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心濾鏡 追求按讚數 她無法戒掉在社交平台上討好的習慣

Instagram、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等社群網路提供眾多建立聯繫的機會,讓我們據以建立虛擬社群,以現實世界無法達成的方式發聲並展現自己。

網路也能提供匿名性與距離,討好者可以利用這兩項特點表達真誠的觀點而不會感到困窘。透過網路,他們也可以體驗到展現自己、獲得支持的感覺。自己的意見獲得迴響可以強化自我意識與信念,討好者可以利用網路測試他人對自己觀點的接納程度,藉此累積自信,練習在現實生活中也更真誠地展現自己。社群平台能為討好者帶來助益,閱聽人也能把握難得的機會,傾聽罕見的觀點。討好者重視能否獲得接納,而網路提供一個安全的空間,他們可以在此發現,原本的自己就能獲得接納,無須自我審查或保持沉默,這一點令人寬慰。如果我們的意見有助穩固自己在社會群體中的地位,我們就會更加感覺獲得接納,進而提升自信,更願意參與社群,這對我們自己、重要人際關係與廣大社會都有好處。我們可以在社會中自信地互動,成為重要、有意義、良性群體中的一分子。

討好者在網路中遭遇的問題

不過線上平台也不是沒有缺點,某些網路上的道德出征弄錯了地方,而且又具有殺傷力。社群網路具有相對匿名的特性,不容易遭到報復,因此隱身在螢幕之後的線上使用者可能出現糟糕的行為,說出在現實生活中絕對不會說出口的言語。社群平台具有促進人類合作與溝通的潛力,不過也可能製造出一群惹事生非的霸凌者,秉持正向肯定態度的討好者不容易找到容身之處。

討好者無法倚靠禮貌與體貼的習慣在網路世界中取得認同,他們用來偵測他人反應的雷達在虛擬世界中毫無用武之地,肢體語言、臉部表情及聲音語調的細微變化全都隱藏在螢幕之後,討好者在網路中簡直耳聾目盲,無法憑直覺察覺他人的要求,因此不像面對面互動時能夠掌控對方的反應。WhatsApp上已讀不回的訊息令人失落,這項功能同時也要挾我們回覆群組聊天室中的狂熱管理員,以及回應長舌朋友的牢騷,而且根本不可能在不冒犯他人的情況下「離開群組」。

安撫型討好者踏入陌生的網路世界時,沒有現實生活中慣用的天線協助他們操控他人的反應,只好躡手躡腳地摸索分際,展現乏味而良性的一面。

典型討好者必須使用濾鏡來武裝自己,透過反覆編輯推敲最完美的內文,將照片及貼文改造成普世欣羨的形象,他們的動態必須充滿鼓舞人心的內容,源源不絕供應正向態度,以便獲得公眾讚賞。

影子型討好者也許不常發布貼文,但他們會默默追蹤自己仰慕的網紅,為他們的貼文按讚,以粉絲私訊轟炸他們的收信匣;他們會與酸民針鋒相對,維護自己的偶像;在自己的貼文中標記偶像,幫助他們提升曝光、實現目標。

抵抗型討好者容不下看不順眼的人事物,因此可能完全不使用社群媒體,他們會批評旁人的貼文,徹底屏棄社群媒體的正面價值。

對討好者來說,社群媒體有優點也有缺點,端視使用者的動機與互動方式而定。如果要在網路中討好自己,首先我們要瞭解自己使用社群媒體的原因。

案例/安妮塔

安妮塔(Anita)使用社群媒體的出發點大錯特錯。

她二十六歲時因為焦慮與自尊低落開始接受諮商。她述說自己著迷於Instagram的問題,她會花上數小時滑動態,瀏覽美女享用美好、健康的早餐,觀賞名人健身後神采奕奕的模樣,或是嫉妒地看著前男友到國外度假的照片,他曬成小麥色的手臂環抱著穿著比基尼泳衣的美女。

她自己上傳的內容也都精心套上濾鏡,她想要向世界呈現自己最討人喜歡的一面。她告訴我:「有時候,我會梳妝打扮準備出門,拍了上百張照片(不誇張),測試每一個角度和每一種濾鏡,但我覺得拍越多照片,心情就越糟。然後我會選出一張照片,搭配自信與自貶比例拿捏得恰到好處的文字,然後把天底下所有主題標記都用上去:#outout(出門)、#lovemygirls(愛我的閨蜜們)、#sorrynotsorry(毫無歉意)、#me(我)、#happy(快樂)、#bodypositive(身體自愛),發布之後,有時我根本不會出門,我會直接卸妝、換上家居服,打開電視。這一切都是謊言。就算我真的出門,我又會整天不停查看手機的按讚次數。如果按讚數量不夠多,我就會把照片撤下來。我痛恨這一切。我鄙視自己做這些事。」

安妮塔以手摀住臉,她對自己不理性的行為感到羞愧,但她無法戒掉在社交平台上討好的習慣,她會不由自主地搜尋哪些主題標記能夠獲得更多按讚次數,或者是吸引更多追蹤者。

另一方面,她也毫不懷疑地採信別人貼文所呈現的扭曲生活,對比他人的完美而自慚形穢。在她發布自拍公開在大眾眼前之前,她早就開始自我批判,印證「自己一文不值」的預言。

安妮塔曾經嘗試透過約會應用程式尋找愛情,她告訴我,有一個網站並未提供使用者表示「謝謝你,但我沒興趣」的選項,因此線上聊天後如果覺得不「來電」,只能直接封鎖對方。安妮塔曾經被互傳訊息的男生封鎖,她說這樣的經驗讓她覺得自己毫無價值。即便一連好幾個禮拜兩人不斷互相傳訊息,聊天過程也讓她感覺心有靈犀,對方還是可能突然消失無蹤。這種「搞失蹤」的結果讓安妮塔不知所措,不知道哪裡出了岔錯,討好者也想不到其他可能性,於是只能責怪自己。她把自己想得很差勁,於是更加賣力討好下一個聊天對象。

有些人和安妮塔一樣,使用社群媒體的動機有偏差。他們的需求無法在現實生活中獲得滿足,於是轉而希望在網路世界中尋找歸屬感,運用討好伎倆偽造出光鮮亮麗的冒牌者,因此他們在網路中獲得的任何接納也都虛假不實。

安妮塔運用典型討好者的行為模式來尋求人際聯繫,但是這樣的作法無法和無影無蹤的追蹤者拉近距離。她希望能夠獲得人們的理解,但她從未展現真正的自己,又要如何被眾人看見?

社群媒體動機

想一想自己參與線上社群的動機。

使用社群媒體的原因?

想想看,社群媒體帶給你什麼收穫?可能正面及負面、預期中及預料之外的影響都有,你能說明這兩方面的結果嗎?

也許社群網路提供展現自己的管道,證明你原本就夠好了,讓你把這份自信帶進網路之外的生活中。

或許你參與線上社群是為了討好別人,以喜歡、轉推、按讚次數來評估自己是否為人接納。

如果是這樣,請自問你如何在網路中展現自己?

你認為網路世界如何看待你?你發布的照片多貼近現實?

自拍照可以套濾鏡,貼文可以經過多次編修,由公眾透過按讚次數決定下場是撤除或保留。

你可以編輯自己、為自己套上濾鏡,不過在追求「按讚次數」的危險過程中,你可能失去自己。你可以分享關於感受的梗圖,但從不展現自己的心情。如果我們不忠於自己,又怎麼能獲得理解?如果其他使用者也都忙於偽裝,又怎麼能真正看見彼此?大家就只是偽裝者互相按讚而已。討好者以貼文獲得的按讚次數、追蹤人數或留言數武斷地評估自己討人喜歡與成功的程度,這種心態有害心理健康。

幻想與現實

別誤把自己真實的生活與他人呈現出的表象相比。要記得,別人在Instagram展現的完美生活很可能並不是真的,至少不會是全貌。

看一下自己的線上個人檔案,觀察自己與眾人分享的「表象」,也許你會發現,如果這些照片和貼文是由別人發布,很可能也會令你羨忌不已。你可能曾經在別人的貼文底下留言,只因為覺得自己應該這麼做,或曾轉推某則你自己不完全相信的理念,你的社群媒體生活表象很可能也令他人自慚形穢。你的貼文時間軸可能透露矛盾——分享的上一則貼文一如往常混雜感傷與開心的情緒,不過你發布的柔焦照片有如一張懷舊照片明信片,附註文字傳達出積極與欣喜。

這些貼文只呈現生活的單一面向,所有人都應該謹記這一點,特別是討好者。你可以偽裝,其他人當然也可以

取消追蹤之前

如果你喜歡滑動頁面,瀏覽編排精美的動態,這樣很好,社群媒體上的確有很多好東西能帶來正面體驗,有提振心情或娛樂的功效。就算你看不順眼某人的貼文,至少你可以封鎖或取消追蹤他們,對吧?大家都這麼做:篩選動態,只追蹤讓自己心情愉快的貼文。

不過當我碰到對網路互動感到沮喪的案主時,我發覺更有益的作法是先深入瞭解困擾他們的癥結點,找出更深層次的問題。如果跳過這個步驟,直接完全戒掉社群媒體,可能只是壓下表面症狀,未能處理潛藏的問題,往後不經意看到特定類型的貼文時仍會再次發作。如果精心篩選自己瀏覽的內容,移除可能觸發負面感受的貼文,我們也許可以暫時擺脫不適感受,但這只是治標不治本的作法。另一方面,如果能深入探究負面感受從何而來,未來就不須繼續躲躲藏藏,甚至也能藉此學習如何討好自己。

當然,過濾社群平台向我們顯示的內容可能也是必要措施,不過首先應該釐清這麼做的原因。我們希望在網路世界中保有受傷之後的恢復力,而不只是在不斷變動的環境中求取當下的安慰。

如果你不參與網路社群,花點時間想想看,參與之後你可能會有什麼感受?如果你避免使用社群媒體是因為知道這很可能會觸發憤怒、焦慮或不足的感覺,你是否思考過背後的原因?你還能採取哪些措施,在使用社群網路的同時討好自己?

討好陷阱:心理師的情緒解方-有些人無論如何都不會滿意,那就別再嘗試討好他們

(本文摘自艾瑪.里德.特雷爾著《討好陷阱:心理師的情緒解方-有些人無論如何都不會滿意,那就別再嘗試討好他們》,商業周刊提供)


延伸閱讀

葉金川:如果我沒醒來 不要串通醫師凌遲我!

小野:抱妳抱妳一直抱妳 媽媽人間最後十日

覺得自己什麼都沒能留下時 試試昆布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