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與地方不同調?面對大陸勞資問題的正確認識

早期台商西進大陸,獲得較多的政策優惠,包括在勞動法規的執行尺度上,企業擁有較寬的彈性,但30年後的今日情況大不相同,很多台商朋友心生不滿,認為有被用後即棄的背叛感。

其實這種待遇上的巨大落差,不只存在勞動法規方面,舉凡土地、租稅、環保、工安……等等都是今非昔比,問題並非出在政策上的主觀轉變,而是社會的進步,迫使整個政策必須做出修改,到全世界那裡都會面臨一樣的壓力。且勞資議題不像土地廠房,是個固定投資的問題,勞工不只是生產因素,在現在知識經濟的時代,勞工更像是企業的資產,而且是個流動資產,企業主要想保有這些人才資產,唯有摒除下述兩個偏見,坦然面對這個市場的勞動環境,接受勞動市場不斷改變的事實,老闆必須要讓企業的人事政策跟上時代的變化,成為企業經營策略中重要的基礎部分,否則軍心不穩,何以攻城掠地呢?

偏見一,勞動法規經常變動,而且中央地方號令不一。大陸政策的制定過程與台灣不同,主要是大陸幅員太廣,各省貧富懸殊,所以很多法規是由中央定政策,各省根據政策精神定施行細則,最明顯的是勞動法中的五險一金,初期某些省份就只要求三險一金,而費率也是各地不同,簡言之,富裕省市會訂得較高,貧窮地區自然費率較低,作為商家不必在乎當地的費率高低,因為這代表著不同的人力素質與市場不同的成熟度,就像蘋果與香蕉兩種不同的東西,怎麼比誰優誰劣呢?

再者中國改革開放初期,對市場經濟的遊戲規則不熟悉,很多法規要嘛不完備,要嘛定得太模糊,容易造成商家理解與執行上的差異,加上執法者自身的法律見解,就會形成雖是根據同樣的法律規定,卻是有不同的執行標準,而部分地方官員的私下承諾,也助長了某些違法行徑。做生意的朋友,雖可高興於因寬鬆的執行標準而得利於一時,但切記這只是機會財,終非正常的永續經營之道。

這類中央與地方不同調的情況,在大國市場特別明顯,就像美國聯邦的法律與州法也會有出入一樣,可是對從南到北一天跑完的台灣而言,很多台商朋友是不太習慣大陸因地不同的律法差異,坦言之,說它落後或說比較務實都對,但我們既到大陸做生意,就要理解大國市場與台灣小地方的背景差異,接受現實才可能悠遊於市場之中,也才能因地置宜,採取合法又對企業最有利的舉措,最重要的是要跟上當地社會的變化,當國家法令改變時,企業能即時做出相應的調整。

偏見二,勞動法好像是專門針對台商的。大多數的人都有種心理,通常對自己有利的事情,會視之為理所當然,若發生對自己不利的情況,就會感到上天對自己特別不公,這就是201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行為經濟學之父─理查.塞勒(Richard H. Thaler)在其著作《不當行為》中所說的一樣,我們通常對損失比獲得更加敏感。

早期投資大陸的台商多是外向型的製造業,而土地、原物料與人工是影響成本最主要的因素,很多公司習慣壓低成本搶單,因此人工成本的高低,變成企業獲利的關鍵,但隨著大陸社會日漸富裕,當地政府必須年年調高工資標準,對原先將工資就壓在基本工資邊緣的企業來說,自然就面臨工資年年調漲的巨大壓力,好像政府的做法是衝著自己來的,其實就算政府不調漲,容許你繼續延用以往的工資標準,你也很難找到合適的員工,這是就業市場供需變化所帶來的必然壓力,政府調漲工資標準,只是反應社會現實而已。

而我服務的企業,當時是以另種態度面對這個議題,打從一開始,我們訂的工資標準就比周圍同業高約20%,而政府每年調漲工資的幅度不太會超過10%,因此面對調漲後的工資標準,我廠即使不跟著調也不會違法,事實上我們還是每年調,當然隨著國家標準的日漸提高,我廠的壓力也是日大,但我們認為這是對產業、對企業經營的合理要求,倒不是針對我們,也不是政府想用勞工議題來挑撥企業的矛盾。

後來我到陸企服務,讓我清晰了解到政府勞動部門,對企業的勞檢工作是有重點傾向的,但不是針對外資或台企,而是以企業的規模大小來決定是否需要嚴格的檢視企業?那時我服務的陸企年營業額近人民幣60億元(約新台幣300億),在大大小小的超市中雇用了1萬多名的協銷員,加上全國20幾個分公司,每月銷售部門的人事費用就是幾千萬元人民幣,但他們對政府各項員工保險與補償金的要求從不打折扣,不是企業老闆不愛錢,而是他們明白樹大招風的道理,絕不想做因小失大的愚蠢決定。

政府官員考慮的則是自己的稽徵成本,在有限的人力物力下,他們處理企業勞資問題的原則是:抓大放小,不報不查。原因很簡單,大案查起來效果好影響大,加上金額高、口碑又好,忙不過來的時候,自然重點擺在大公司大案身上。但轄區內商號千家萬戶,要從那裡查起呢?除開發區內的大戶吸引其目光外,面對一般公司是沒有舉報,就不會主動查察,因為一旦有民眾舉報成案,不查清楚就無法結案,沒能結案就表示工作沒做好,這可是會影響公務員考績,與其日後的升遷。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有前科的大戶,會較受到當地勞動局的特別垂注,曾經鬧過勞資糾紛的大企業,除了有登記在案的黑紀錄外,主管官署有事沒事,也會特別關注一下,因為邏輯上他會推論你的老毛病有可能再犯,這種合理的懷疑自會帶給公司某些困擾,特別是在年底特別忙的時候,重點就在企業開始之初。

其實對企業評價的好壞,是由員工說了算。其實不只勞動部門,舉凡稅務、海關、工安、環保等方方面面,牽涉到是否誠實申報,與自動改善的工作均是如此,政府眼中的好公司,絕不是替股東賺了很多錢但卻違法的企業。不要說大陸,在台灣、在世界上任一地區都是如此,也有人認為自己可能是因賺錢遭忌,但據個人經驗,多數的勞資爭議,就算不是來自刻薄的公司政策,至少也是因為內部的溝通不良,或是企業某些不夠人性考慮的舉措所致。

事證顯示很多大事件往往源自於小火苗,關鍵就在打從一開始時,企業老闆與高管層忽略了很多小地方。管理層要理解,企業經營上的大問題,是老闆與高幹們在乎的,但基層員工在意的,往往只是身邊的小事,企業是否真正經營得當?是否是一個好公司?重點是由員工說了算!直白的說,企業主是否太在乎賺錢鋌而走險,絕對是企業自己的員工最清楚,奉勸各位老闆們,這是不對的,也是不值得的!(下一篇:全球好手同場較勁 別從台灣觀點來經營大陸事業)

跨域人生:大市場小故事

(本文摘自吳紹華著《跨域人生:大市場小故事》,商訊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當會議上都是同溫層發言 你怎麼辦?

放大格局追求夢想 但為何我們裹足不前?

專家無用論? 從生病到壁癌 我們都需要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