益相比,台積電是鴻海、和碩的50 倍。其實更驚人的比較,是台灣前50 大製造業集團,2020 整年全部加起來的稅後純益是6,260 億元,居然只有比台積電一家的稅後純益多1,082 億。

• 5.1 萬名員工平均薪資(含薪水、獎金、股票紅利)170 萬元,每位員工光是獎金、分紅合計平均在80-150 萬元左右。

• 自2008 金融風暴後至2021 年投資總金額超過2,000 億美元,是20 年來全台灣中外廠商當中,投資總金額最大的公司,光它一家投資金額就超過同期長達10 年國內外公司在台總投資金額。

• 它更是台灣股市兩千多家上市櫃公司中,外資投資(買股)比例及金額皆名列前茅最大投資標的。外資占它總資本額的70-75%,約190 億股左右。以2021 年3 月每股600 元台幣計算,外資每賣一成股票,就會從台灣股市帶走六千億現金,夠驚人吧。

• 擁有美國、台灣、歐洲加總專利數量第一的企業,及擁有六、七千名研發部門工程師群,是台灣全部產業中單一企業研發人才最多。

話說1986 年,張忠謀一手籌備台積電的創設時,可沒有國內大企業或大老闆對它有信心,會覺得它是一家發展有潛力,可以捧著大額鈔票去投資的公司。我們這裡講的大老闆在1980 年代,都是台灣產業赫赫有名的人士,他們包括台塑王永慶、大同林挺生、東元黃茂雄、臺橡、聲寶陳茂榜等企業,政府財經科技首長為了邀集他們投資,出面餐敘、親自打電話懇切說明拜託,努力的動作不一而足。這些大老闆還是存疑而裹足不前。誰會想到34 年後,這家半導體公司會產生這麼令人震撼的發展,這麼龐大的成就!

就拿經營之神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來說吧,一開始張忠謀在引介下去拜訪王董作簡報後,沒動靜,接著經濟部長李達海親自打電話拜託,王董仍不為所動,後來當時的行政院長俞國華再親自打電話,跟王永慶說這是政府重大政策,請他務必支持。要知道,俞國華接中風的孫前院長運璿之前,可是有個綽號:「國民黨大掌櫃」,老蔣總統對他充分信任與倚重,所以除了擔當中央銀行總裁外,當時所謂「黨庫通國庫」,國民黨所有黨營事業與財務支出都是由俞國華拍板決定;因此,深諳政治情勢的王董與幕僚團隊,當然了解這個道理,俞院長親自出馬,一定要給面子。最後,台塑才很勉強的投資了將近5%的金額,並且,在台積電成立沒幾年之後,就把擁有的台積電股份統統賣掉,另外成立了南亞電、華亞科兩家半導體相關企業。南亞科專作記憶IC、DRAM 產業是個起伏很大的市場,賺的時候,賺很多,虧的時候,也虧很大,有陣子曾經成了台塑集團相當大的包袱,虧損了數百億元。有人統計,若是台塑不把它當初的5% 股份賣掉,留到今天,母股配子股,至少市值上千億元以上,這大概是台塑董事長王永慶始料未及的事吧。

所以,台積電創業當初,並非一帆風順,而是充滿了變數,過程還頗有些曲曲折折呢。筆者當時在工商時報負責科技相關領域的採訪,對其中籌資創辦過程印象特別深刻,也陸續作了許多相關報導。

要知道,1986 年張忠謀在政務委員李國鼎竭力引薦,行政院長孫運璿邀請下,自美來台,首先擔任的職務是「工業技術研究院院長」。2015 年張忠謀接受筆者採訪時,笑著說,本來以為回來,是在工研院為台灣做點事,沒想到,卻是在台積電為台灣做事。

的確,這事是無心插柳,柳成陰的故事。1986 年7 月,張忠謀回台剛接任工研院院長那天,前任院長方賢齊交給他一頁A4 紙,上面條列急辦事項的清單,項目第一件事,就是要趕緊為美國回來新竹科學園區創業的三家IC半導體公司團隊籌建晶圓製造工廠。

這三家華裔創業者來自IBM、HP、Intel 幾家跨國企業,他們的專長領域都與半導體相關,當初在李國鼎發展高科技政府高層號召鼓勵下,放棄美國大公司的優渥待遇,回到本島剛成立不久的新竹科學園區創業。當時的科學園區環境資源十分貧乏,除了研發環境、辦公室,以及政府的獎勵政策以外,人才、廠房、創投資金等高科技廠商必要的條件都付之闕如,如果政府不能幫他們解決生產工廠問題,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沒有工廠,就沒有晶片可生產出來,最終新竹科學園區第一批半導體公司就要腰折。一旦半途而廢,傳到海外華裔人才的耳中,恐怕就不會再有優秀專家,願意拋棄高薪回來創業了;那麼,剛成立沒多久,本來要作為台灣高科技研發中心的「新竹科學園區」,就會成了空中樓閣,轉型不成,它就會是國內另一個傳統工業區罷了。哪能創造我們今日看到的,全台灣新竹、竹南、台中、台南、路竹這些蓬勃發展的科學園區,一年替舉國家創造5、6 兆億產值的實際成果呢。

如此,李國鼎、孫運璿擘畫多年的心血將成為空中樓閣,幻影一場,這是何等令人扼腕的事。他們兩位政府最高財經科技領導人,尤其是擔任過財經兩部部長經歷,又被蔣經國總統賦予「行政院應用技術發展小組召集人」的李國鼎更是念茲在茲,焦急的不得了,得趕快要幫新竹科學園區這三家新創半導體公司,解決當急之務─成立晶圓半導體製造工廠不可。這是當時張忠謀接任工研院院長第一個月面臨的情景。

因此,當方賢齊把那張急辦事項紙張交給張忠謀時,特別叮嚀Morris:K.T(李國鼎的英文名字簡稱)對這件事特別急,應該幾天內就會來找你談。果不其然,接任院長不到幾天,就接到KT 的電話,要他隔週一到行政院參加K.T 主持的會議,討論如何為這三家半導體新創公司找出一個解決方案。事實上,當時的選項之一,就是幫三家各成立一家晶圓廠。可是政府沒那麼多預算,後來就接受張忠謀的建議,傾向於創立一家有晶圓製造能力的半導體公司,由它幫三家半導體公司生產。

張忠謀向筆者表示,這三家半導體公司其實當初都是規劃做非邏輯IC 的晶片,他卻規劃導向邏輯IC 的特殊應用積體電路(ASIC)的製造。政府高層只要因應三家公司要求,早日成立晶圓製造工廠;至於製程技術方向,充分信任Morris 操盤,由他自行決定。

值得一提的是,1987 年剛成立時的台積電技術來源,主要是工研院電子所的6 吋晶圓廠,其次是飛利浦部分技術轉讓。那時候晶圓製造主流技術是聯電的3-5 微米製程,主要產品是消費IC 領域;反而台積電的1.5 微米製程比較是曲高和寡,每月兩萬片產能鑑於國內IC 設計公司只有30 家,且多屬小型月需產能幾百片,根本消化不了,急需拓展海外市場。這也是TSMC 剛成立時前幾任總經理,都是張忠謀從他熟悉的美國半導體產業找老外來擔任的背景。

1988 年英代爾CEO 安迪.葛洛夫來台,張忠謀力邀他到新竹科學園區工廠參觀,希望能取得當時是全球炙手可熱個人電腦微處理器晶片的製造龍頭,這家Wintel 聯盟大廠的訂單。皇天不負苦心人,隔了一年,通過該公司派來專家小組的兩百項工作問題的所有認證後,終於獲得來自英代爾第一張訂單,馬上把產能填滿,展開台積電開廠以來新的一頁。這就是當年無心插柳,卻茂盛開花,最後成為一棵龐然大樹,樹蔭護住了台灣這個科技之島的由來。

台積電為什麼神?:揭露台灣護國神山與晶圓科技產業崛起的祕密

(本文摘自王百祿著《台積電為什麼神?:揭露台灣護國神山與晶圓科技產業崛起的祕密》,時報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台積電為什麼神?揭露護國神山的秘密

台積電的執行力為何超強?從團隊的共振效應談起

台積電公司治理有何不同?去家族化一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