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拖太久讓人筋疲力盡?貝佐斯這樣改善決策難題

我們從來沒有足夠的時間、資源或注意力來完成所有需要完成的工作,因此我們必須根據目前擁有的訊息作出結論,然後繼續前進。我們運用偏見,將故事轉變為當下的決策。

能夠制定決策通常被認為是領導力的珍貴品質。在亞馬遜,「行動偏見」(Bias for Action,行動至上之意)四字甚至是公司的十四項領導原則之一。亞馬遜的網站如此定義這項原則:

「速度對業務來說至關重要。很多決策和行動都是可逆轉的,不需過度推敲。我們提倡經過計算的風險承擔。」

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在2016年致股東信中,進一步地擴展了這個想法,他談論了Day1公司(總是以新手心態運作的公司)和Day2公司(認為已經明白一切的公司)之間的運作差異:快速決策

Day2公司制定高品質的決策,但過程非常緩慢。為了保有Day1公司的精力和動力,必須以某些方式制定高品質且快速的決策。

首先,切勿使用千篇一律的決策流程。許多決定都是可翻轉、雙向的,這些決策可以使用輕量級流程。

第二,當你得到70%的訊息時,就應該制定決策,如果想要等到90%的訊息出現,在大多數情況下,速度可能會減緩。如果你擅長路線修正,錯誤的代價可能比你想像的低,但速度慢的代價必然很高。

第三,「保持懷疑,承擔責任」(Disagree and Commit)。這句話可以節省大量時間,即使沒有達成共識,如果你確信某個方向,可以說:「我知道我們在這方面存有歧見,你願意跟我賭一把嗎?保持懷疑,承擔責任?」在這個時候,沒人可以知道確定的答案,但你可以很快得到對方的同意。

方法不只有一種。如果你是老闆,你也應該這樣做,我保持懷疑,但我承擔責任。

第四,及早發現真正的錯位(未校準)問題,並立刻升級問題。有時團隊有不同的目標和完全不同的觀點,再多的會議和討論也無法解決這種深刻的分歧,如果沒有升級問題,這種情況下的默認爭端解決機制會造成精疲力盡的情況。擁有更多耐力的人來執行決策。

「你讓我筋疲力盡」是一個糟糕的決策流程。它緩慢且消耗心力。相反地,快速升級更好。

「如果」是雙向門,請做出決定,即便你有30%的機會選錯,之後得回頭。這對我們的召募工作有明確的啟示。一些公司使用「是與否」的方法,鼓勵團隊在十分確信該求職者能勝任工作時,才能錄取對方。當公司規模較小,而且每個員工都會對公司整體產生實質影響時,這點很重要。但當你在亞馬遜,每年招聘上萬人(平均一天上百個),實際存在的時間限制就該納入考量。

每當時間過長,或快速行動能獲得優勢時,以下最後三個策略(代表34 種已知偏見)有助於增強我們的信心,採取行動,而非拖延。

策略11:堅持下去

我們有動力完成已經投入時間和精力的事,而不是改變方向。

策略12:保護自己的信念

當信念受到挑戰時,我們的反應經常是自我防衛,而非質疑他們。

策略13:做安全的事

在所有條件皆相同的情況下,通常會選擇我們認為風險較小的路徑。

承認自己必須在不確定中採取行動,產生誠實的偏見,我們可以參考貝佐斯的建議,並承認如果發現自己錯了,可能需要轉身回頭。我最喜歡的亞馬遜領導原則巧妙地展現這一點,也就是原則四:判斷正確。

領導者要常判斷正確。他們需擁有卓越的判斷能力和敏銳的直覺,並尋求多樣觀點,挑戰自己的觀念。

以上這點似乎和我們目前所說的相互矛盾,但如果你仔細閱讀,可以發現領導者只有在尋求多樣觀點且努力推翻自己的觀念後,才能判斷正確。他們經常判斷正確,因為他們試著找出自己的錯誤,而後改變觀點以使其正確。

簡而言之,這就是我們培養誠實偏見的方法。

意見不同,還是可以好好說:Twitter 、Slack高績效團隊負責人,教你化解歧見的8種溝通心理技術

(本文摘自巴斯特‧班森著《意見不同,還是可以好好說:Twitter 、Slack高績效團隊負責人,教你化解歧見的8種溝通心理技術》,天下雜誌提供)


延伸閱讀

法式停擺:別把工作帶回家

彼得杜拉克:學會對無關緊要的事說「不」

少才更好!NIKE氣墊鞋 採用減法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