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雲驄:天才少年、駭客、一場數位與金融革命

前陣子你可能看過這則新聞:有一位年僅27歲的億萬富豪,捐了十億美元給疫情嚴重的印度,協助抗疫。年紀輕輕,一出手就是十億美元,真是英雄出少年。

不過,這位年輕富豪的所謂「捐款」,其實相較於過去比爾蓋茲、巴菲特的善舉,非常不一樣。得稍微說明一下,才能看見這則新聞背後的套路。

首先,這位名叫布特林(Vitalik Buterin)的年輕富豪,並沒有真的「拿出」真金白銀十億美元。精確地說,他捐給印度的,其實是五十兆個「柴犬幣」(Shiba Inu coin,簡稱SHIB,是前陣子很熱門的「加密數位貨幣」之一)。媒體只是依據交易平台上的柴犬幣市價,換算出約相當於「十億美元」,並據此下標,讓讀者比較有感而已。

其次,巴菲特的錢是投資來的,蓋茲的錢是拚大事業賺的,布特林這「五十兆個柴犬幣」,卻完全不是靠自己努力或投資掙得的,相反的,全部都是(你一定很難理解)人家送給他的!是的,送,全部送,沒附帶任何條件,直接匯入他的數位錢包。

也就是說,新聞中「布特林捐款十億美元給印度」這話,正確的說法應該是:「布特林把人家送給他的五十兆個柴犬幣轉送給印度。」

至於是否值「十億美元」,Well,就在消息見報後,柴犬幣應聲重挫,所以究竟值多少,得看你在哪一天問這個問題。

一場環環相扣的精心布局

看到這裡,你可能心中一堆問號:聽都沒聽過,柴犬幣是什麼東西?五十兆個柴犬幣,又是什麼概念?若真值十億美元,可不是小錢,到底是誰、以及為什麼要白白送給布特林? 布特林又為什麼不自己留著,要高調地送給印度? 喔對了,布特林又誰?

是的,這個故事,這一整場套路的源頭,要從布特林這年輕人說起。

想像一下,你家孩子大學才念幾個月,就跑來跟你說:「阿母,我不要學位了,我要去創業!」你會不會一顆心懸到半天高?

布特林就是這樣的小孩。出生於俄羅斯,布特林從小數學極好,後來隨父母移民到加拿大。17歲從父親口中第一次聽到區塊鏈、比特幣時,原本不感興趣,但隨後漸漸轉為狂熱分子。19歲那年,大學才念了八個月,他就決定輟學,跑去與另外四人聯手投身當時讓很多人一頭霧水的區塊鏈。他們創辦了以太坊(Ethereum),並催生了「以太幣」。

時間快轉至今天,當年幾個年輕人所打造的以太幣,市佔率已高居全球第二(僅次於比特幣)。布特林不僅被歸為億萬富豪,更是全球加密貨幣圈舉足輕重的一號人物,在亞洲甚至有「V神」之稱,與台港科技圈常有往來。

不難想像,那些想在加密貨幣圈露臉的無數年輕人,都會想跟布特林沾點光。這些人當中,有一位的沾光手法最特別,就是「Ryoshi」。

直到今天,沒有人知道Ryoshi的真實身分。只知道這位軟體工程師去年八月,利用以太坊技術開發出「柴犬幣」,並突發奇想地將首批發行中五十兆個直接匯入布特林的數位錢包裡,然後再以「布特林持有龐大部位」來炒作知名度是他的目的之一。

這如意算盤真是打得太成功了。果然柴犬幣在加密貨幣圈一夕爆紅,還引來更多人有樣學樣。例如今年2月誕生的「秋田犬幣」(AKITA)、4月的「狗狗火星幣」(Dogelon Mars),都複製了同樣的手法。

就這樣,布特林的數位錢包中,平白無故多了數以兆計的「柴犬」、「秋田犬」、「狗狗火星」等加密貨幣。其實,這幾種貨幣被統稱為「迷因幣」,雖然說有「市價」可參考,也有投機客炒作,實際上真拋售到市場上根本不值幾個錢,專業投資者都敬而遠之。但媒體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這些都算成他名下的「財富」,說布特林身價多高又多高。

圈內人都知道,布特林不是那種貪財、搞奢華的人。平常他總是穿著簡單的T恤牛仔褲,出差時也多是搭經濟艙、住最平價的旅社,從不以什麼科技新貴、年輕富豪自居。更何況,全世界都知道這批貨幣是人家送的,倘若布特林真收下,拿去買豪宅、名車、遊艇,那鐵定落個「不勞而獲、坐享其成、占人便宜」的罵名,將來就算繼續在幣圈混,恐怕也很難贏得什麼尊敬。

所以聰明的他當然不會這麼做,於是,他除了把部分迷因幣「轉送」出去,後來還把剩下的全數銷毀。而且除了轉送迷因幣之外,他還捐出部分自己名下、真正更值錢的以太幣共襄盛舉。為了以昭公信,布特林還在推特上貼出證明,並登上那幾天加密貨幣圈的最熱門新聞。

不過,要能炒成這麼熱,光靠布特林自己一人,恐怕也未必辦得到。還記得前面提到,布特林這五十兆個柴犬幣是捐給「印度」嗎?嗯,更具體說,是捐給印度一個名叫「加密新冠紓困基金」(Crypto Covid Relief Fund)的組織。

關於這個組織,主流媒體幾乎都是輕描淡寫地一筆帶過。但看到名稱上「加密」(Crypto)這兩個關鍵字了沒?對,原來在這新聞中就連受贈的一方,也不是一般傳統慈善團體,而是一個和加密貨幣圈關係密切的組織,創辦人是印度幣圈名人Sandeep Nailwal。至於這個刻意冠上「Crypto」標籤,替加密貨幣打廣告意圖明顯的組織,成立的時間是⋯⋯很「巧」,就在布特林宣布捐贈前幾周。

緊接著,就在新聞傳出後,換另一位印裔幣圈富豪──知名平台Coinbase資訊長Balaji Srinivasan──登場加碼演出:只要網友每在推特上分享一次布特林貼文,他就捐出50美元,總計要捐10萬美元。

此刻不必是什麼聰明的行銷高手,應該都已經看出來:從幾個迷因幣的相繼登場,到Nailwal成立慈善組織,到布特林的捐贈,到Srinivasan的推波助瀾,每一個人每一次登場,都是環環相扣的精心布局。拉抬的,不僅是幾個迷因幣,更重要的是讓更多人關注區塊鏈,連帶升高了加幣貨幣的熱度。想想看,熱鍋炒熱菜,誰捨得離桌?此刻就算你對區塊鏈、加密貨幣這玩意兒很陌生,這下也難免覺得自己不應置身事外。

Web 3.0,一個擺脫老派菁英宰制的新世界

說到加密貨幣,你會發現:除了專業小眾媒體,今天主流財經媒體幾乎都只鎖定「財富」兩個字,老是愛爆誰炒幣誰狂賺的新聞。這,實在也小看了幣圈。

沒錯,很多人關注幣圈,純粹是想看有沒有發橫財的機會。所以就算市場暴漲暴跌,也沒嚇跑他們。就在我寫這段故事時,比特幣兩天內重挫兩千美元,大半加密貨幣也面臨嚴重賣壓,還是一堆人死抱不放。這種雲霄飛車式的漲跌,讓各國主管機關如臨大敵。美國財長葉倫特別召開內部會議,找來聯準會、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證管會、聯邦存保公司等高級官員,希望盡快制定管理加密貨幣的規範,免得金融風暴再度上演。

但其實包括V神布特林在內,很多早期投入區塊鏈的主要靈魂人物,都是資訊怪咖(geeks)與加密軟體駭客(crypto-hackers),不是什麼炒股族、理財族,相反的,他們對華爾街極度反感,鄙夷傳統金融與商業活動。他們當然不排斥賺大錢,但他們對加密貨幣的炒作非常不屑。布特林就常警告年輕散戶,加密貨幣的價格隨時可能歸零,玩玩可以,千萬不能當真。開發「柴犬」、「秋田犬」、「狗狗火星」等貨幣背後的工程師們也不是為了賺錢,相反的,只是要嘲弄盲目追捧加密貨幣的貪婪投機客。 

但警告與嘲弄又如何?市場照樣炒不停。這也是為什麼,與布特林一起創立以太坊的Anthony Di Iorio,前陣子決定退出幣圈;推出狗狗幣(Dogecoin,也就是前面提到的幾種犬幣的祖師爺)的Jackson Palmer,甚至誓言此生不再涉入幣圈。

也難怪他們如此。《彭博》新聞社資深科技與金融記者卡蜜拉.盧索,在她的新書《以太奇襲:一位19歲天才,一場數位與金融革命》中,就講述了這批人的故事。根據《以太奇襲》裡描述,布特林、Di Iorio與他的以太團隊打從一開始,就不是要玩什麼海撈一票就跑的金錢遊戲,他們真心打造的,是眾所期待的Web 3.0。在他們的想像中,下一代網路新世界裡,以太坊是一臺「無止境機器」(infinite machine),任何人都能自由開發與實驗夢想。無論消費、理財、工作、娛樂,你我都將體驗一個全新的去中心、擺脫老派菁英宰制的新世界。

什麼叫去中心、老派菁英宰制的世界?看看阿根廷吧。大約十年前,阿根廷陷入通膨噩夢,peso天天貶值,老百姓一領到peso,就趕緊轉換成美金。有一天,阿根廷突然無預警宣布:禁止美元兌換,隨即網路上的外匯兌換網頁竟然全面消失,再也無法兌換美元!一位《彭博》同事告訴盧索,可以改買「比特幣」──這種「去中心」的新貨幣不但比peso保值,而且不受老派政府管制。

回到紐約的盧索在好奇心驅使下,深入研究區塊鏈與加密技術。她發現,從比特幣到以太幣,從布特林到他的團隊,這圈子裡一個比一個厲害(光是看「捐款」事件的布局就知道了)。出版市場上寫比特幣的書很多,但真正重要的是以太坊,卻沒人好好寫過背後這群年輕人的故事。於是,她著手寫了《以太奇襲》,讓外行人也能看懂這位自學的19歲天才少年,如何開創以太坊,與一群瘋狂的geeks周旋於科技創新與貪婪市場之間。

從Web 1.0到今天的3.0,市場上總是有垂涎暴利的資本家,有強勢染指的銀行,當然還有藉機炒作發財的小散戶。不過最有意思的,還是一批又一批不甩主流的年輕人,原本想改寫世界的未來,結果,卻先扭轉了自己的人生。

以太奇襲:一位19歲天才,一場數位與金融革命

(本文作者沈雲驄,知名財經作家。摘自卡蜜拉.盧索著《以太奇襲:一位19歲天才,一場數位與金融革命》,早安財經提供)


延伸閱讀

「思考框架」三大原則:可變性原則

善用思考框架 人人都可以是造局者

海運業的軍備競賽 貨櫃船龐大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