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才更好!NIKE氣墊鞋 採用減法創新

NIKE採用的減法,讓我們看見了前所未見的球鞋。

滑步車讓孩子在開始騎真正的腳踏車之前,能多獲得一、兩年的經驗。更重要的是,一旦以斯拉決定該騎「大孩子」自行車的時候,我們根本不需要幫他裝上輔助輪,因為他已經懂得如何保持平衡,他接下來只需要學如何踩踏板,然後是如何煞車。

將近一百年來,兒童單車在市場上的定位是「兒童專屬的自行車種類」。隨著時代變遷,這種車輛也經過許多設計改變:輔助輪、更扁平的輪胎、避震懸吊和座椅、車速更快,還有某種裝置能讓這種車跟成年人的自行車接在一起。

這確實不可思議,但應該不令人驚訝,畢竟我們已經明白,設計師是過了多久才想到該拿掉踏板,這讓一個全新的年齡層能接觸雙輪車,而且他們的父母願意買單。

就像「停辦」和「時間饑荒」有著負相關,人們也很難領悟到「減法是發明之母」。而以斯拉能提早一、兩年享受雙輪車的樂趣,就是因為竟然有人拿掉了腳踏車的踏板。

對發明了滑步車的萊恩.麥克法蘭(Ryan McFarland)來說,以及在那之前發明了空心磚的安娜.凱契琳而言,減法顯然造就出更好的產品。而且減法在當代創新中極為罕見,因此「精簡」就算並不實用也沒關係,光是「新鮮感」就能拿來行銷。

奇普縱身跳出卡丁車的那個時代,NIKE成了價值十億美金的公司,日後將掌控球鞋市場,並成長為世上最大的運動用品公司。我、奇普和喬許當時如果不是已經穿著NIKE的氣墊鞋(我們只穿看得見氣墊的款式),就是忙著說服各自的家長幫我們買下這種鞋子。

在那十年前的一九七七年,馬里昂.魯迪(Marion Rudy)向數十家鞋商推銷自己發明的氣墊鞋概念,但沒一家願意採用。與往常一樣,人們從直覺上並不認為「更少」是比較好的選項。魯迪終於找上NIKE,而這家公司在當時規模很小,而且是販賣一些特定商品。據說,NIKE共同創辦人菲爾.奈特穿上一雙試作氣墊鞋跑步,很喜歡這雙鞋帶來的感受。NIKE開始向核心市場的菁英跑者推銷這種鞋子。後來,NIKE終究意識到,氣墊鞋會吸引我和我堂親這種人。

大約十年間,NIKE的減法式產品是看不見的,你只能相信鞋子裡真的有一塊氣墊。而NIKE開始展示魯迪的設計後,產品銷量大增。經典的Air Max 1在鞋底側面開了一扇小窗,以便展示氣墊。這扇窗讓減法式設計更引人注目,而事實證明,引人注目的減法式設計有銷路。

Air Max 1的設計師汀克.哈特菲爾德回想球鞋史上這個轉捩點:「人們在找個不一樣的東西……Air Max 1的鞋底有個氣墊窗,加上周圍的色彩,讓它跟當代的鞋子相比顯得與眾不同。」

NIKE之所以獲得成功,並不只是因為肉眼可見的「更少」(如果麥可.喬丹當年穿上的是Keds帆布鞋,那我們也願意穿)。也許鞋底那個小洞裡,真有什麼機能性的存在。總之,哈特菲爾德所提到的那個「與眾不同」,確實發揮了效果。NIKE採用的減法,讓我們看見了前所未見的球鞋。

萊恩.麥克法蘭採用的減法,讓年紀更小的年齡層也能享受騎單車的樂趣。汀克.哈特菲爾德採用的減法產生了某種差異,讓消費者感到耳目一新又驚喜。我不禁好奇,採用減法的創新者是不是真的很罕見。

Google有個資料庫記載著美國境內通過的專利。這些專利承認發明者對產品、製造過程或機械做出的獨特改變,並確保無人能透過抄襲獲利。我想知道,透過電腦對專利說明書的分析,我們能否找出這種改變背後的共同點?如果某個專利說明書經常提到「添加」和「更多」之類的詞彙,這就指出此為加法式改變,而說明書如果經常提到「減去」和「更少」,就顯示是減法式改變。

兩個人協助我把這項猜測轉變成有用的觀察,其中一位當時是博士生的凱特琳.斯騰格(Katelyn Stenger),另一位當時是大二生的克拉拉.羅(Clara Na)。凱特琳和克拉拉首先找出八個意義最接近「加法」和「減法」的同義字。接下來,在某個文字分析程式的協助下,她們掃描了專利說明書中的數十億文字,記下每個跟加法或減法有關的同義字。我們知道這種電腦工具會遺漏人類認為屬於減法、但不屬於跟減法同義的文字。但我們能接受這點,因為針對加法的同義字也是如此。
在其中發現的一些專利令我們非常興奮。

我們最喜歡的一個加法式案例是:多層次/多閾值/長效GPS/GNSS原子鐘監控系統

一個亮眼的減法式案例是:無背帶、無肩帶、有托架的胸罩

沒錯,你也注意到了,「無背帶、無肩帶」胸罩中的「托架」,反映出其創新者同時採用了加法和減法。

我們這些發現,揭露的不只是有趣的案例。四十年來的數位專利說明書中,加法同義字的使用次數比減法多三倍。此外,這種不平衡隨著時間而擴大。從一九七六年算起,減法詞彙的使用頻率大多沒變,但加法詞彙的使用頻率幾乎翻了一倍。而且專利的相關用字不只是反映出語言的一般用法。專利說明書中的減法同義字雖然比加法同義字更少出現,卻在報紙文章上更常出現。

如果只看這項研究,你可能會懷疑是不是加法比較容易讓人拿到專利。也許創新者並沒有忽視減法,而是覺得在說明書中多寫些「多重」這類詞,就能讓申請案更可能通過。話雖如此,專利說明書中的文字規律,確實很像我們在旅行計畫、樂高和網格題中看到的加法—這使得人們無法做出更好的改變。

減法的力量:全美最啟迪人心的跨領域教授,帶你發現「少,才更好」

(本文摘自雷迪.克羅茲著《減法的力量:全美最啟迪人心的跨領域教授,帶你發現「少,才更好」》,先覺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萬一定位圖也找不到產品差異化 還有這個辦法

海恩法則是什麼?重大事故的背後往往藏著問題

麥肯錫7S思考 釐清企業內部資源 發揮加乘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