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球運動員為何在比賽時大吼大叫?

你曾不曾納悶過網球運動員為什麼在球場上大聲吼叫?隨便列舉幾個例子,比如莎拉波娃(Maria Sharapova)、威廉絲姐妹(Williams sisters)、納達爾(Rafael Nadal)、喬科維奇(Novak Djokovic)等,都是這方面「惡名」昭彰的人物。莎拉波娃鬧出藥檢未過的醜聞以前,比賽時的尖叫聲可以超過100分貝。英國網球名將格雷格.魯塞斯基(Greg Rusedski)說她「比747噴射機還吵」(不過我覺得這取決於你與那架噴射機的距離)。這種吼聲可能不只是球員賣力揮拍的結果,而是一種策略,目的在防止對手聽見他們擊球的聲音。

我跟德國耶拿大學的同儕做過一項研究,我們在電視上播放網球比賽,並且在球凌空飛起時停住畫面,結果顯示看球賽的人是依據他們所聽見的聲音來預測網球的落點。當球拍接觸網球的聲音被放大,受試者認為球的落點會比聲音較小時更深入對手的區域。請注意,受試者可以清楚看見球被擊中,他們要做的只是在球場示意圖上標出他們預測的落點。換句話說,球接觸球拍的聲音實際上與他們的任務無關。然而,正如我們在前面反覆討論過的,我們的大腦會不由自主地結合我們看見的影像與聽見的聲音,尤其當這兩種感官信號屬於同一個來源時。在這個研究裡,視聽信號被結合在一起,方便人們對網球的飛行軌道做出判斷。這種多感官判斷依靠來自眼睛與耳朵的訊息,通常比只依靠視覺或聽覺所做出的判斷準確得多。在大多數情況下,兩種感官確實比一種好。我們只是在實驗裡刻意改變聲音,製造眼睛與耳朵之間的衝突。這是科學家研究感官與感官之間的互動時,最喜歡使用的技巧。

到目前為止網球運動員還無法改變球拍擊球的聲音,只能在擊球時大聲叫嚷。只要時機掌控得宜,這個叫聲就能阻撓對手聽見擊球聲,影響他們對網球落點的判斷,自己就能得到有欠公道的優勢。我在耶拿大學的同儕在後續研究中發現,球員的叫聲有時會干擾對手對落點遠近的判斷,卻無法影響對手對角度的判斷。顯示關鍵因素在於感官的結合,而非干擾。

難怪有些球評聊起喜歡大吼大叫的運動員時,都暗罵他們搞小動作。曾經登上世界球后寶座的娜拉提諾娃(Martina Navratilova)說得更不客氣,強調吼叫是「作弊,應該禁止」。36 換句話說,噪音比大多數人想像中更有影響力。網壇傳奇阿格西(Andre Agassi)2009年在溫布頓中央球場全新伸縮屋頂底下打開幕賽時說,「這實在太神奇了,在這裡面的擊球聲能讓球員覺得比賽激烈得多。」

不過,聲音不只在網球場上扮演重要角色。老練的籃球運動員如果能聽見對方在球場上移動的聲音,就更能預測他們的下一步行動。打高爾夫球的人也知道,完美開球後金屬球桿發出的清脆聲響多麼悅耳。聽見那個聲音就知道球會落在好位置(只要沙坑不攪局),連看都不需要看。然而,高爾夫的競爭方式跟網球不一樣,掩飾擊球聲不讓對手聽見並不能創造優勢。所以說,你覺得職業高爾夫球運動員從來不大吼大叫,只是巧合嗎?

聽觀眾的聲音

不是只有運動員會在球場上喧鬧。觀眾席也經常傳來呼喊聲,足與運動員的叫聲相抗衡。人們總愛討論主場優勢,但觀眾的喊叫聲跟這種優勢有什麼關係?有趣的是,足球裁判吹哨與否,會受觀眾的吶喊聲影響。觀眾喊得越大聲,裁判就越有可能舉牌警告犯規的球員。那麼,這可說是團隊運動競賽時主場優勢的部分原因。因為在地觀眾發現自家球員被判犯規時,由於人數上的優勢,抗議聲會比客隊球迷更響亮。觀眾的咆哮聲確實能牽動運動場上的賽事。

另外,觀眾的呼喊對裁判的影響比對地主隊的影響更大。德國一項研究讓美式足球裁判觀看球賽影片,發現當影片音量比較高,裁判「賞賜」的黃牌也比較多。再者,根據一項針對過去100年來歐洲所有拳擊冠軍賽的分析,在實力相當的拳擊手之間,57%的一擊倒地都是由主場選手擊出。(一擊倒地是衡量兩名拳擊手相對能力頗為客觀的標準。)相較之下,當比賽結果由主審裁定,在技術擊倒的情況下,主場選手獲勝的比率增加66%。如果以點數裁決,更會增加71%。這麼說來,在拳擊場上,主場優勢對台上與台下裁判員的影響,跟對拳擊手的影響相同。事實上,相較於以客觀標準決定勝負的比賽,比如舉重或短道競速滑冰,主場優勢的現象在由裁判做最後裁決的競賽項目中更為明顯。

感官攻略:世界頂尖實驗心理學家教你如何用五感打造更愉快健康的生活

(本文摘自查爾斯.史賓斯著《感官攻略:世界頂尖實驗心理學家教你如何用五感打造更愉快健康的生活》,商周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命運弄人?諾貝爾獎的迷思與爭議

彭啟明:熱島降溫 齊共識來共行

劉炯朗開講 基因工程時代的倫理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