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巴菲特的人 成功投資的訣竅

帕布萊複製了巴菲特,後來也複製了巴菲特的博學搭檔查理.蒙格,結果成了我們這個時代的頂尖投資人之一。

大學畢業後,莫赫尼什.帕布萊(Mohnish Pabrai)應徵到Tellabs網路服務商的工作。後來,他在一九九○年創辦了名叫TransTech的科技顧問公司,資金來自七萬美元的信用卡借貸,以及從他的退休金帳戶裡拿出來的三萬美元。一般人根本無法承受這麼高的風險,但他向來有種賭徒心態。

TransTech業務蒸蒸日上,後來擁有一百六十名員工,帕布萊在一九九四年把一百萬美元的獲利放進儲蓄帳戶,這是他第一次擁有可以用於投資的戰備基金。那年,他在希斯洛機場為了打發時間,買了彼得.林區所著的《彼得林區選股戰略》。他就是在這本書裡第一次聽說巴菲特。他震驚地得知,波克夏.海瑟威的主席兼執行長從二十歲開始,每年的投資報酬率高達三一%,而且這種佳績持續了超過四十四年。在複利的神奇效應下,於一九五○年投資的一美元,到了一九九四年會成長成十四萬四千五百二十三美元。帕布萊得出了一個合理結論:巴菲特不是白癡。

帕布萊小時候聽過一個故事:據說有個印度人發明了一種棋,他向國王展示自己發明的遊戲,而國王表示要給他獎賞。遊戲發明者的請求如下:在棋盤上的第一格放下一粒米,在第二格放下兩粒米,在第三格放下四粒米,以此類推,一直放到第六十四格。算術不佳的國王答應了這項請求。算術精明的帕布萊解釋,那位國王欠下了18,446,744,073,709,551,615粒米,在今日價值大約三百兆美元。帕布萊把這個故事牢記於心,立刻明白了巴菲特掌握了複利這個遊戲。巴菲特在四十四年裡把資金翻倍了十八次,持續邁向「全球首富」的地位。

這引發帕布萊思考。如果他能摸清楚巴菲特如何挑選股票,並模仿巴菲特的致勝之道,會有什麼結果?帕布萊所謂的「一場耗時三十一年的遊戲」就此展開,他要把一百萬美元翻倍成十億美元。「我的動機不是變得有錢,」他說:「而是贏得這場遊戲。這也是巴菲特的動機:透過成果來證明自己拿出了最佳表現,我最厲害的,因為我遵照了規則玩這場遊戲,我贏得光明正大。」

帕布萊如何克服「想成為億萬富翁」所帶來的挑戰,這對我們每個人來說都是寶貴教訓,不只是投資人,而是人生各個層面。他沒嘗試做徒勞無功的事,像是發展新的演算法來利用市場中微妙的定價異常,而是找出了最會玩這個遊戲的玩家,分析對方為何如此成功,然後複製此人的做法,並對細節觀察入微。帕布萊把這個過程稱作「複製」,我們也可以把它稱做建模或模仿,但是名稱並不重要。選擇這個技巧的人,更在乎的是獲勝,而不是這麼做聽起來是否值得尊敬、會不會引人側目。

帕布萊複製了巴菲特,後來也複製了巴菲特的博學搭檔查理.蒙格,結果成了我們這個時代的頂尖投資人之一。從二○○○年到二○一八年,他的旗艦對沖基金的報酬率竟然高達一、二○四%,而標準普爾五百指數的只有一五九%。他從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管理基金,你如果當時在他那裡投資十萬美元,到了二○一八年的三月三十一日,你的錢就會增長到一百八十二萬六千五百美元(已扣除手續費和其他費用)。

對帕布萊而言,成功投資的訣竅之一,就是避開任何「太難判定」的項目。舉例來說,他從不考慮在俄國或辛巴威之類的國家投資,因為這些國家向來不尊重股東的權益。他不考慮任何新創公司和首次公開募股,因為這種領域深受業務炒作和過高期望所影響,他不太可能找到超值股。他也從不搞賣空,因為上檔的極限是百分之百(如果股價掉到零),而下檔沒有極限(如果股價狂升)。他問道:「何必拿這種機率下賭注?」他基本上也忽視無比複雜的宏觀經濟學,而是專注於少數幾個關鍵的微觀因素,這些因素比較可能影響特定業務。一言以蔽之:簡單才是王道。

我們剛剛討論的這些基本原則非常健全,也未曾讓帕布萊失望。但真正不可思議的是,這些都不是原創想法。他的投資生涯所依據的每個重要想法,都是從巴菲特(還有蒙格)那裡偷來的。我在寫下這個評論時覺得有點不安。我列舉的這些想法都是帕布萊從別人那裡偷來的,我又怎麼有辦法說出任何新穎或深刻的論點?但這其實就是重點。他的優勢符合一項事實:他不在乎你我是否認為他剽竊了別人的想法,只在意哪些想法有用。

有天晚上,我和帕布萊在爾灣一家韓國餐廳共進晚餐,我問他為什麼一般人並沒有以他這種有系統的方式複製別人的做法。他嚼著一道叫做「地獄辣牛肉」的菜,對我說:「因為他們臉皮沒我這麼厚。他們的自尊心比較大。你如果想當個強大的抄襲狂,就必須把自尊心放在門口。」

更富有、更睿智、更快樂:投資大師奉行的致富金律

(本文摘自威廉.格林著《更富有、更睿智、更快樂:投資大師奉行的致富金律》,先覺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放大格局追求夢想 但為何我們裹足不前?

專家無用論? 從生病到壁癌 我們都需要專家

專家之路:從學徒到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