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尖投資人重要特質:有能力承受痛苦

大家常常以為知名投資人是天生好命,活在一個財富與特權的繭中,與逆境絕緣。但我和這種投資人相處過不少時間,見過他們遇到的麻煩和悲愁,像是痛苦的離婚、孩子生病,以及令人不知所措的強大壓力。他們的財富也絕大部分取決於捉摸不定、瞬息萬變的金融市場,它可能毀了他們的夢想,讓他們因為自己的傲慢自大而遭到懲罰,還得任憑世人觀看並取笑他們的錯誤思路。莫赫尼什.帕布萊表示,所有頂尖投資人都有一個不可或缺的特點:「有能力承受痛苦。」

二○一七年,我來到傑森.卡普(Jason Karp)的時髦辦公室,它位於紐約一棟摩天大樓的三十二樓,窗外的中央公園美景一覽無遺。卡普當時擔任陀飛輪資本合夥公司(Tourbillon Capital Partners)的執行長兼投資長,是投資業的明日之星。他在一九九八年以全校前四名的優異成績畢業於華頓商學院,進了SAC資本顧問公司擔任投資組合經理,表現優秀,後來創立了投資業有史以來最炙手可熱的對沖基金之一。他的公司在前三年內就取得了令人矚目的獲利,並迅速吸引超過四十億美元的資產。卡普英俊、迷人、聰明,而且幹勁十足,似乎注定就是戰無不勝。

但在二○一六年,他的旗艦基金跌了九.二%,部分原因是他在醜聞纏身的威朗製藥公司上押注失敗,他以為等市場發現這家公司其實不算太糟時,它的股價就會回彈。與此同時,標準普爾五百指數回升了一二%。這是卡普十八年職涯中最糟的一年。更糟的是,二○一七年打從一開始就不順利,他的基金在年尾時虧損了一三.八%。卡普以令人安心的坦率口吻描述第一次失敗對他造成的影響。「去年一整年實在讓我蒙羞,」他說:「我很看重這個遭遇,也被很多人責怪……覺得自己去年一整年都在道歉,這算是滿不尋常的,而且這些經歷讓我對自己充滿懷疑—我的能力是不是退步了?是不是變笨了?是不是沒用了?」

卡普表示,換做以前,他的投資報酬率有時候「高得幾乎令人難以置信。每個人都想知道你用了什麼祕密醬汁。為什麼這麼厲害?這些稱讚真的會影響你。」但現在,他覺得自己彷彿「從最高點掉到最低點。感覺簡直就像他們期望我們是不死之身……結果卻看到我們露出凡人的一面」。

卡普在一九八○年代長大,當時曾沉迷電玩遊戲,瀕臨「超級不健康」的程度。但他現在認為,這段揮霍掉的青春「相當具啟發性與幫助」,讓他為投資職涯做好了準備。「電玩遊戲在寓意上的一個優點,就是你玩的角色會一直死。」他解釋:「你玩、玩、玩,然後死掉。你玩、玩,然後又掛了。」這種無害的方式讓人學會「接受重複不斷的失敗和挫折。你會變得處變不驚,繼續努力,而這就是投資」。

卡普表示,幫其他人管理金錢的麻煩之一,是「你會天天受到嚴格審查,被拿去和每個人比較」。但你的短期獲利率並不能有效地反映自己的才能、工作態度和長期前景。「每個星期,你都會因為自己無法控制的事情而遭到別人批評」。 這種缺乏控制的感覺很折磨人。卡普遵循一套合理又一致的投資過程,但他開始產生一種「非常、非常不舒服的感覺,過程和結果之間似乎沒有明顯的關聯」。他表示,科學家在實驗中用點心或電擊的方式,誘導動物不斷地拉扯桿子,做出隨機反應,這麼做會使得動物「失去理智」。他在一個變幻無常、缺乏邏輯的市場裡買賣股票,開始同情這些倒楣動物的處境。

「市場裡有太多隨機性,會害你發瘋,」卡普說:「只有具受虐傾向、腦子天生異常的人才有辦法長期做這種工作……這簡直就像讓自己不斷承受酷刑。因為你判斷正確的時候,會覺得很愉快,但你常常會判斷錯誤,而且必須堅持玩下去。」 卡普體認到想在市場和人生取得成功,「韌性」就是先決條件。他是熱愛競爭的運動好手,大學時,曾是全美學術和全常春藤聯盟的壁球比賽選手。但在二十歲出頭的時候得了幾種危及性命的自體免疫疾病,醫生們說他會在三十歲之前失明。令他們意外的是,他徹底改變了營養、睡眠和舒壓方式,結果完全康復。出於對健康和永續發展的熱愛,他在陀飛輪公司的辦公室裡安排了健身房、冥想室,以及備有營養食物的廚房,他甚至禁止辦公室裡販賣汽水。在雇用職員方面,他專門招募一些證明有能力從挫折中恢復過來的人,還找了個前中情局偵訊員來幫他挑選。

但在二○一八年,卡普決定退出這一行。他覺得自己的「個人優勢消失了」,這個市場愈來愈被指數型基金和電腦交易主導,他並沒有給這個市場帶來明顯價值。他原本是可以繼續做下去,再賺兩年的高昂管理費,但他無法忍受自己的平庸表現。所以收掉了基金,把十五億美元還給所有股東,退出了對沖基金這一行。 我在二○二○年再次見到卡普,他告訴我:「我在陀飛輪公司最後那幾年患有憂鬱症,我甚至在事業高峰的時候也罹患憂鬱症。」金錢、讚美和奢華的生活風格並不讓他覺得快樂。「我賺到的錢確實夠讓自己花好幾輩子,」他說:「但對我來說,這總是感覺有點空虛……我覺得自己的靈魂正在敗壞。」他在擔任股票交易員的時候就是穿梭於短期賭局之間,他也察覺到自己的工作成了某種癮頭。他說:「它只是一種哄抬價格取勝的強迫性遊戲。我其實並沒有建造任何實質的東西。」

卡普以前扭轉過自己的人生。他在二十幾歲時恢復健康,是因為接受一種「超乾淨」的生活方式,遠離加工食品、酒精、咖啡因,甚至含有化學成分的洗髮精和體香膏。如今四十幾歲的他又一次自我再造。他決心創造擁有「持久價值」的東西,最近推出最新的事業:一家名叫HumanCo的私人控股公司,將支持並培育「能幫助人們過更健康生活」的公司企業。這是很特殊的利基市場,他相信自己在這個市場裡有優勢。此外,他的公司專注於乾淨生活和永續發展,這也完全符合自己的價值觀。

為了從頭來過,卡普也帶妻小離開了曼哈頓,搬去德州奧斯汀:「這個健康生活的聖地擁有更好的天氣、更多戶外生活,沒有州稅或市稅,而且擁有紐約那些疲憊的金融人員欠缺的正面心態。」事實證明,他最想要的不是金錢,而是平衡又健康的人生,建立一家「使命導向」、幫助世人的公司,而且對自己的命運有更大的控制力。所以他現在覺得如何?卡普坦承:「我已經二十年沒這麼健康快樂了。」

更富有、更睿智、更快樂:投資大師奉行的致富金律

(本文摘自威廉.格林著《更富有、更睿智、更快樂:投資大師奉行的致富金律》,先覺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放大格局追求夢想 但為何我們裹足不前?

專家無用論? 從生病到壁癌 我們都需要專家

專家之路:從學徒到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