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已看到了不祥之兆!梅克爾提醒 西方必須向中國學習

她警告說:「再過十年,我們將需要能閱讀中文專利的人,因為中國人不想用英文撰寫專利說明書了。」

早在歐巴馬提倡「亞洲樞紐戰略」之前,安格拉.梅克爾已頻頻出訪中國,幾乎每年都會去一趟北京,以加深德國和中國領導人的關係。她的外交政策顧問霍伊斯根說道:「她早在二○○五年就說過,中國是顆冉冉升起的新星,我們必須跟中國保持良好關係。她在江澤民、胡錦濤和習近平身上,下了很大的工夫。中國的教訓以及可能給世界帶來的危險,未曾偏離梅克爾的雷達。」

她剛當上總理那幾年,因為出訪中國而興奮。她在中國見到不少文化界人士、科學家、企業家和官員,這個新興巨人的進步讓她驚異,因此有不虛此行之感。她問道:一個採行中央計劃經濟、一黨專政的國家何以能讓數百萬人口擺脫貧窮,不斷增加其全球影響力?這樣的軌跡似乎是史無前例的。梅克爾從北京回來時,通常會給德國企業帶來一籃子有利可圖的貿易協議─終於使中國成為德國汽車的三大市場之一。

然而二○○七年下半年,梅克爾卻沒能和中國談成任何協議,也見識到「中國奇蹟」的黑暗面。德中雙方關係突然降溫,是因為梅克爾九月下旬在柏林接見達賴喇嘛,而且和非政府組織、異議份子及獨立記者談話。八月陪同梅克爾訪中的發言人韋翰(Ulrich Wilhelm)說道:「她每次都會談到人權問題。」她第一次見到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時就曾開門見山地說:「我欽佩貴國的進步,但在展開我們的會談之前,我無法不提及人權的問題。」 

中國當然嚥不下這口氣,認為這是在干涉中國內政。為了表示不滿,他們不但讓梅克爾空手而回,更在同年十一月法國總統薩科吉(Nicolas Sarkozy)來訪時,跟他簽署了三百億美元的合約。梅克爾不禁注意到,就敏感的中國人權問題,薩科吉可說如履薄冰,不敢踩紅線,惹中國發火。自此之後,梅克爾猶如在自己的價值觀和維護德國商業利益之間走鋼索,特別是在和中國領導人的閉門會議上。她一直努力和北京建立良好關係,因此贏得了中國歷屆領導人的信任。無可諱言,這種信任是以道德為代價換來的。

二○一三年上任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曾對梅克爾說,在中國和其他地方,支持人權最好的方式就是消除貧窮。但她不完全同意,依然認為自己有權就北京對少數民族和基本人權的無情鎮壓,說出自己的看法。據報導,她對習近平說:「如果你採取鎮壓的手段,我們就不得不公開支持抗議者。」雖然梅克爾說習近平日益強硬加上大搞個人崇拜,這些做法「令人失望」,但她還是從一個比較複雜的角度看待中國,而不僅只是自由和不自由的二元對立。因此,梅克爾也會訴諸軟性的手段─並非作為強硬談判的替代品,而是她對一個在西方經常被忽視的古老文明表示尊敬的方式。

梅克爾的外交出訪大抵匆匆完成禮貌性的拜訪及問候、正式交換意見和記者會,但在中國,她花了不少時間。二○一八年,她參訪深圳,想親眼看看這個香港旁邊的小村莊如何脫胎換骨,成為擁有一千二百五十萬人口的高科技中心,而德國汽車工業的動力電池仍需仰賴進口。造訪中國十幾趟後,她知道除了習近平,該找哪些人,哪些人又該敬而遠之。所有的重要決策可能都是由習近平拍板定案,但他也會聽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的意見,因此她也將和劉鶴的見面納入行程。在最近一次訪問中,她興高采烈地告訴隨行人員:「我們在慶祝我們同步傳譯的五週年紀念!」她描述之前中國官員如何吃力地從索引卡唸出翻譯好的答案。二○一○年七月,安格拉.梅克爾決定去西安參觀秦始皇的七千個兵馬俑,以慶祝自己的五十六歲生日。這回,她那難得露面的丈夫也隨她同行。中國官員當然也注意到她對古物和文化的興趣。

梅克爾熱愛歷史,有鑑於她對中國歷史的著迷,今日中國展現的全球抱負也就沒那麼神祕,也許對她的威脅也就沒那麼大。她是一名科學家,因此她很清楚中國在技術發明方面的卓越成就─例如火藥─中國也是最早進行天文研究的國家(於十七世紀的清朝)。她曾說:「我常和習主席討論我們如何學習對方的長處。我訪問中國時,他們的領導人告訴我,在過去兩千年中,有一千七百年,中國的經濟領先全球。如果我們重現傳統的榮光,你們可別難過。」梅克爾比較近三十年中國非凡的進步以及從二戰的灰燼中崛起的德國。她指出:「中國的崛起和德國一樣,大抵是基於勤奮、創造力和技術能力。」在她擔任總理的十六年間,中國經濟增長了二○二%。她警告說:「再過十年,我們將需要能閱讀中文專利的人,因為中國人不想用英文撰寫專利說明書了。」

她提醒自己的內閣,中國的目標是站在人工智慧的先端;二○一七年,中國在人工智慧領域投資了一百二十億歐元,而德國只花了五億歐元。她認為中國進步的腳步快得令人瞠目結舌,與其說是一種直接威脅,不如說是一種鞭策,激勵歐洲快速發展。她說:「我相信晶片應該可以在歐盟生產,而歐洲也該有超大規模的雲計算平臺服務商,並且能夠製造電動車的電池芯。」就這類的技術問題,很少國家元首能夠侃侃而談。由於她曾生活在警察國家的監視下,她認為歐洲應該制定隱私權保護及全球數位標準的規則─以成為美國和中國之外的選擇。她說:「我堅信個人資料不屬於國家或公司。」梅克爾是個務實的人,一方面和中國的電信巨頭華為談判,另一方面加強德國政府對電信設備供應商的審查,並界定德國數據的安全風險。儘管她對共產黨統治的現實生活有親身體驗,仍拒絕透過意識型態的稜鏡來看中國。她也承認,中國和東德、蘇聯不同,中國已進行經濟改革,使其數百萬人民得以受益。

對大西洋兩岸的許多人來說,從二○一九年中國持續鎮壓香港改革派和維吾爾族來看,梅克爾的務實主義顯得空洞。想必這又是梅克爾兩害相權取其輕的結果。她認為德國和中國的貿易太重要了,不能被政治綁架。梅克爾擅長用歷史學家的角度觀察趨勢,她已看到了不祥之兆。若西方不盡快開始向中國學習,將來可能會遠遠落後。她經常提到這樣的事實:有好幾個世紀,中國代表世界文化的巔峰。公元前二一○年,中國工匠雕刻出那些栩栩如生的兵馬俑時,歐洲人在做什麼?文明興起,然而如果變得自鳴得意、漠不在乎、頽墮委靡─就會走向崩壞。她在任期最後幾年,幾乎每次演講都會警告,西方的希望之火愈來愈黯淡,使命感也愈來愈低。她想重新點燃這股希望,但她能運用的手段很有限。煽風點火、激發人民採取行動,並不是她的強項。

梅克爾傳:一場卓越的史詩之旅

(本文摘自凱蒂.馬頓著《梅克爾傳:一場卓越的史詩之旅》,天下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創造歷史的紐西蘭女總理阿爾登

選拜登當副手 歐巴馬:我沒有看走眼

歐巴馬:想當總統就要拿出總統應有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