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總統的人都能言善道?政治家演講稿三步驟

人常說美國的總統很會演講,林肯總統曾在蓋茲堡演說中發表了「民有、民治、民享」的名言。

甘迺迪總統在就職典禮的演說中也曾說:「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做什麼,而要問你能為國家做什麼」,的確有許多名言。

在美國總統大選辯論會上的演說表現,會直接影響選情;相較之下,日本的政治家演說就差很多,連說個笑話圓場或炒熱氣氛也不會,有時甚至還可以聽到底下的民眾嘆氣。

但美國總統和總統候選人,都不是天生的演說家。

一旦成為總統或總統候選人,就會有後援會,有幫忙選服裝做造型,就連演講稿都撰稿幕僚擬妥。

一旦成為總統,會有幕僚一邊負責撰寫講稿、一邊負責潤稿。

說白一點,那些演講稿中根本找不到一句總統自己說的話。

甘迺迪總統的就職演說,也是出自於著名的同時擁有律師和作家身份的泰德.索倫森(Ted Sorensen,一九二八|二○一○年)之手。

在美國,不僅是總統,連政治家的演講稿大致上都會以下述的三步驟撰稿。

步驟一:清楚明白設定訴求的目標對象

簡單來說,對象是中產階級以下,寄望於大政府能解決社會問題改善福利制度,或者對象是中產階級以上,只希求小政府做事,必須清楚設定訴求的目標對象。

步驟二:針對不同的對象訴求的內容是什麼?必須好好編寫

針對中產階級以下的目標對象訴求,可能大多都是希望政府不要剝奪移民者的工作權,能保障求職受雇的工作權利。

另一方面,針對中產階級以上的目標對象,可能會訴求健康保險等稅金能減至最低限額或者減稅之類的內容。

步驟三:訴求的內容要針對目標對象的情感潤飾

對一般民眾,訴諸於邏輯理論還不如訴諸於情感的呼籲,來得容易與實際行動結合。

在歷史上最充分利用這種民眾特質的就屬德國納粹領袖希特勒,以及他的得意助手、號稱宣傳天才的約瑟夫.戈培爾(Joseph Goebbels,一八九七|一九四五年)。

日本的政治家有些也跟美國政治家一樣,有整個團隊幫忙服裝、造型、形象、宣傳、撰稿,只是還沒有像美國那麼專業。

若說美國是利用科技與無人偵測機的高科技戰爭,那麼,日本只能說是停留在使用人海戰術的落後國家戰爭。

在日本,那些議員政治家想到什麼就有話直說,有時甚至發言不當。為何會有這樣不同的情況呢?如前所述,美國是個低情境文化的社會,連政治都需仰賴語言溝通,所以那些能當總統的人都能言善道。

在高情境文化社會的日本,很難能找出幾個像田中角榮(一九一八|一九九三年)那樣重情重義的政治家,到現在,都還有人緬懷他。

說話的本質:好好傾聽、用心說話,話術只是技巧,內涵才能打動人

(本文摘自堀紘一(HORI Koichi)著《說話的本質:好好傾聽、用心說話,話術只是技巧,內涵才能打動人》,經濟新潮社提供)


延伸閱讀

江湖人稱S姐:提問是可練習而成的藝術

愚蠢的問題總比愚蠢的答案好

化異見為助力 說服是一門微妙的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