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貨櫃者得天下 亞洲港口爭相進行現代化改造

時機似乎站在亞洲這邊。從散裝船運轉變到貨櫃船運已大幅降低了船隻裝卸貨物的成本,但船一旦離開港口,就沒有任何差別。這表示轉變到貨櫃船運對於短程航線來說,利益最大,因為貨物處理和停靠港口時間的節省,占整個航程總成本的比率較高。專家估算,必須在海上行駛數週之久的長途航線節省下來的成本較少,例如從美國到日本,或從英國到澳洲。甚至還有人說,貨櫃化在太平洋和澳洲的貿易行不通,因為昂貴的船在海上的時間太久,也因為橫越七千英里的大海,運回空貨櫃的成本會高得令人無法接受。

趕在一九六六年冬季前讓貨櫃船航越北大西洋的競賽,吸引了亞洲國家的注意。一九六六年初,海陸服務公司準備把貨櫃運到日本沖繩島的美軍基地,日本運輸省成立的協會也下達了推廣貨櫃服務的指示。運輸省很快就擬訂了一套在東京和神戶興建二十二個貨櫃船泊位的計劃,同一時間,海陸服務公司則在橫濱興建碼頭。澳洲海事服務局(AMSB)沒多久也跟進,計劃在雪梨興建傳統碼頭,並在一九六六年九月招標興建一座貨櫃碼頭,雖然當時沒有國際航運公司表示有興趣提供往雪梨的貨櫃船服務。

一九六七年九月,第一家提供遠東貨櫃服務的公司的美森航運開始往返東京與舊金山,大規模的貨櫃船運也在次年出現。一九六九年,國際貨櫃船抵達澳洲,雪梨、橫濱和墨爾本也一下子就攻占了全球大貨櫃港的排行榜(見表5)。

圖/八旗文化提供
圖/八旗文化提供

其他政府也緊追在後。台灣的國營港口計劃開始在五個不同的港口規劃貨櫃碼頭。一九六六年八月,由英國殖民政府任命的香港貨櫃委員會也著手研究西太平洋其他國家的發展,並在十二月提出警告:「除非香港興建貨櫃碼頭服務貨櫃船,否則香港殖民地的貿易地位將遭受不利的影響。」此外,就為貨櫃時代做好準備來說,沒有一個政府的積極度比得上新加坡。

新加坡在一九六○年代是個新國家,一九六五年,新加坡在馬來西亞與印尼的武裝衝突中脫離了馬來西亞,這個港口軍事上的重要性比船運中樞的角色更為吃緊。在這個面積兩百二十二平方英里的蕞爾小島上,駐有三萬五千名英國陸軍與海軍士兵,還有兩萬五千名平民在軍事基地和海軍船廠工作。這個商港擁有六座碼頭以及外海的停泊處,可供商船在海上轉運貨物。實際經過碼頭的雜貨大約有紐約港的五分之一。一九六四年創立的新加坡港務局(Port of Singapore Authority)負責管轄新加坡大部分的碼頭,但能動用的資源相當有限。初期港務局的所有資產—包括公寓建築、辦公室、碼頭和倉庫—總價不到五千萬美元。

新加坡獨立後,新政府立即展開一連串吸引外資的措施來振興經濟,特別是鼓勵製造業。在政府全面鎮壓異議人士之際,新加坡港務局得以減少碼頭工人的每班人數,從二十七人減至二十三人,實施雙班制,使得每人每小時的處理貨物量提高了一半。一九六五年,港務局實施了一項計劃,他們在東部的礁湖區興建了四個傳統貨船的泊位,那裡原本有一道堤防,但沒有碼頭。幾個月後,當局取消了這個計劃。貨櫃船即將橫越大西洋吸引了港務局官員的興趣,隔年,港務局便宣布停止興建傳統泊位,轉而打造一座貨櫃港。

新加坡的策略是利用貨櫃躍居東南亞的商務中樞。新加坡港務局向世界銀行貸款了一千五百萬美元(足以涵蓋近一半的建設成本),開始興建一座貨櫃碼頭,以供來自日本、北美和歐洲的遠洋貨船在此卸下貨櫃,再轉由較小的船隻運至區內的其他港口。一九六七年工程開始,同一年,第一批貨櫃—總共有三千一百個,大多是空櫃—被放在新加坡的碼頭上。一九六八年,英國宣布三年內將關閉新加坡的軍事基地和船廠,新加坡政府展開了更雄心勃勃的計劃,打造船隻、發展工業並擴張港口。當時,第一個貨櫃港口的計劃才動工沒多久,新加坡港務局便表示:「從船運和貨櫃流量增加的情況來看,我們可能有必要進行進一步的建設。」

一九七○年,當大規模貨櫃船運終於抵達日本以外的太平洋港口,長途航線能否行得通的問題很快便成了笑譚。一九七二年六月,以三千六百萬美元興建的東礁湖貨櫃碼頭啟用,比預定的時程早三個月,印證了新加坡效率之島的美名。身為該地區唯一能停靠九百呎長貨櫃船的港口,新加坡已成了主要的轉運樞紐,第三代的貨櫃船在此把貨櫃交給穿梭於泰國、馬來西亞、印尼和菲律賓的小貨船。碼頭工人每班人數減少至只有十五人,加上貨櫃若在一百二十英畝的貨櫃場存放超過三天就得收取高昂的租費,新加坡港的運作效率絲毫不遜於世界各地的其他港口。

新加坡貨櫃港的成長速度超乎所有人的預期。一九七一年,新貨櫃碼頭尚未啟用前,新加坡港務局便預測,十年後,港口將處理十九萬個貨櫃;實際上,一九八二年該港處理了超過一百萬個貨櫃,是全球第六大貨櫃港。到了一九八六年,新加坡的貨櫃流量超過法國所有港口的總和。一九九六年,行經新加坡的貨櫃超過日本。二○○五年,新加坡躍登全球最大的雜貨港,超越香港,有約五千家國際公司使用這個島國的倉儲和流通中樞—運輸的力量重新塑造貿易的流向,就此印證。

貨櫃與航運:搶船、搶港、搶貨櫃,你上船了嗎?貨櫃推動的全球貿易與現代經濟體系

(本文摘自馬克.萊文森著《貨櫃與航運:搶船、搶港、搶貨櫃,你上船了嗎?貨櫃推動的全球貿易與現代經濟體系》,八旗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哪些工作不容易被AI 取代? UBI 會是一劑良方嗎?

李開復:2042年 放射科醫生工作將被AI 接管

林長揚:封城是否為必要選項?直覺解決事情 往往誤入歧途