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無用論? 從生病到壁癌 我們都需要專家

我發現家中出現壁癌,打電話給朋友推薦的專家理查(Richard)。理查聽我描述問題,在我家地下室繞了一圈,看看牆壁,看看地板。他拿出儀器,得出幾個讀數,考慮一下之後,大致解釋他認為問題出在哪裡。他建議了幾種可能的解決辦法,並推薦他認為最理想的選項。出乎我的意料,理查建議最不花錢的那一種。

我向理查請教,他是如何決定要給客戶什麼樣的建議。他解釋自己從事這一行已經近四十年,我家這種房子,他碰過很多。他見過類似的問題許多次,嘗試過各種解決辦法。雖然近期有新型的材料與技術問世,他感到以我家來講,最好採取保守的作法。他相信自己建議的方法可以解決問題,只不過他無法百分之百確定。萬一沒解決問題,還可以探索其他方法。我和他講好,那就這麼辦吧。

儘管我的朋友先前已經表明,理查處理壁癌的技術一流,我並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這一點。我是和理查這個人打了交道,才決定把房子交給他—他是那個領域的專家。理查的第一步是找出我的問題。他不只是想著儀器的讀數,也沒想要趁機大賺一筆,而是運用自身的經驗,提出我們兩人都覺得合理的前進方式。我信任他,相信他說的話,因為我相信他是專家。理查所做的就是我在當臨床醫生時做的事,也是裁縫師約書華及本書提到的其他專家十分擅長的事。

專家告訴我們什麼

我們都需要理查這樣的專家,原因是我們仰賴他們的技能;我們碰上問題時需要專家來解決,生病需要醫生,搭飛機需要機師。家裡地下室有問題,需要請專家來處理壁癌。然而,今日有關於專家的說法經常令我感到憤怒。本章是全書最後一章了,我將解釋原因。

我很常聽到有人說專家不重要—在這個快速變遷的世界,專家不再具有價值。人們把專家當成無用的菁英。然而,當我們生病、搭飛機或是房子出現壁癌,就知道實情絕非如此。

不過,專家提供的服務只是專家很重要的其中一個原因。成為專家是生而為人的基本精神。重點不在於我們最後是否被視為專家、獲得同儕與世界廣泛的認可—重要的是,我們變得更擅長自己努力去做的事。不論我們的興趣是什麼,花費多年時間投入值得投入的事,可以滿足人類的深層需求,也就是沉浸在提升自身境界的事物之中。

我在本書追蹤成為專家的內在過程。相較於敘述性知識或「專家知識」的組成技能,很少有人書寫這樣的心路歷程。部分原因出在知識與技能比較容易展示與測試。然而,也有可能因為距離太近反而看不清楚,忘記自己在努力成為專家時走過的各個階段。不論你當時感到有多不容易,破繭重生的經驗一下子被拋在腦後。然而,最重要、最有價值的東西,就是那個變身經驗。成為專家的意思是我們把精力用在有目的、有意義的事物上,發揮所有人都擁有的潛能,超越無聊的日常生活,抵達嶄新的境界。

成為這樣的專家是在脫胎換骨,不僅僅是你懂多少知識、你能做哪些事那麼簡單。我在本書中區分把焦點放在過程的「知」,也就是水電工、裁縫或外科醫師的技術與程序性知識,以及背後出現的轉變。成為專家涉及了許多事:包括你與工作、服務對象、工作夥伴之間的關係;你得以將素材發揮到極致;判斷何時該行動、何時該暫緩;以及放手讓人去嘗試、去犯錯,因為你知道他們必須學習。

我認為不論我們是否意識到這件事,我們所有人都有能力成為專家。當然,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在全球巡迴演出的鋼琴家、外科先驅、知名雕刻家,或是榮獲諾貝爾獎的科學家。那也不是大部分人想做的事情—若想成為諾貝爾獎得主,就得一輩子為科學而活。然而,我們都走在某條道路上,都做著自己在乎的事,也有辦法精益求精。不論是參加籃球社,上班時在同事面前簡報,或是學習外語、上陶藝課、設計電子試算表,本書提到的概念都會引發你的共鳴。成為專家的意思是,認識自己的潛能並加以發揮。成為專家這件事有如深海洋流,表面上或許看不見,但是影響深遠。

專家之路:從學徒到大師

(本文摘自羅傑‧倪朋著《專家之路:從學徒到大師》,大塊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職場第一年必學!牢記「時間就是金錢」

會判斷學會放棄 一生受用的邏輯樹技能

員工幸福公司完蛋?快離開這類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