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新常態 就是在做減法

並不是我最先注意到減法的力量。許多人提出了有用的建議,因為它們能協助我們更接近減法式思想,例如:電腦科學家卡爾.紐波特宣揚「數位極簡主義」;名廚傑米.奧利佛把食譜精簡成只需要五種食材;專業整理師近藤麻理惠教導人們如何整理雜亂的居家環境。這些大師都教導了我們能透過哪些明確方式來進行減法,改善自己的生活,而且他們所提供的這些反直覺建議都為我們帶來了喜悅。

然而,為什麼這類建議至今依然令人驚訝?我為什麼需要閱讀三本不同的書籍,才能解決自己在電腦、烹飪和整理這三方面,遇到的同一個基本問題?五百年前的達文西把「完美」定義為「已經不剩任何東西可以刪去」;七百年前的「奧坎的威廉」表示「化簡為繁乃徒勞無功」;兩千五百年前的老子則建議:「為學日益(若想取得知識,每天增加一點東西),為道日損(若想取得智慧,每天減少一點東西)。」

我從這些提倡減法的歷代先知身上學到很多,但最重要的教訓是,他們是少數的例外。這點證明了一個事實:他們的建議之所以流傳至今,是因為我們依然忽略減法。

雖然這種忽略所造成的後果在我們的環境中最為明顯,但這些可見的後果源自我們的思考方式。拉爾夫.沃爾多.愛默生在《論自然》中,以饒富詩意的手法把我們的思路和實質世界連結在一起:

觀察每日生活中的一些想法……看見木材、磚塊、灰泥和石頭如何被塑造成方便使用的形狀,聽從許多工人共同遵從的一個主導想法……也因此,最小的想法能在外界事物上引發最顯著的改變。

身為心理學之父之一的威廉.詹姆士,曾從其他方向觀察到同一個原理。他在《心理學原理》中,描述我們的家和其他物質物體如何成為人格的一部分。

這就是我為什麼涉獵許多學科,包括設計、行為、工程、心理學、建築、商務,以及政策。我這麼做,是為了了解思考方式,我們的思考方式激發了哪些創造,這產生了什麼樣的想法,什麼被創造出來,以此類推……

我們的外在和內在世界之間的共生關係非常強大,這就是為什麼,蘇.比爾曼不只是拆掉了一座高速公路,而是幫助舊金山居民重新檢討車輛、居民和這座城市之間的關係。事件與想法的交融讓里歐.羅賓森不只引發了國際撤資,更幫助了美國人明白自己在南非有兄弟姊妹。把焦點從想法轉移到實事上的伊莉諾.歐斯壯,不只是移除了一個關於公共資源的錯誤想法,更改變了許多地區的環境,像是印尼的森林和科德角的漁場。

我們如果在哪個時候特別需要伊莉諾、里歐和蘇這種人,那就是現在。COVID -19這場大流行病給了我們一個改變的機會,儘管代價極其高昂。它迫使我們重新思考自己的每日行程、所居的街道和城市,還有社會。這場大流行病影響了我們的旅行和消費,排入大氣層的二氧化碳總量因此第一次減少。我們該如何把握自身這種自私行為的罕見改變?我們會選擇繼續維持大流行病帶來的一些減法式生活方式嗎?我們是否至少能同意,該永久刪去自己並不需要的會議和通勤?最近發生的,是美國人覺醒過來,看見長期盛行於國內的結構性種族主義。我們該如何把握這場覺悟?非裔美國人感染COVID-19的機率比白人高三倍。是不是多幾個非裔美國人擔任公眾健康官員,我們就滿意了?還是我們會利用這個機會來進行改變,減少國內的制度化種族歧視?這類種族歧視的一個例子,就是歷史上的「紅線制度」,限制非裔美國人只能在缺乏健康食物和健身機會的街坊生活。

現在跟以前一樣,無論是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或想法,或更動我們的城市或政治體系,都沒有單一答案。也因此,這本書的目標是幫助我們汲取另一種能帶來改變的力量:先明白我們忽視了減法(PART 1),然後學習如何解決這個問題(PART 2)。

減法的力量:全美最啟迪人心的跨領域教授,帶你發現「少,才更好」

(本文摘自雷迪.克羅茲著《減法的力量:全美最啟迪人心的跨領域教授,帶你發現「少,才更好」》,先覺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麥肯錫7S思考 釐清企業內部資源 發揮加乘效果

簡單 應付複雜世界的利器

摸魚才不輕鬆! 打怪升級 樂在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