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股東價值年代 打造永續發展

多年來,自由放任市場的支持者一直攻擊政府的角色,但強大、受民主監督的政府角色被取代後,迎來的不是自由市場的成功,而是裙帶資本主義當道,發展經濟學家稱之為「榨取型體制」(extraction)—有錢人和當官的勾結,以圖利自己的方式管理國家和市場。奉行榨取原則的精英壟斷了經濟活動,系統性地在馬路、醫院、學校等公共財上投資不足,或根本不投資。

世事總難兩全:太注重公眾利益會扼殺企業的活力,而企業的活力就是市場良好運作的關鍵;太注重經濟自由會摧毀我們的社會和生態環境,導致維持市場平衡的制度逐漸退化。

俄羅斯的經驗可以充分說明這種此消彼長。在共產主義統治時期,蘇聯的經濟增長比西方慢許多,人身自由和政治自由也受到極大限制。柏林圍牆倒塌和蘇聯帝國解體之後,俄羅斯積極走向完全放任的市場,也就是最原汁原味的芝加哥經濟學派主張。一時之間,俄羅斯彷彿就要成為已開發市場經濟體,可是,沒有人停下腳步來為外部效應訂定價格,或建立法治體制,或提供基本的教育和醫療照護,或避免企業可以自訂遊戲規則。市場上雖然有了笑臉,背後主事者還是同一批拿槍桿子的人,俄羅斯政府把國營企業(占經濟總量絕大部分)出售給一小群親信,形成一種特別糟糕的裙帶資本主義。美國有3.27億人口,GDP是21兆美元;俄羅斯人口大約是美國的一半,GDP卻只有1.6兆美元。自由市場必須要有自由的政治,運作良好的制度對工商企業界只有好處。

當我們告訴公司領導人,他們唯一的職責是專注追求股東價值,這等於是在默許他們罔顧長久以來平衡經濟集權的制度;也等於是在告訴他們,只要能提高利潤,把綁手綁腳的制度拉下來就是他們的道德義務,例如他們應該遊說以反對保護消費者的措施、歪曲氣候科學、破壞工會、花大錢推動廢除稅收和法規。我們把商人推向大力反對政府、從根本上否定民主價值的民粹主義陣營,這種結盟短期會帶來誘人的回報,長遠來看,卻會衝擊社會和經濟的支柱。英國脫歐、全球貿易戰、禁止移民,這些舉措對企業都不會有好處。問題不在於自由市場,而在於完全放任的自由市場,在於認為我們不需要政府,也不需要分擔社會及道德義務,讓整體社會健全發展、政府有效發揮作用。

我們知道該做什麼才能解決問題,聯合國訂出的十七項永續發展目標,為建立公正、永續的世界勾勒出清楚的藍圖,也廣受工商企業界採納。我們已有解決環境問題的技術和頭腦,也有減輕貧富差距的資源。現在的問題不是該做什麼,而是怎麼去執行。

企業界必須挺身而出,企業的力量非同小可,擁有資源、技能和遍布全球的影響力,可以發揮很大作用。站在經濟的角度,企業也有充分的理由要採取行動,如果放任全球暖化繼續惡化,到本世紀末,美國經濟很可能萎縮10%左右,60帶來的苦難更是無法想像。在《氣候緊急時代來了》(The Uninhabitable Earth)一書中,作者大衛.華勒斯—威爾斯(David Wallace-Wells)指出長期平均溫度不同程度的升高會造成什麼影響:

不管是1度、2度、4度、5度,這些數字聽起來好像都差不多,讓人很容易忽略之間的差別。畢竟人類的經驗和記憶裡,沒有類似的參考時點,讓我們知道該如何去看待這些臨界點。但就如同世界大戰或癌症復發,你絕對不會希望它發生。升溫2度,冰層就開始崩解,面臨水資源缺乏的人口將多出4億。赤道上的主要城市變得無法住人,即使是緯度較高的地方,每年夏天的熱浪也會導致成千上萬人死亡。印度的極端熱浪次數會是現在的三十二倍,每次持續時間是目前的五倍,波及人數是九十三倍。這還是對未來最好的預測狀況。升溫3度,南歐會處於永久乾旱,中美洲的旱季會增加19個月、加勒比海地區增加21個月,每年野火成災的地區將是現在的兩倍。

2050年,全球將可能有多達10億人被迫遷徙。你不會想要生活在這樣的世界,而且在這樣的世界裡,現代社會的經濟基礎都會搖搖欲墜。

重新建構之後的資本主義,是經過改革的政經體制,其中有五項關鍵要素,沒有一項可以單獨存在,每項要素都相互依存,都是整幅拼圖中不可或缺的一塊。

重新想像資本主義:全面實踐ESG,打造永續新商模

(本文摘自瑞貝卡.韓德森著《重新想像資本主義:全面實踐ESG,打造永續新商模》,天下雜誌提供)


延伸閱讀

「團隊默契」是胡扯 還是真有其事?

僕人領導:如何在職場做出不後悔的決定?

抱著看戲心情 面對無理上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