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秒快速看出 可轉債違約徵兆

即使可轉債違約率很低,但仍有違約風險,那麼要如何判斷可轉債會不會違約呢?

將時空倒回至2008年,我第一次接觸的可轉債是因為歌林(1606,已下市),當年6月,市場就流傳了一份財務分析,內容除了列舉歌林存貨、應收帳款過高等問題,最重要的是,提到了6月中旬歌林可轉債僅剩下61元,如果歌林財務狀況良好,又怎麼會出現高達60%以上的報酬率呢?

那時我就開始關注歌林及其可轉債,歌林股價不斷創下新低,融券卻不減反增,這個現象是相當異常的。在7月初,歌林傳出子公司重整下市前,歌林融券餘額從5月20日起跌點的10,466張,暴增到出事前7月8日的43,928張,同期間股價從12.1跌至6.53元,跌幅46%,融券卻逆勢暴增300%以上,原始的融券持有人已賺40%以上,不但不回補獲利了結,還一路加碼,似乎篤定股價還有更低點。

訊號1 股價跌、融券增

而伴隨著這些利空,歌林子公司重整下市前一天,可轉債價格僅剩48.6元,融券更是在出事前2天分別增加了6,970張及5,128張。這些融券絕對來自知情人士,甚至是公司內部人。

果不其然,到了7月8日晚上,歌林就發布重訊,隨著子公司下市,龐大的應收帳款也無力回收,一週後就被打入全額交割股,股價一瀉千里,前幾天未卜先知去放空的融券投資人,個個都大賺。

當年我對可轉債還不太熟悉,但也跟風放空了幾張歌林,短短幾天就有70%以上的報酬。

「融券暴增、股價暴跌」的現象並不僅限於歌林,最經典的一役是勝華(2384,已下市)。我是台灣第一個在網路上指出勝華可能會爆發財務危機的人(文章網址:www.wearn.com/bbs/t843527.html),就是從融券暴增判斷出來的,因為如果我知道公司即將重整下市,除了偷賣股票,會不會也同時放空獲利呢?這也解釋了因內線交易而造成了融券暴增。

勝華幾乎完整重現歌林違約前的步驟:融券從起7月17日跌點的1.6萬張,暴增到9月23日利空之前的10.8萬張,比歌林當年更離譜。

訊號2 內部人出脫持股

此時,我又發現,勝華經理人居然在股價歷史低檔時出脫持股。

所以這個時候,我毫無懸念地加入放空行列。融券常是內部人在得知公司重大利空時牟取暴利的工具,也因為如此,要看出可轉債違約的徵兆,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觀察融券是否出現異常。

訊號3 強制回補前 融券還暴增

樂陞(3662,已下市)則最狡猾,違約前一天的融券餘額高達6,090張,但因為包含部分可轉債投資人以及預防合併案交易失敗的避險單,難以辨別是否有真正的空單,而且幾天後就要除息,融券要強制回補,真的會有這麼賭性堅強的投資人嗎?但以結果論,樂陞出事前確實也有融券異常的狀況。

唯一公司決定解散、非人謀不臧導致違約的可轉債是復興航空,在違約前的2017年第3季被取消信用交易,無法從融券增減看出徵兆。

被取消信用交易前突然增加的空單,難以分辨是知道公司要解散而提前融券,還是單純覺得營運不佳而放空,所以公司如果無法融資融券進行信用交易,就不適合這個準則。

融券無異常 違約機率低

2018年11月21日,大略一KY(48041)的賣回年化報酬率高達15.56%,很多人寫信問我大略一違約的可能性?因為大略一未轉換餘額還有3.48億元,而當時財報顯示2018年第3季現金及約當現金不到3億元,如何支應隔年6月到期的可轉債?

此時我只花10秒調出融券資料,就做出「大略一KY短期沒有違約可能」的結論。原因就在於大略股票的融券僅有16張,如果真有違約可能,內部人早就跑來卡位放空了。之後,大略一KY果然一路穩定朝賣回價101.003元邁進,直至到期。

不必看財報 就能判斷是否違約

絕對不可能有人能「百分之百」預測某檔可轉債不會違約,因為市場是有效率的,當我認為它不會違約,報酬率只要超過我的借款成本,可轉債價格就會迅速被推高;反之,如果認定某檔可轉債確定會違約,現股以及可轉債價格就會天天下跌,來反映利空。

所以如果有人挑釁我無法完全用融券狀況來判斷可轉債是否違約,我只會回答:對啊,沒辦法百分之百確定。但如果有兩檔可轉債擺在眼前,一家公司的財報看起來正常,但融券莫名其妙暴增;另一檔跟大略一相同,公司帳面上沒什麼錢、券源充足,但融券餘額稀少,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後者。

我要強調的是,融券異常是大部分違約可轉債共有的現象,所以要判斷是否可能違約,觀察融券是最簡單的方法,根本不需要研究複雜的財報。

勝率近100%的可轉債存股術:新手入門的第一本可轉債教戰手冊

(本文摘自蕭啟斌著《勝率近100%的可轉債存股術:新手入門的第一本可轉債教戰手冊》,金尉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何時該出場?順勢交易者遵循的經典法則

賺大錢也需要練習 順勢交易之道

八二法則 金融市場也存在關鍵少數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