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金融史 明治政府的金融改革

除了戶籍與學校之外,金融改革也是明治政府在1872 年的重要維新施政。

「新貨條例」於1871 年頒布時,雖有採行僅金本位制的構想,但一方面受限於週邊貿易的實際需求,而改走金銀複本位制。另一方面由於明治政府的財務狀況捉襟見肘,為發行貨幣的金準備不足,因此希望透過引入民間資本來作為印鈔票的擔保。

擔任大藏少輔(大藏省次官)的伊藤博文,曾前往華盛頓考察銀行制度,回國後運用國家力量制定「國立銀行條例」, 讓有意願發行鈔票的資本家參與金融遊戲。明治政府於明治5 年開放設置「國立銀行」,特點之一便是擁有「兌換紙幣」的發行權,也就是可以合法印鈔票。

需留意的是,這裡的「國立」銀行並非指國家設置的公有行庫,而是指參照「國家法律所設置的銀行」,原則上是私人金融機構。各國立銀行印製的鈔票,樣式與尺寸是相同的, 只有「兌換擔保者」的欄位分別印上各行庫。

資本家澀澤榮一拔得頭籌,創建「第一國立銀行」並於1873 年8 月1 日開始營業。設立於各地的國立銀行,統一以編號進行命名,基本上根據通過設立許可的時間來排列, 從1873 年的第一國立銀行開始,陸續編到1879 年開業的第一百五十三國立銀行。數字相鄰的銀行,總行位置可能差了十萬八千里,前一碼還在四國,後一碼就到東北去了!

初開放籌建國立銀行時,想印鈔票就得儲備足夠的黃金作為擔保。但由於金準備持續不夠,設立銀行的狀況並不踴躍。到了1876 年放寬限制,准許以「不換紙幣」印鈔票(法幣制度,以法定價值來擔保,不用靠黃金),國立銀行的家數便大幅激增。

無論是一百多家私人行號印的鈔票,或是政府發行的明治通寶,由於擔保不足,穩定基礎相對薄弱。1877 年的西南戰爭期間,市場上資金流動頻繁,各銀行加碼印鈔票,導致戰後的1879 年與1880 年間通貨膨脹嚴重。為穩定金融秩序,時任大藏大臣的大隈重信與松方正義接力推動新的銀本位發鈔體制,並將發行權集中於單一機構(詳見「設立中央銀行」)。

這些數字銀行失去發鈔的特殊任務後,多轉型為一般商業銀行繼續生存,有的行庫併購其它業者逐步壯大,有的則在市場中消失。如今的倖存者大多已改掛更具識別性或地理表徵的招牌,但仍有少部份業者難以忘懷原本的數字,繼續掛在現行名稱中。 

總部設於四國高松的「百十四銀行」就是一例,從名稱不難推想其前身正是第一百一十四國立銀行;而「第四銀行」則是維持數字命名資歷最久的業者。有趣的是,現在的「第八十二銀行」與當初的「第八十二國立銀行」無關,它是透過合併第十九銀行與第六十三銀行而來,19+63=82,就決定以第八十二銀行為名。

為面對外國銀行的衝擊,日本也曾推動銀行整併的金融改革。在小說與同名日劇「華麗一族」中所提到的都市銀行搶併地方銀行,正是1960 年代晚期的寫照。而日本目前台面上的三大銀行業者:東京三菱UFJ、瑞穗,與三井住友銀行,便是一連串金改後產生的巨獸。在他們各自的發展史中,除了有大型財閥的身影之外,還有無數的舊國立銀行隱藏在其中, 例如第一國立銀行便是瑞穗銀行的重要基幹。

順道一提,日本最早的壽險業者「明治生命」於1881 年開業,也就是現今「明治安田生命保險」的前身。

位於青森縣的弘前市內,有一座「青森銀行紀念館」開放民眾參觀。青森銀行的前身之一,是1878 年創設的第五十九國立銀行,發起人過去為弘前藩的家老。

紀念館的建築物,是建於1904 年(明治43 年)的兩層木造洋館,外型相當典雅。它落成時便是作為五十九國銀的本店本館使用,而後隨著金融機構的多次整併,由青森銀行繼承,並於1967 年作為紀念館的文教設施對民眾開放。館內展示銀行初設立時的紙幣,玩家亦可藉此見證日本金融機構的演進過程。

建築物設計者為青森出身的堀江佐吉,他的活躍時期與明治天皇在位期間相當。其最知名的作品便是本館,與位於五所川原市的「斜陽館」(明治末期厭世小說家太宰治的記念館)。銀行本身在1960 年代初期,曾有將本館拆除的盤算, 但經市民爭相走告爭取才決定保留,並將其水平挪移50 公尺、旋轉90 度,避開發展的基地,成為現今的風貌。

出乎意料的,弘前市內可說是一處近代的建築展示場,一方面這裡保留了許多明治與大正時代的木造洋樓,二方面日本在二戰後的建築界領導巨擘前川國男,也在此留下了許多經典作品。對日本近代建築發展有興趣的玩家,一定要到弘前走走喔。

走讀明治維新(上):當年的哪一項政治、軍事、建設,造就了你我眼前閃亮亮的一部份日本?

(本文摘自牛奶杰著《走讀明治維新(上):當年的哪一項政治、軍事、建設,造就了你我眼前閃亮亮的一部份日本?》,出色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日本最接近諾貝爾獎的地方:京都大學

東福寺通天紅葉 一段反諷的歷史

「治大國,若烹小鮮」揭密小英總統拿手料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